【番外】开学

    “学弟,你哪个学院的?”
    “诶呦,老乡啊学妹,加个好友我拉你进老乡群,以后逢年过节有个照应”
    校门口脖子挂着志愿者牌子的学姐学长在给新生带路。
    时崇看着校门询问时韵“能开进学校?”
    时韵也不确定,摁下窗户,正好看见挂着志愿者胸牌的学姐路过,她赶紧大声问
    “不好意思学姐,请问私家车可以开进学校吗?”
    学姐正低着头和好朋友吐槽这一届新生,听到有声音下意识的抬头,发现离自己几步远停着一辆黑色的车,一个漂亮的女孩趴在车窗笑吟吟的看她。
    她愣着眼神四处看看找着女孩叫的人,看了一圈只有她在那停留,眼神转回来和时韵对视,最后不确定的伸出手指指自己。
    时韵点头“是的呀,我问的就是你学姐”
    女生似乎发现自己刚才的举止有些滑稽,赶紧直起身子高冷的点头“可以呢,咱们学校的app有地图,新生手册里面也有的”
    时韵点头,从旁边的礼品袋拿出一瓶香水递给学姐。
    “谢谢学姐,给你的小礼物”
    接过时韵递过来的香水,她没有说话时韵和她道别后她瘪瘪嘴。
    “这一届新生真的是,学姐是垃圾回收站吗?到让我看看这又是什么垃圾”
    她说着说着接着香水的手抬起来,在看到包装上的logo她低喃
    “啊···其实···当个垃圾桶也不错…”
    拿着录取通知书在院系点位办理入学手续  ,寝室已经在开学前在网上抢好,在他们班里手续时,管家和阿姨已经搬东西上楼。
    报好名他们到寝室楼下,乘坐电梯到八楼,对着寝室门上的门牌找到寝室,门打开着,可以看到里面正在忙碌的几个人。
    其中还有一位学生的家长在和管家说话,管家一边擦拭桌子一边和她聊天,余光看到门口的俩人“哎呀,刚说完就到啦,这我家小韵,漂亮吧”
    瞬间寝室里除了阿姨所有人都往门口看,时韵缓慢的眨眼睛开口“大家好,你们好”
    “呀,这孩子是真漂亮,可水嫩”
    “小韵你不是还准备了礼物给新舍友吗?赶紧拿出来给她们啊”管家看过来眨眨眼睛。
    时韵接收到他的眼神,拎着手中的袋子一个一个递给他们。
    第一个室友眼睛很大鼻子上长了几颗小雀斑,时韵与她对视后她下意识的垂眸,时韵拿出礼物递给她“以后麻烦你了”
    女孩努努嘴怯怯的说“没事没事,我们是室友嘛……谢谢你的礼物”
    第二个室友化着全妆,五官精致,在时韵走进她时上下打量她,接过礼物表情淡淡的说谢谢。
    第叁个室友很热情的和她打招呼,在和管家聊天的家长就是她的妈妈    ,时韵递给她,她妈妈说“哎呀太贵重了,不用给她的,这多不好意思啊”
    时韵看着旁边的女孩,一把塞到她怀里“也不贵,才几块钱,唉……蒙姨我要睡这头”
    塞完后她赶紧走回来跟正在整理床铺的阿姨说。
    “呀你不说我也晓得咧,你从小就喜欢朝这头睡”
    阿姨麻利的把床上的灰尘打扫干净,把床垫放好,铺上四件套。
    ——
    “不适应吗?”时崇和她走在学校的路上,时韵踢路上飘落的树叶别扭的说
    “应该是还没熟悉的原因”
    时崇在她开学前想着以前自己刚上大学时的人际交往,他那时候在国外,有单独的公寓根本没有这种烦恼。
    索性听刘管家的话,给每个室友几份小礼物,时韵虽然有些不情愿,但知道他是为了她好才这样做的。
    “什么时候军训?”
    他们找到一个凉亭坐下。
    “应该是后天”
    “真去?要是不舒服和我说,累就不要硬撑着”
    时韵双手趴在凉亭的围栏,下巴撑着手臂,微风缓缓吹来把时崇的碎碎念吹得越来越清晰,她歪头侧脸看着碎碎念的时崇。
    他在她的认真注视下渐渐停下来“怎么了?”
    时韵摇头轻笑“你现在特别像喜欢唠叨的老公公”
    听到这句话他嘴唇微抿,左边眉头的肌肉微微牵动,没有再说话。
    时韵起身,张开双臂投入他怀中,熟悉的气味围绕在她四周,她看着不远处的景色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
    “你不说我也知道”
    吃完晚餐两人坐在车上,时崇明显感觉到她的情绪,也没有启动车辆,停车位爆满,时崇找好久才找到这个停车位,位置很偏僻。
    周围路灯只有一盏,微弱的光线照射进昏暗的车内,却还是暗得只能模糊看到彼此的轮廓。
    “我真后悔还以为本市就算不上远,没想到这个校区居然隔得这么远……”她委屈的声音在车内响起。
    时崇原本因为离别而沉闷的心,在听到她的话后更加不舍,把她抱在怀里,深深吸气“不急,很快就会再见的”
    她闷在他怀里“说得好听,今晚过后时总比谁都忙”
    “一个星期最少来看你两次,我保证”
    “不信不信不信不信不信不信不信不信”
    时崇向她压去,捕捉到她的嘴角慢慢的从嘴角往中间亲。
    伸手把她抱过来,时韵顺着他的力气往他腿上坐,闻到他的味道,烦躁的心逐渐安静下来,手摸到胸口前,感受他的心跳。
    嘴唇分开,鼻尖相抵呼吸喷在彼此脸上,周围只有偶尔响起的车鸣声。
    这个吻由原先的轻柔到后面的一发不可收拾,四周偶尔有蝉鸣声还有他们亲吻的声音。
    时韵今天绑的高马尾在半空中来回摇荡,他与她嘴里不停的吐息喘气。
    昏暗的灯光下,俩人的衣物相互摩擦出声,一股股热气从他们身体冒出,车内变得闷热,俩人的身体逐渐冒出汗水。
    “好热~”她难耐的说着。
    她娇小的身体趴在他怀中,时崇紧紧的抱住她,修长有力的手指抽出纸巾擦拭她额间、颈间冒出的汗珠。
    最后还是逃不过分离。
    “我进去了”她扭头匆匆看他一眼,接过他提着的袋子,迈步快速往里面走。
    时崇看着她走进校门,直到身影消失才转身上车。
    时韵回寝室,把打包的蛋糕分给室友,找好衣服去洗澡。
    一只手拿着手机扫码,另一只拿着花洒,花洒手柄的下端喷射出水,她措不及防的被水喷到,衣服湿了一大半。
    她赶紧摁下出水开关,楞在原地久久的眨眼嘴巴微张“操”
    艰难洗完澡的时韵坐在自己的位置擦脸,旁边的张妏也在擦脸,她拍着自己的脸一边和时韵说话
    “韵韵你这套水乳是什么牌子的?我怎么没见过”
    时韵正处在离别的悲伤中,她淡淡看一眼张妏手中的某霓虹牌水乳
    “某淘299买的”
    没想到张妏听到后惊呼“天呐299,用299的水乳脸真的不会烂吗?我都不敢用1000以下的护肤品”
    时韵没有说话,倒是不远处的王懿馨看自己桌子上的水乳,然后伸手拿好放到抽屉里面。
    “睡了?”时崇给她发的消息,看来是才刚到家。
    时韵噼里啪啦打了一大推字,在即将要发送时全部又删掉“准备睡了”还加个哭泣的表情包。
    “韵韵,手机亮度可以低一点吗?我睡觉不能有光亮”隔壁床的柳茗开口说话。
    时韵看着自己手机,她已经调到最暗的亮度了。
    “好”
    抬手把被子拉起来闷住头,躲在被里玩手机。
    “好想爸爸怎么办”
    “今晚走这么快,我还以为你烦我了”
    “所以现在后悔了呜呜呜”
    一来一回聊许久,等时韵再次看时间已经凌晨两点,和时崇道晚安后,她关掉手机戴上眼罩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