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页

    绳索只剩最后一个卡口牵连,张奚和从容的制住辛璃,看好戏般等着。
    就在绳索将将要断裂之时,谢九少陡然抓住阿原胳膊,张奚和眼角稍抬,丝毫不担心,“谢九少原来是个性情中人,之前装的羸弱都是假的吗,还是……”他故意停顿,他的手下走到谢九少跟前,手中的刀往他背上刺去,然而谢九少单手掌住栏杆,另一只还抓着阿原的手腕,如此这般依旧身手利落的跳入栏杆外直接给躲开了。
    他们都身处逆境,阿原的手稍微得了力气,使劲咬牙抓着栏杆,眼中的魄然着实让张奚和好奇。
    “传言谢九少自小身体孱弱多病,我眼前这个难道是假冒的?兄弟,你先上来,我们好好说会话。”
    谢九少不动,但是阿原支撑不了了,他手下隐隐有松开的架势,辛璃再求饶,“你放过他吧,就算要丢入海里,也先让他闭了眼啊,张奚和,阿原撑不了多久,他的病情我最了解,你这样折磨他,他真的撑不了太久!”
    阿原的视线开始模糊,他被人拉上来时已经陷入了浅度昏迷,他没有完全的失去知觉,口中念念有词,叫的都是辛璃的名字,张奚和听的不舒服,“人上来了,但是该有的惩罚不能少,按照老规矩办吧。”
    辛璃眼睁睁看着阿原被人置放在船沿边缘,只要手下轻轻一推,他就能再次掉入深海,与死无二。
    “谢九少,你是谢九少吗?”张奚和将辛璃按压在他腿上,像是宠溺一只猫,却没有哪个主人比他更魔怔。
    “走过来点,我看看你到底长什么样。”
    谢九少缓缓靠近,那张脸很普通,因为面上的执愣让他出神,“也不是什么天人之姿,你这桀骜的眼神倒是像一个人。”他低头问辛璃,“你知道像谁吗?”辛璃全身都被他桎梏,他惨淡的音符透着些许的嫉妒,“像顾成也。”
    辛璃顿时紧张起来。
    “你也觉得像是吗?”他再问,恨意浮上来,“阿璃,我们试试他。”
    “你做什么!”他的手不安分的游走在她颈肩,抹胸长裙这会成了她最大的累赘,大片的肌肤裸丨露在外,正好让张奚和得逞,他一边抚摸,一边瞧着谢九少,“还不够啊?那么这样呢?”
    柔情成了温柔刀,冰凉的刺进她颈间的肌肤,鲜血流出来那瞬,谢九少已经出了手。
    “别动她!”谢九少的手还未碰上张奚和,身后人猛烈敲击他的背来了个狠狠的偷袭,他跪倒在地,张奚和掌住辛璃的手,舌尖舔去她脖子上的血,“还真是你啊,顾成也,顾时。”
    辛璃不敢相信这竟然是顾时,张奚和又道:“怪不得纪廷峥放心把人交给我,原来是留了后招,顾时,把人丨皮丨面具揭掉,你这张脸我可看不惯。”
    谢九少摸上脸颊处,一张面具撕下来,露出顾时的真容,张奚和愈加兴奋,“阿璃,他这种丧家之犬,你想怎么玩?从前你不是最恨他骗你,我帮你报仇。”
    张奚和丢了手中的刀,哐啷一声跌在他面前,“顾时,捅几刀给我们助助兴。”
    轻描淡写,将人性的丑恶暴露干净。
    辛璃摇头,她不敢再多说一句,她要是求饶,张奚和会更加放肆。
    她看向顾时,他抬眸深情的注视她,然后拿起了刀。
    明晃晃的在月色下泛起光,“阿璃,这本该就是我欠你的。”
    一刀插进去,辛璃吐了出来。
    张奚和满意的看着他的举动,温柔的安抚辛璃道:“别怕,这才第一刀。”
    顾时唇色泛白,手再抬起,辛璃乱动不已,“张奚和,你怎么不去死!”指甲划过他的脸,张奚和一巴掌扇过去,辛璃跌落在地,唇角溢出血,可见张奚和用了多大的力。
    “我叫你别动她!”顾时几次想起身,身后人紧紧压制住他,张奚和一脚踹在他肩头,“没教养的东西!”
    他懒得跟他们废话,接过手下递上来的电话,“人呢?”再抬头仰望夜空。
    “到了。”扩音器里传来的音符,伴随着巨大的风浪声,游艇上空一架直升机低空飞行,引起的风□□人吹的头脑发晕,直升机上掉落的绳索,陆陆续续滑下来几人,统一服装,武装到位。
    张奚和眼角的得意就没落下去过,“不妨告诉你,我的计划很完美,因为我压根没打算走水路。”直升机上的几人向他走来,为首一人有鼻环,姿态嚣张看向张奚和,“你想带几个人走?”
    “当然只有我……一人。”他抱歉的看向辛璃,“人真的很奇怪,我原本计划带你走,但你很让我失望,你吐在了我身上,而且是为了顾时,辛璃,你也有了软肋,你的偏执到底害了你,我不要你了。”
    辛璃笑出声,“那最好如此,我压根不会跟你走!”跟谁稀罕似的。
    “既然如此,你们就都死在这吧!”张奚和淡然的很,整了整衣衫走向鼻环男时,对方却摇了摇头,“张奚和,你确定吗?”
    “当然。”
    “行,玩个更有意思的!”
    张奚和皱眉,就见他叫人控住辛璃,娇弱的身躯提起来,一时间软乎乎无力的很,辛璃被他们捏痛了,嘴里憋着一口气,眼泪大颗大颗往下滴,鼻环男笑眯眯问她。
    “那两个男人如果只能救一个,你会选谁?”
    什么?
    辛璃还没缓过来,眼前的两个男人分别压在了栏杆上,鼻环男饶有兴趣解释,“一个病秧子就算不丢进海里也可能活不过今晚,你看他半死不活的喘气,我听着都难受,还有另外一个看起来身强力壮,虽然捅了一刀应该没伤到要处,流点血而已但如果丢进海里可能也活不过今晚,你怎么选?救一个,怎么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