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页

    霍以灵点头,看着他离开。
    走廊尽头,他们的背影如此和谐,霍以灵抹去眼角划过的泪,深呼吸一口大步走向辛璃的病房。
    辛璃还未醒,她放在门把上的手犹豫了一下,迟迟不见动作,她往后退,门朝里拉开,纪廷峥站在门口,他胳膊长几乎是一瞬扯住她的手腕,“灵灵。”
    “嗯,在呢。”
    “好。”
    无需其他话语,彼此就懂了。
    **
    第二天下午,辛璃已经能吵着要出去散步。
    她刚吃完梅拉熬的粥,擦了嘴再向纪廷峥撒娇,“哥哥,我没事了,这里也太闷了吧,就不能让我出去转转吗?”
    病房里不论是不是VIP,只要在医院总有医院的味道,辛璃不愿在这里,纪廷峥一眼就将她看透,她不说离开是因为阿原还在重症监护室,他不回霍宅,辛璃也不愿走。
    纪廷峥督促她再吃点,辛璃摇头,“吃不下了,我能去看看阿原吗?”
    他斜看她一眼,沉声拒绝,“他还没醒。”
    “那我也要去看看,不进去,就在外面看看他。”
    重症是什么地方,能进去也不见得能出来,能出来也不见得就是闯过了那一关,总归世事难料,阿原的病情已经不是他们人为能解决的问题,去一天少一天,谁都明白。
    最后还是霍以灵带辛璃去的,她们站在窗户外,隔着透明玻璃往里看,阿原静悄悄躺在那,周边放着一排的仪器,他的面上看不出是否痛苦,平静的没有任何意义。
    “嫂嫂,阿原会好起来吧。”
    辛璃突然问霍以灵,她微微皱鼻,发出带有严重鼻音的闷哼。
    是死是活,也就那样了,好到底是怎么个好法?出了重症就算好吗?
    但愿吧。
    辛璃当她一步转身,霍以灵见她走的慢腾腾,背上仿佛压着一座巨山,一点一点压弯她的腰,她偏就要了牙撑着,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辛璃是把那些事吞咽进了肚子里,她藏着不说并不代表那些事没发生过,事已至此,她怎么都躲不过的。
    “阿璃。”
    霍以灵叫住她,也很想问问她——你觉得顾时还活着吗?
    他们请的海上搜救队24小时不间断的搜查,始终不曾打捞出顾时的尸体,打捞工作非常难,当时海上风波不断,巨浪一阵高过一阵,给搜救工作增加了几倍的难度,即便是不分昼夜的奋战,结果依旧艰难。
    坠入深海,葬身鱼腹。
    能吞噬人的大海,哪有活着的道理。
    搜救队今早送来了打捞报告,纪廷峥足足看了半个钟,一言不发抽掉了半包烟。
    霍以灵告诉他,“阿璃的心不是石头做的,在那种情况下做选择会给她带来不可磨灭的阴影,她即便不爱顾时,可他就是一跃而下替她做了选择,换做谁都会记一辈子。她醒来就没有提起顾时,也不曾询问过顾时的下落,但我们不能这样做,纪廷峥,顾时没想象中的那么糟糕,他做的这一切,辛璃应该知晓。”
    “嫂嫂,嫂嫂?”辛璃在她面前晃了晃手,霍以灵愣了神,届时反应过来,才道:“你哥知道你闷,想送你回青琊山。”
    辛璃那样清澈的眸,霍以灵一时不好当面问她,只得把问题抛到了纪廷峥身上,辛璃没说话,霍以灵握起她的手,叹气,“阿原的身体不如以前,但也没那么糟糕,三五天保准会出重症,之后回了青琊山,你们有的是时间好好相处。”
    “也行。”辛璃顺着她的话回。
    当晚,辛璃就回了青琊山。
    韩黎亲自来接她,听纪廷峥的意思是以后韩黎就是她的贴身保镖了。
    车开上环山道,远方燃起了烟花,冲天绽放,炸开绚丽的色彩,与暗夜相得益彰,而后消失不见,虽然短暂也足够停留在辛璃记忆里。
    去年来青琊山她错过了第一次烟花表演,又被人推进了池子里,闹的狼狈不已。
    往后身边保镖多了,她再也找不出像顾时那样任打任骂的人。
    “辛璃小姐,到了。”
    韩黎刚解开安全带,辛璃已经推门下去。
    他匆匆跟上再叫一声,辛璃停在原地回头看他,“有什么事?”
    “秦氏控股的秦总今早来过青琊山,让我转交给你一把钥匙。”
    “什么钥匙?”
    “二楼储物间里放着在,是个上锁的木箱子。”
    “嗯,知道了。”
    辛璃脚步轻,落在地上没有声音,不像韩黎走起路来沉重的叫人心烦,韩黎听他师父提过,人有了心事脚步声就会繁重,沉甸甸,一定深藏厚重心事,韩黎的确是心事繁重,他担心师父原阆的病,也挂念顾时,两者挤压在心头,如重石般压抑,叫他怎么能舒坦,只能苦哈哈的皱眉垮脸。
    可辛璃却似没事人一样,也好,没了心事人也快活些。
    辛璃先去了卧室洗漱,收拾好后也没去储物间看箱子,纪廷峥在睡前给她打来电话,说会晚点回来让她早些休息,辛璃说好。
    喝了牛奶就去睡觉,安静到凌晨四点,睁眼再睡不着了。
    脑子里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在叫她。
    “阿璃,阿璃,阿璃”不停的喊,辛璃起身走去储物间,手上多了把钥匙,打开木箱子自己都愣了。
    里面装的全是录像带,一盒盒摆列整齐,细心的贴上了标签,写着时间与地点,看字迹不是她的,辛璃也不会再在录像带上下功夫,但那些标签上的时间又与她的录像带时间吻合,她疑惑着拿了两盒去影音室,刚播下去就传出她年轻稚嫩的音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