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页

    “是……是的。”
    陈湛本想毫不犹豫地应下,但余光扫到了池灵均的脸庞,他蓦地心头一凉,语气也变得犹豫不决了起来。
    但再当他定睛看去,池灵均的面色依然温和如初,嘴角噙着极浅的笑意。
    “可以,我允许了。”池灵均随手把能量检测管一拔,其他杂七杂八的线也被他一手拆开,针头掉落在地上,动作堪称粗暴。
    波动起伏的心电图顿时变成一条直线,冷冰冰的“嘀——”回荡在病房上空,平白让人心底不安。
    “只是现在人员调遣不太方便,我先给你放假一天,好好休整后,你再回来吧。”
    放假一天,忽然消失也不会惹人怀疑,这不是送上门来的机会?
    陈湛一愣,随即面露喜色,连忙道谢:“我知道了,我会注意身体的,池先生您也是。”
    池灵均笑眯眯:“嗯。”
    池灵均很忙,没有待在这里太久便转身离开。白大褂消失在了拐角,病房的门也被顺手带上,室内一片安静。
    陈湛轻舒了一口气,他摸到自己的光脑,心下安定。
    光脑还在,也没有被人为数据侵入或解锁的迹象,就证明他的身份没有引发怀疑。
    构筑帝星的防御系统,核心在空中花园,但他的目的并不是完全拆除结界,而是制造一个小缺口,让双蛇王潜入就好。
    所以,他可以在另一边动手脚……
    病房外,池灵均在走廊见到了意料之外的人,他微微一怔,面容绽开了春风化雨般的笑容。
    “小符,这个时间怎么不在教院塔?”
    和他的一派安然截然不同,符玄星裹挟着浓浓的焦虑疾步赶来,他冲到池灵均面前,忘记了压低音量,开口便是:“老师,我们发现陈湛前辈……”
    话音戛然而止,符玄星感受着抵在自己唇上的一根温凉的手指,僵硬着不敢动了。
    池灵均仍然在微笑,俏皮地对学生眨了眨眼:“嘘。”
    见符玄星慢慢冷静了下来,池灵均才放下手指,笑脸盈盈地揉了揉学生的头,揽着他走出了门。
    作者有话说:
    感谢在2022-07-06 02:30:36~2022-07-08 02:14:19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鹿茸 10瓶;荷塘有色 8瓶;鱼鱼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89章 、巨塔倾塌
    天琼学院放假了。
    毫无预兆, 不仅没有官方透露,更无小道消息,教院塔匆匆忙忙的一个命令, 让天琼学院就此关闭大门, 把学生们连夜赶回家。
    首先是安顿学生, 再然后,这个范围就扩展到了帝星全境。
    停工停产, 封闭不出,短短一日大街上就空无一人。突如其来的指令虽让人精神紧绷,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不听话的居民。
    他们都知晓现在是什么时期, 自然会尽最大努力配合政府工作。
    而官方的一切动态, 由于上层的刻意封锁, 并不为陈湛知晓。
    虫王在他脑内植入了最简单的命令式,他的思维已经全然围绕着这一个命令式旋转,不会产生更多的衍生念头,比如这一天的帝星怎么如此安静。
    他利用自己的职权, 偷偷跑到了帝星西方的结界镇塔处。
    帝星的结界枢纽在空中花园,然而陈湛不可能潜入皇室领地,只能退而求其次地从别处入手。
    空中花园是结界中心枢纽, 而东西南北四面皆修筑了一座镇塔,上有符阵加持, 守护着星球结界的四方薄弱处。
    他只需要破坏掉一处的镇塔,就能把两个虫王放进来……
    陈湛操作光脑,调出自己的职牌, 镇塔的工作人员一看他是从教院塔来的, 顿时面色一变, 恭恭敬敬地把他迎了进去。
    “请问陈博士, 我们这边是有什么问题吗?”塔主乍一眼见到教院塔来人,吓得心脏险些停跳,不动声色地擦了擦额角的汗水。
    这世界上最可怕的事,莫过于领导的突然视察。
    在偏僻的帝星西方,从中央来的陈湛毫无疑问是这边等级最高的人了。
    他的双手负在身后,打量着镇塔的结构,面上不动声色,只对塔主说了一句:“你们都回去吧,这里不用你们跟来。”
    “可是……”塔主稍愣,接着便在陈湛不带感情的注视中低下了头,他心里寻思着也许是教院塔的秘密工作,不方便让他看也是正常的,“明白了。”
    塔主退下了,偌大的操控室内只剩下陈湛一个人。
    他没有立即行动,而是搓了搓手指,在空气中布下蒙蒙的红色粉尘,任由粉尘被大气流带着透过门缝,自上而下飘到塔的内部,直至弥漫整座镇塔。
    电梯门刚打开,几个工作人员本想赶到自己的岗位上,这时红色粉尘忽而飘来,他们猝不及防之下吸入口鼻,两眼一翻,顿时昏死过去。
    这副场景,还发生在镇塔的各处。
    等了大约三四分钟,确认塔里的人基本上全昏睡了过去,陈湛才走到操控台前,眼镜反射出屏幕上精密而复杂的数据列。
    在无人看见的角落,散发着淡淡荧光的弧状结界,融开了一个洞。
    那个结界的破洞,相对于人来说非常大,但相对于整个结界而言,却小得如同芝麻粒,并不引人注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