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Game”

    83章
    短短的两三分钟,尹海郡仿佛失聪般耳里进不来任何声音,闷在一个密不透风的网中,心脏绷得死紧。麻辣烫似乎同他心灵感应,不停地用爪子扒他的手臂,汪汪吠叫,这才让他从恐惧中惊醒。
    他强迫自己恢复冷静,安抚好麻辣烫后,对女训犬员,说:“突然来了案子,我得先走。”
    女训犬员给麻辣烫扣上牵引绳,摸着它的头笑,“嗯,你赶紧去忙,况且海啸还有三个月就退役了,你马上就能抱回儿子。”
    身心处在高度紧张中的尹海郡,笑不出来,只点点头。
    不过在临别前,他攥着手机叫住了女训犬员,“黄队,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从警犬训练营地离开后,尹海郡驱车立刻赶回局里,狭窄的车里闷得人透不过气,他摇下车窗,天际线中只透着残余的一点点光亮,而初冬的风已悄无声息的变得萧瑟,呼吸都化作了一股白烟。
    盯着车前合影里邱里甜美的笑容,他抓紧方向盘的手骨节泛白,“里里,你一定会没事的。”
    尹海郡风尘仆仆的赶回局里时,晏蓓力已经派人先按照夏叔提供的信息出去寻找邱里,她拍了拍他的肩,“夏叔提供了劫匪的车牌信息,我们已经第一时间联系了交警部门的同事协助,放心,里里一定没事。”
    “嗯。”尹海郡点头,但眼中无光。
    做警察的,怎么会不知道绑架意味着会发生什么。那帮人敢在光天化日之下明目张胆的带走邱里,就代表他们一定有着周全的计划和不怕对抗的背景。
    忽然,尹海郡看到坐在椅子上垂头的夏叔,情绪很不稳定,像哭过。夏叔抬起头,看到尹海郡走过来,激动抓住他的手臂,“我把小姐弄丢了……我怎么会把小姐弄丢呢……明明、明明我只是去旁边买水……”
    夏叔惊慌失措,“小姐离我那么近……我一回头……小姐怎么就……”
    心里的愧疚让他再也说不下去,掩面大哭。
    尹海郡蹲下身,轻轻拍着他的肩,安慰道,“夏叔,跟你没关系,不要自责不要内疚,你先回家好好休息,有消息我会随时联系你。”
    平复了情绪的夏叔点了点头,却又抓上他的手臂,害怕得双唇发抖,“阿海,我、我没敢告诉邓总和邱教授。”
    沉了沉气,尹海郡说,“瞒不了的,我来通知他们,我让同事把你送回去。”
    夏叔:“好。”
    让局里的同事送走了夏叔,尹海郡给邓倩良打了一通电话,虽然忐忑,手机都被掌心的汗沁湿,但他还是一五一十的将目前所有情况告诉给了邓倩良。
    听到自己女儿遭遇了绑架,邓倩良惊恐万状。
    良久,电话里都没有声音。
    “滋滋”的低频电流声,扯着两人钳紧的心脏。
    最后,邓倩良勇下命令的口吻字字用力,“尹海郡,务必带我女儿平安回家。”
    指尖掐进掌心,尹海郡对她发誓:“放心,我一定会带里里平安回家。”
    /
    四十分钟前,夏叔看到邱里被几个黑衣男人带进了一辆五菱商务车,情急之下他还是冷静的先拍下了车牌和车型,然后冲进奔驰里,不料却发现车胎竟然被人扎破,他猜一定是这伙人干的。不过他没有放弃,锁了车后又冲向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他想道就一条,这伙人不可能逆行,于是跟了上去,只可惜早就不见踪影。
    警方根据有限的信息,以及和交通部门取得联系,最后锁定了这辆尾号为祁A00245的五菱商务车,最后一次在监控里出现,是位于流沙湾,由于渔村落后,再往深的崎岖山路里就不再有监控。
    前面那辆警车里的男刑警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车子停到了树林里,里面人不见了,估计是换车转移了人。”
    “操,”韩至光怒到一掌朝树干拍下去“这帮人抓到了,非得关他们个十年二十年。”
    即便所有人都能发怒、紧张,但尹海郡也必须要保持冷静,他摁着太阳穴,沉沉的缓着气,衣领里的脖间出了一层汗。他睁开眼,踩过一地的枯枝败叶,看着树缝里狭窄的光影,皱眉思索。
    到底,唐樾和蒋昭逸能把邱里转去哪里。
    一只从树林里跑过的小野猫让尹海郡回过了神,他看了看手表,距离邱里失踪已经过去了一个半小时,没时间在这里瞎琢磨,他和韩至光对上了眼神。
    尹海郡往警车里走:“走,先把附近能搜的地儿都搜一遍。”
    “嗯,我已经让交警队的同事调取了监控,看看能不能锁定可疑车辆。”韩至光和他向来很有默契。
    三辆警车分别从各个路口地毯式的搜索。
    在开去另一个邻村的路上,尹海郡收到了王喜南的微信。
    王喜南:「哥,我觉得唐樾新发的ig很奇怪。」
    尹海郡打开截图,定位是在泰国普吉岛,他心底咬牙唾骂,他佩服唐樾的心理素质,一面儿在国内做着丧尽天良的事,一面儿在国外享受纸醉金迷的生活。
    这世上,人远远比鬼可怕数万倍。
    王喜南立刻发来一条唐樾在ig上发布的视频。
    尹海郡点开,乍一看,没什么不同,就是一条玩游戏的视频,但仔细琢磨却耐人寻味。这是一款很经典的游戏,马里奥救公主,如果闯关成功不见得奇怪,但唐樾故意让明明已经快跑到城堡的马里奥,选择了最弱智的自/杀,而且配文也诡异。
    ——「水管工哪里配得上碧姬公主。」
    王喜南又发来一条微信:「我想你应该懂我。」
    这次,尹海郡的确和王喜南想到了一起。
    唐樾又在明目张胆的挑衅。
    以及,在兴致勃勃的和他玩一场“马里奥救公主”的游戏。
    尹海郡的紧张感开始加剧,不过依旧让头脑保持冷静。他退出微信,点开了地图,在附近看到了一条熟悉的路,不知道自己的第六感和猜测对不对,但只要有一丝曙光他都会抓住。
    他略激动的拍了拍前面的椅背,“老徐,你让老秦他们在附近继续搜索,我想和上级请示,带我们队去另一个地方找人。”
    “去哪?”
    韩至光和徐东异口同声。
    尹海郡指着地图上的成峰路,说,“从流沙湾可以直接开到成峰路上,而成峰路可以直接开到崇燕岛的码头,”他用力地缓了口气说,“我有预感,他可能会把邱里带到我的老家,崇燕岛。”
    徐东身子朝前一倾:“你确定吗?”
    尹海郡眼神灼灼:“我不想放过任何一种可能。”
    “好。”徐东同意了,毕竟迫在眉睫,他们只能派出更多的警力,在任何一个可能的地方进行地毯式的搜索。
    警车刚掉头,尹海郡补充道,“我还要带一个人去。”
    “谁?”
    /
    两个小时后,大概是夜里八点半左右,两辆警车到了崇燕岛的码头,徐东先下的车,他一眼就看到了尹海郡口中的“人”,是他的宝贝儿子,警犬海啸。
    “海啸……”出警时,尹海郡通常会叫它的工作名字。
    麻辣烫奔到了尹海郡脚边,警犬车上还下来两名警察,手上牵着各自的警犬,两只高大威猛的黑贝,虽然麻辣烫在搜救上天赋异禀,但攻击力弱,关键时刻还需要扑咬能力更强的黑贝。
    前面的韩至光给大家开道。
    他和前来对接的水警打了招呼,一袭人迅速上了两艘执法的警用快艇。
    上快艇前,麻辣烫一直冲着海吠叫。
    尹海郡的第六感越来越强烈,蹲下身问它,“闻到了妈妈的味道,你就叫两声。”
    麻辣烫就吠了“汪汪”。
    随后,他激动的带着麻辣烫上了快艇。
    四周是无边的黑暗,仿佛还有下雨的迹象,那一点点月光此时都被藏在了厚云之下,黑云压着死寂的海面,是一种被黑暗深渊包裹的恐惧。
    快艇划出的层层波纹,尹海郡牵着麻辣烫站在栏杆前,闷湿又刺骨的海风刮得他脸疼,他将攥紧的手机抬起来,按下锁屏键,看着屏保里那张甜美的笑脸,他又一次对自己发誓,“里里,我和麻辣烫会带你平安回家。”
    麻辣烫像是听懂了,大声朝海面吠了两声。
    它不会说话,但尹海郡也听懂了。
    它是在说:妈妈,我一定会接你回家。
    /
    深冬的山野间,虫鸣消隐,只有穿过树林的山风在阴冷嚎叫,山间实在太荒凉,连一丝灯光都没有,野猫在丛林里的跳跃奔跑都变得幽森。突然,一道闪电划破黑夜,雷鸣滔天,大雨倾盆而下。
    一间废弃屋子里,邱里被绑在一张破烂摇晃的木床上,手脚被捆绑住,眼睛被蒙住,嘴上粘着黑色胶带,好在身上的丝绒裙完好无损,并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
    一路上,她都被迷药迷晕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她已经躺在这里。
    邱里听到了外面的雨声,泥土的腥味里还混杂着不知什么生物尸体的腐臭味,刺鼻到让人想吐,窗户像是坏掉的,雨水都溅了进来,冷到了骨子里。
    她身子都在发抖。
    她说不了话,喊不了救命。
    这种看不见,动不了,却能听得一清二楚的感觉,更令她恐慌到窒息。
    突然,耳边响起了一声枪声,并没被雨淹没。
    不过枪声是从手机里传出来的。
    邱里害怕得全身紧绷,呼吸像被堵住,急促的呼吸像要撑开嘴上的黑色胶带,她差一点点晕厥过去。
    三年前,她虽然幸运地躲过了加州枪手的子弹,但因为目睹了朋友的身亡,和差一点就被枪手从衣柜里拎出来,她留下了严重的心理创伤,后来,邓倩良给她找了一名华人心理医生,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状态才渐渐好转,但她还是怕黑暗,怕突然而来的惊吓,更怕枪声。
    好几次,她去局里找尹海郡,一听到射击训练室里有枪声发出,她就会本能的蜷缩到角落里,捂着耳朵闭着眼。
    还好,这伙人很快关上了音频。
    只是故意想吓吓这位脆弱的大小姐。
    耳边恢复了安静,邱里蜷紧的心慢慢松开,胸口的起伏也慢慢平稳。但不过几秒,她听到有脚步声朝自己走近,她又一次本能的想躲避,却发现双腿根本挪不动,任何挣扎都是徒劳。
    男人撕开了她嘴上的胶带,将手机放到了她的耳边。
    听筒里传来熟悉的呼唤,“邱里。”
    “唐樾?”邱里自然听得出来。
    唐樾并没有拐弯抹角,“邱里,你明明是住在城堡里的碧姬公主,为了一个活在底层的尹海郡,被搅到浑水里也值得吗?”
    身处在恐惧之中,邱里能听到自己剧烈沉重的心跳,虽然双腿在抖,但她还是头脑清晰的回答上,“那你呢?你明明出生优渥,是一个出色的钢琴天才,却为了追求所谓的刺激、兴奋,一直在挑战法律,你值得吗?”
    “我在问你。”唐樾不悦的低吼。
    邱里并不软弱,“我在回答你。”
    又冷静补道,“因为值不值得,只取决于自己。”
    “……”
    被噎住的唐樾,像是在那头点了根烟,有打火机扣响的金属声,他抽了两口,说,“我以前以为你只是玩玩而已,没想到你还来真的,尹海郡到底有什么魅力,让你……”
    “唐樾,”邱里打断了他,语气很重,“尹海郡他没有你命好,你拥有的比他多了成千上万倍,他从来没有故意挑衅你,但是你欺负了他妹妹,他凭什么不能还手?高二那次,你把王喜南抓走,故意引他过去,侮辱他、找人围殴他,我让警察放了你,是因为我知道你有人罩,如果真把你逼急,你对付尹海郡、对付他的妹妹、舅舅,就像踩死一只蚂蚁一样简单,我们已经退让了,你为什么非要揪着他不放呢?”
    电话里是唐樾的冷笑,“邱里,你有退让吗?你对我做过什么事,你应该清楚。”
    邱里一怔,心猛跳了几拍,喉咙很热,说话开始哽咽,“是,我是气不过你不把他当人的踩在脚底羞辱,我是心疼他连被欺负了都没人可以站出来保护他,我就想替他出一口气。我承认我做了坏事,我托人动了手脚挤走了你梦寐以求的入学资格,如果是因为这件事所以要报复我,好,我愿意承担后果,但是……”
    “但是什么?”唐樾问。
    邱里:“但是过了今晚,我们一笔勾销。”
    她现在就是掉入魔鬼恶爪里的绵羊,无路可逃,也无法反抗。她敢肯定唐樾不敢杀人,但其他事她不敢保证,她也知道她的骑士一定在寻找自己,但同样,她也做了最坏的打算。
    唐樾轻轻一笑,“邱里,你比我想的有种。”
    邱里没回应。
    唐樾的话忽然拐了弯,“邱里,我不会让他们动你,毕竟我们曾经是很默契的搭档,你也帮过我很多,但你和尹海郡确实让我很不爽。”他好玩似的笑笑,“这样,我们赌一把,赌你的王子会不会及时救你出去。”
    “你什么意思?”邱里语气急切。
    刺激的游戏,唐樾越玩越上头:“你那边现在应该在下暴雨吧,这荒山野岭的也不知道会进进出出些什么妖魔鬼怪,我的人不会动你,但你能不能完璧归赵,就看你的命了。”他还打了个响指,“哦,对了,不知道你的王子,脑子够不够聪明,知不知道你人在崇燕岛。”
    “……”
    邱里深吸了几口气,人变得更慌起来。
    崇燕岛?
    她一直以为自己在祁南,没想到这帮人竟然将自己带到了几百公里开外的岛上,此时更是叫天不灵叫地不应的恐慌。她知道崇燕岛的荒山有多荒,如果真遇到村落里的流氓坏蛋,她或许一辈子都无法从阴霾里走出来。
    匆忙的脚步声在雨声里消失,嘴上没了胶带,邱里可以正常出声,但她更不敢说话,怕引来坏人,但所有压在身体里的恐惧最终还是让她崩溃得哭了,掐着手心,低低的喊:“尹海郡,你给我聪明点。”
    /
    剧烈的闪电似乎要将天空劈成两半,惊天动地的雷声将整个荒山包裹。尹海郡出生在这里,对岛上的环境很了解,岛上就两座山,一座被开发做了旅游景点,烟火气很旺,大多都是居民和租出去的民宿,而此时他脚下正在攀爬的这座就是保留的野山。
    他们兵分两路,从前后两个位置包抄寻人。
    尹海郡找了本地的熟人带一队,他就带着韩至光和徐东几个从北面往上走。
    爬到一半,雨势也不见减弱,砸到他们几个大男人身上都凉到骨头疼,但什么恶劣的环境就经历过,这点小风小浪不值得矫情,而麻辣烫也一样,两年前它迎着大暴雨,连夜在地震中救援了几十名受害者,没有退缩过一步。
    大雨会冲刷掉气味,搜寻的难度会增加,好在邱里前两天落了一条丝巾在尹海郡的车上,他一路拿着丝巾给麻辣烫嗅,“儿子,我们一定要找到妈妈,知道吗?”
    麻辣烫高声急切的吠叫,像在呼唤邱里。
    满身雨水的尹海郡,衣服裤子重到往下坠,他拖着艰难的身躯费力的往上爬,麻辣烫奔在前面,它是一只很聪明的搜救犬,能肯定的往一条路上跑,就是在传递正确的讯息。
    韩至光和徐东他们紧随其后。
    如果说这世上真存在吉人自有天相,那么他们此时一定受到了老天的庇佑。
    只在一瞬间,雨势骤然变小。
    “卧槽,雨小了。”韩至光雀跃的伸手接住雨水。
    徐东也很兴奋,“阿海,这就是好预兆,邱里绝对平安。”
    “嗯。”突然来了动力,尹海郡加快了脚步。
    几个人踩着泥路又往上走了一段路后,麻辣烫突然朝一旁吠叫,树影后面是人在逃跑的动静。尹海郡几个大步冲过去,伸手拎住了男人的后衣领。
    “警察,别动。”他将男人三两下扣在了草丛里。
    男人叫冤,“我就是一个路人,我路过而已。”
    尹海郡一只手扣住他,一只手搜他的身,摸出了一把刀,“路人会带刀?”
    听到刀,徐东立刻奔了过去,厉声审问,“你把人绑到了哪里?”
    男人继续喊冤,“警察叔叔,我真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
    “阿海……”突然韩至光大喊一声。
    尹海郡回头,看到韩至光指着另一条,他隐约看到麻辣烫正在扑咬一个男人,他把手中的男人交给了徐东,然后火速跑了过去。
    麻辣烫凶狠的咬住了男人的裤子。
    一般来说,受过精密训练的警犬,是不会胡乱咬人,除非它闻到了什么可疑的气味。尹海郡刚准备冲过去时,看到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做了一个掏口袋的动作,他猜应该是到刀,他冲上去,徒手止住了刀光。
    韩至光暂时先控制住麻辣烫。
    尹海郡和男人倒在地上,赤手空拳的较量起来。很快在韩至光扑了上去,男人还在奋力反抗,虽然雨小了,但环境恶劣,地上的三人厮打成一团。最后,男人终于被制服,手中紧握住的刀掉哐当落到了地上,只是在抢刀的过程里,尹海郡的虎口不小心被锋利的刀口划伤。
    “你没事吧?”混乱的场面里,韩至光好像看到他受了伤。
    尹海郡收起手,忍住疼,“没事。”
    因为手在流血,他只能吩咐韩至光,“搜他身,肯定有东西。”
    在男人身上摸了一圈,韩至光在他内裤的位置,摸到了一包白色的粉末,麻辣烫冲着粉末不停地吠叫,原来藏了毒,一切谜底迎刃而解。
    突然,麻辣烫飞快地朝旁边的小道奔去。
    刚好,从南面上来的男警也爬到了这里,尹海郡带着他们一起跟着麻辣烫往上冲。果然,他的预感是对的,麻辣烫撞开了木门,一直吠。
    不是怒,而是喜悦。
    随后,尹海郡在屋外听到了邱里兴奋的哭喊,“麻辣烫……麻辣烫……”
    紧接着,他又听到她带着哭腔冲着屋外的怒喊,“尹海郡,你还能再慢点吗!”
    /
    一群人往山下走的时候,雨也彻底停了。
    最后,邱里毫发无伤的被尹海郡带下了山,她一身冰凉的钻在他怀里,其实他身上都是雨水,比她的身子更冷,但她就是不想和他分开。
    惊魂未定的邱里,手脚都在抖,害怕却又想冲他撒撒气,“尹海郡,就是你老跟我说崇燕岛的山上住了一堆野人,我刚刚真的好害怕他们冲进来,我这么漂亮,这么完美,我绝对不能被除了你以外的男人占便宜。”
    后面跟着的几个大男人,差点没绷住笑出声。
    救到了人,他们都轻松了许多。
    尹海郡借着微弱的光线,看到了邱里脸上的泪痕,回想着刚刚看到被绑在床上的她,可想而知那几个小时里,她有多无助、多恐慌。一些情绪往他心里涌来,将她揽得更紧了些,恨不得将她牢牢的圈在自己的胸膛里,他喉头颤动,“里里,对不起,我来晚了。”
    当被安全感包裹住的邱里,忽然彻底失了控,塞在他的臂弯里哭了出来。
    回到山下,尹海郡先是给邱里的家人报了平安,然后带着队友在最好的五星级酒店办理了入住,一半是尽地主之谊,一半是感谢弟兄们的辛苦,他自掏腰包请大家在这里好好休息一晚,明天下午再一起回祁南。
    而他则和邱里回奶奶的三合小院过夜,因为邱里说,想奶奶家了。
    分开前,韩至光激动的叫住了尹海郡,“卧槽,卧槽。”
    “怎么了?”尹海郡问。
    韩至光读着热搜内容,“富二代普吉岛聚众淫乱,致未成年少女淹死泳池,嫌疑人中包含三名中国籍男子。”
    尹海郡惊讶皱眉:“然后呢?”
    韩至光放大了一张照片,“你自己看看是谁。”
    尹海郡定睛一看,“唐樾?”
    照片里,脸色憔悴的唐樾双手举高,身边跟着两名泰国警察。
    “不止,”徐东也刷到了这条热搜,打开了里面更多的照片,“还有人清楚的拍到了唐樾和死者在房间里的亲密照。”
    唐樾被抓,这的确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但尹海郡也有所疑惑,“角度这么多,还拍得还这么清晰,感觉有人故意搞他。”
    收起手机,韩至光笑,“唐樾这种人,得罪的人多得去了,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而已,你看,报应现在不就来了么。”
    他握紧拳,一脸爽样,“人算不如天算,他现在是在境外犯法,热搜词条马上就要爆了,他那点在祁南公安局的背景算个屁,如果他真杀了人,天王老子都保不了他。”
    这一晚像是经历了一场浩劫。
    尹海郡只想让邱里泡个热水澡,好好休息一晚,其余的事后面再说。他让韩至光和徐东回了酒店后,手机在口袋里震了几下。
    他抹掉了屏幕上的水渍,划开了微信。
    邱里靠在他怀里问,“谁啊?”
    尹海郡低头看手机,“舒雁。”
    看着看着,他嘴角上扬,是钦佩的笑容。
    舒雁发来了一张自己的照片,她戴着一头红色假发,穿着性感的比基尼,以免不雅,她身上披了一件薄外套,坐在普吉岛的沙滩椅上喝饮料。
    文字内容是:「尹队,我觉得我好像更适合做卧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