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页

    果然,这些就是她的录像带。
    都是辛璃曾经爱顾时的证明。
    辛璃看了三分钟就不厌了,按下暂停键离开。
    她睡不着,在露台上看星星直到天亮。
    辛璃休息不好,黑眼圈微重,韩黎被她叫上来时他一眼见到她眼底的疲惫,没多问,只按照她的吩咐把储物间的木盒子拖回了影音室。
    辛璃在楼上看了一上午,纪廷峥从医院回来叫她下来吃饭,辛璃打着哈欠下楼,纪廷峥摸摸她的头心疼得很,“没睡好吗?都过去了,以后放心睡。”
    “嗯,我知道。”
    辛璃看上去与往常没什么区别,她只是比平时更加冷静,或许是装的冷静。
    不然也不会在纪廷峥与韩黎当面提起海上救援队的打捞情况时,打翻了苏打水杯。
    她慌乱的擦拭,结果又弄翻了汤碗,裤腿上全是汤汁,黏糊糊,怪难受的,味道也闻的奇怪。
    “阿璃?”
    “我上去换身衣服。”
    纪廷峥双眸暗了几分,侧头与韩黎说:“未央在玉城的事且不要声张,等时机成熟再做打算,至于谢里曼家族,谢九少希望我们与秦氏合作,秦岳最近还会在港城停留段时间,等顾时的事了了他才会回去,这些日子你就看好了秦岳,不得出岔子。”
    “是。”没了阿原守在霍家,韩黎已然被赋予了重则。
    “还有,秦岳来青琊山做什么?”
    “给辛璃小姐拿了点东西过来。”
    纪廷峥上楼,经过影音室听到旁人嘻嘻哈哈的声音,以为辛璃在看电影,然而在大屏幕上看到的却是辛璃本人。
    她那时还小,不知道爱一个人可以深情到怨恨,也不知自己会做多少让人后悔的事,总之年轻气盛,爱情总是看得很重。
    世间除了爱情还有很多情感,每一样都不比爱情廉价,甚至更加珍贵。
    “躲门口做什么,要不进来看看?”辛璃瞥见他的身影,邀请他进来。
    纪廷峥大大方方进来,坐在她旁边一起陷入软沙发里。
    “你从前怎么喜欢这种发型,太幼稚了不适合你。”他边看还要边吐槽。
    辛璃开开心心怼回去,“我本来就年轻。”
    “是,你越来越可爱。”
    “跟我还来这套,哥哥,留着跟嫂嫂说吧。”
    纪廷峥与她说笑,下一个场景转移到顾时身上,他站在海边参加烟火大会,目光投来,眼角是有不经意的惊喜在的。
    到此,辛璃按了暂停键。
    “怎么不继续?”
    辛璃如常解释,“再继续,你恐怕又要气了。”
    顾时嫌弃的眼神会出现,纪廷峥要是见到非宰了他不可,幸而也不用他出手,人已经没了。
    纪廷峥问她,“阿璃,你还爱顾时吗?”
    她半天没回话,纪廷峥以为她放弃了,一张嘴就和她要说的话撞了。
    “关于顾时我有话……”
    “谈不上什么爱不爱……”
    两兄妹相互看一眼。
    “你先说。”
    又是异口同声的回答。
    辛璃问他,“你能先告诉我,为什么顾时会装成谢里曼的人?”
    纪廷峥舒口气,“你醒来后都不问这些,还以为你真的不想知道,憋了那么久,我也很想跟你说清楚。其实这场局我与未央布了近十年,游轮上你也听到张奚和是何等的嚣张说话,在找到你之前他们的目标是我,经历过那些事后我们调查出张奚和与疯帽子的联系,一开始以为是误会,但诸多巧合就成了事实,张奚和不仅仅为疯帽子提供便利与支持,他甚至给国际丨犯罪丨团伙接洽事务,为了不打草惊蛇,我们对他演了很久的戏。”
    “所以你装心病。”辛璃问道。
    纪廷峥点头,“我早就知道你在金城,但我没法来找你,一旦暴露自己的行踪就会让疯帽子盯上你,但是我的势力范围不在金城,我担心保护不了你。然而疯帽子比我想象的更狡猾,我当时并不知情换掉铭牌将孩子调包的事与疯帽子的人有关,所以迟迟晚了一步,等他们盯上辛百亿慢慢揭开你的身份,他们的阴谋也落在了顾时身上。”
    辛璃沉沉叹口气。
    纪廷峥的心情并不比她轻松,“你出车祸之前,我已在盯着顾时,他这人天生寡情,又善于利用旁人以坐跳板上升,且不得不承认他实属能耐,能在一团淤泥里周旋自在。你出车祸后,我找上他,他是被疯帽子拖进了这个复仇计划里,我只能伸手将他拽起,他却跟我谈条件说他要继续红下去。”
    纪廷峥笑弯了腰,“阿璃,你说这个顾时是不是很欠扁,他当时什么身份也敢跟我提条件!”
    辛璃倒是挺明白,“顾时就是这样,从不会委屈自己,从我身上没有得到的利益,自然要从你身上拔了去。后来呢?”
    “后来,就是你知道的那样,他其实没对你坏到底,见辛百亿打算抛弃你甚至主动承担起你的医药费,我的钱他不要,不论我怎么给,他都会原样送回,我挺搞不懂他这么做的意义,赔罪吗?如果当时我知道他没在车祸时救你,我一定会当面捅他一刀解气。”
    “不提了,没意义。”辛璃不爱听了。
    纪廷峥只得加快进度,“那就来说说你醒之后的事。你醒了后,疯帽子的人一并出现在金城,最先到达的是白静怡,也就是辛百亿的假女儿,她威胁顾时,如果不帮辛家就会拆穿他的伪装,你失忆了,什么都记不起,但我在旁边看的清楚,他挺在乎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