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页

    【强到一度被认为是游戏bug的存在,这款游戏有多爆你不会不清楚吧?为了对抗虫族多少大佬分析帝齐聚一堂组成团队,制定了N个计划重开十多遍都还是翻车了,到这位“烟云蒙柚”横空出世为止,所有玩家对付虫族的方针都是防御和回避,没有一个头铁的敢去反击!】
    自《我的宇宙》这款模拟建设类游戏发行以来,已过了五年。
    这款游戏以高自由度、高包容性、优质场景、绝美画风……等等要素在短时间内吸引了全球的游戏爱好者,它以星球基建为主题,让玩家从一无所有的垃圾星开局,一步步建设属于他们的星际帝国。
    然而。
    策划永远是狗逼的,宇宙基建永远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当玩家的星际发展到一定的程度后,令所有玩家深恶痛绝的敌人——虫族,就会到来。
    宇宙的掠夺者,遍布星际的水蛭,以吸食其他物种的生命力为养分,其强横的毁灭力一度让人认为是天灾,好比古代的蝗虫过境,人们只能绝望地看着自己的心血被啃食殆尽。
    一般来说,帝国的发展分为三个纪元。
    其一,荒土纪元。这就是最初的开荒期了,玩家的烦恼是资源缺乏、环境恶劣、分配不均等问题,还没到提防外来侵入的份上。
    其二,新星纪元。这个时候玩家已经成功建设好了一个星系,开始寻找下一个宜居星系,当玩家拥有两个及两个以上的星系时,人族将会大跨步进入新星纪元。
    《我的宇宙》大多数玩家都处于这一阶段。虫族也会在这一阶段出现。
    其三,帝国纪元。此时星际帝国雏形已建立,一个庞大的帝国会在玩家的操纵下合理运转,倘若没有虫族的虎视眈眈,一切都很美好。
    成功建立了帝国的玩家,只有排行榜寥寥前几百名,这几百个人还要面临虫族的威胁,随时有可能从帝国阶段掉下去。
    为了对抗这一人族天敌,多少玩家想破了脑袋,尝试各种方法,也见不到胜利的曙光。
    甚至有人提出:“这也许就是一种游戏机制呢,为了让玩家的帝国建设难度更大,而施予的一种外界压力,总而言之,虫族是一种外敌概念,而不是可以战胜的实体。”
    于是不少玩家躺平了,走起苟中苟的路线。
    除了……
    咖啡的醇香飘散在卧室里,窗帘卷起一束,灿烂阳光为女子的头发镀上一层朦胧金辉,也让她的黑眼圈更加清晰骇人。
    云柚盯着游戏通知栏,自己“99+”的私信箱,嘴角扯动了一下。
    “呵。”
    她不用打开都知道那里面是什么。
    三分之一是系统发布的游戏奖励,剩下的全是来自好友的私聊轰炸。
    略扫了一眼论坛,云柚不出意外地看到自己的ID占满了屏幕,铺天盖地都是讨论她的帖子。
    不怪他们那么激动,《我的宇宙》发行五年了,她是第一个真正意义上刚赢了虫族的人。
    不,不对。
    云柚端起咖啡,兀地沉默了一会儿,在心里修改措辞。
    不能说是“赢了”,更确切的形容是,两败俱伤。
    虫族的确是被她逼退到原始星球了,但作为代价,她爆肝整整五年才建设起来的星际帝国……该报废的报废,该瘫痪的瘫痪。
    战争历史五十年,结果是原地倒退一千年。
    云柚现在都有点不敢看自己的游戏界面,那一大串血淋淋的红色数字,是她逝去的肝和头发,还有无数个不眠不休制定策略的夜晚。
    云柚吐出了疲惫的叹息,她闭了闭眼睛,鼠标毫不动摇地移到了私信箱的图标上,准备先领取奖励。
    再多的奖励都抵不上她报废的帝国,但是杯水车薪,起码也有点水吧。
    打开了私信箱,闯入视野的第一封信却不是奖励,云柚微微一怔:“咦?”
    系统的信纸上,印着没有署名、没有标题、没头没尾的一段歌谣。
    细看下去,这居然是在描述云柚的功绩:
    【我听见锯齿的嘶嚎,几丁质包裹下掘墓的利刃;
    我梦见星舰如雨下,跃迁后虫洞闪烁如障;
    我看见八颗星星,它们在七色的河流中永淌,哺育万生;
    战火熄灭于上一个纪元,和平之鸽在曙光里振翅翱翔,白羽携来了凯旋的星星。
    有人高呼圣名,女神啊!您赫赫功绩,永绵青史百岁千秋!】
    云柚看得手指发颤,烧红了脸皮。
    哪个,哪个开发组成员写的东西!不害臊吗!
    她掩饰性地喝了一大口咖啡,杯子遮挡了她的视野,正当此时,明明关紧了门窗的室内,倏忽刮起了一阵风。
    啪。
    风停帘止时,失去了支撑力的瓷杯摔在地上,还留有一半的咖啡浸湿了地毯。
    卧室里安静得诡异,电脑仍然亮着荧荧青光。
    鼠标没有滚动,因此云柚并未看到那封信的下半段。
    【……后,女神失落大地,帝国日暮途穷,星民迷茫困顿,惶惶不可终日。
    可是女神,抛却了她的子民?】
    作者有话说:
    请大家多多支持呀~
    全文爽爽爽苏苏苏,全星际只有女主控和扭曲的女主控,爽就完事了!
    推推预收《游戏npc们为我横扫宇宙》by花见月,戳专栏可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