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页

    她看到了螳螂般的巨虫,压在柔弱可怜的人类领队身上,镰刀般的爪威胁似的贴在领队的脖子上,耀武扬威。
    低等兵虫不会人话,就由高等兵虫转达:“区区两只兵虫都干不过的废物,也想命令我们?”
    人类领队憋得脸色通红,奈何力量悬殊,他使出了浑身的劲,也推不开压在他身上的螳螂虫。
    周围的虫族都在嘲笑他,肆意放着杀气,几乎要骑在他头上跳舞。
    “像你这种弱小的废物,在我们族里可是要被当作食物吃掉的。”
    “感谢你们的神明吧!她心慈手软,才养出了你们这群废物,她因愚蠢的仁爱留了我们一命,迟早有一天她要后悔!”
    气焰极其嚣张的虫族,甚至开始嘲讽起了女神的作为,领队愤怒至极,但又无可奈何。
    直到——
    虫族沙哑的声音戛然而止,一道腥臭的血突兀地喷射而出,溅到了他的脸侧,四周骇然寂静,他听到了什么东西滚落在地,骨碌骨碌的轻响。
    他僵硬地爬起来,眼珠右转,看到了一个头颅,仍然保持着刚才的表情。
    男人的黑靴踩在了那颗头颅上,然后一声脆响,虫子坚硬的头颅骨被轻易踩爆,连同里面的精神核一起粉碎。
    包围着人类领队的虫子们,像是看到了什么极度恐惧的东西,本能地退后,眨眼间留出一大片真空地带。
    迟无抬了抬眼皮,冷淡道:“滚回来。”
    巨大的、恐怖的威压,笼罩在虫族上空,本能犹在,无敢不从。
    黑色的风衣几乎要与他的长发融为一体,迟无双手插在风衣外侧的兜里,漫不经心地扫了那群战战兢兢的虫族一眼,说出的话犹如死神宣判。
    “刚才,有谁不服管的。”他说,“还有辱骂人族女神的……都自觉站出来。我不会牵连其他人。”
    “举报也可以。”他勾了下唇角,“要等我一个--------------/依一y?华/个查吗?”
    虫族对他的命令是绝对的服从,稍微的骚动过后,几只体型较大的虫子就被推搡了出来,打着寒颤站成一排。
    “就这些?”
    虫子们疯狂点头。
    随后,听闻一连串的爆响,连喘气的机会都不曾给予,那些虫子们的头骨散落一地,精神核碎得不能再碎,腥臭的血味飘散开来。
    所有人噤若寒蝉。
    迟无瞥了眼吓呆了的人族领队,转而对虫族说道:“老老实实服从这个人的命令,我不希望再有下次。”
    他毫无留恋地转身就走,留下一片死寂的练场。
    迟无不由得在内心感慨。
    果然是待在人族久了,有充足的爱情滋润,他行事风格都温和了许多。
    要换做以前,他会把整片练场的虫族全宰了,哪里有闲心一个个挑……
    虫神再临的消息疯了一般传遍整个星球,虫族们瞬间老实如鹌鹑,要干嘛干嘛,风气陡然一肃。
    把事情处理完,差不多是两天之后,迟无眯着眼趴到云柚的肩膀上,咬了咬她的耳朵。
    “我们回去吧?”他都有点腻了。
    云柚快速浏览着光脑的消息,反手拍了下他的头:“晚上就走。”
    这时,门忽然被敲响,女性拘谨的声音传来:“女神大人,今天还要巡查牢狱。”
    云柚点点头,心理寻思着牢狱那边信号很差,她随手把光脑抛给迟无,嘱咐道:“你帮我把这些处理了,在第二个文件夹。我去去就回。”
    迟无有点不满,但也没说什么,朝她挥了挥手。
    他对人类的科技已经很熟稔了,打开第二个文件夹,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待处理文件,看得他都不由咂舌。
    当人类的领袖真的很难啊。
    他很快就沉浸在了工作之中,大概批阅了一半的文书后,上方忽然弹跳出一个消息框。
    【曲烨:女神大人……】
    迟无眼皮一跳,这人找云柚干嘛?
    他点开消息框。
    下一秒,迟无瞳孔地震。
    只见曲烨做了一个电子牌盒,两行四列,一共八个美貌至极的男人照片印在这些牌子上,面孔都挺熟悉,这些人经常出现在各大新闻报纸上,都是有权有势的贵族。
    这其中,甚至包括了曲烨、池灵均和谢寒关。
    【曲烨:女神大人,我们担忧您夜晚孤寂,给您做了一个牌盒,您就寝前可以随便翻一个人的牌子,让他来为您侍寝。】
    【曲烨:当然,翻多个人的也行。】
    迟无:“…………”
    翻·牌·侍·寝?
    啪嗒。价值千万的光脑被迟无一不小心,捏坏了。
    ……
    云柚结束了巡查,提出几点修改意见,被典狱长诚惶诚恐地送走后,她锤着有些酸软的肩膀,难得怀念起了总是粘着自己的温软香玉。
    她有点想他了。
    打开房门,云柚含着笑意道:“迟无,给你打包了夜宵……你怎么了?”
    她把打包盒放下,抬起头来,被双腿交叠坐在椅子上,两臂环胸,面无表情散发着冷气的迟无给吓到了。
    她迟疑问道:“你哪里不舒服吗?”
    迟无不答话,只是冷哼一声,把碎了一半的光脑抛过来,让她自己看。
    光脑最后的画面,定格在了曲烨的聊天记录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