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页

    张奚和斜他,“你懂什么,谢九少先天哑疾,不会说话。”
    “哦,是个哑巴啊,怪不得有种!”
    辛璃莫名心酸,心里头上涌的伤感就快溢出眼角,张奚和感受到了,痴痴舔过她的晶莹,“担心一个哑巴,不如担心你的哥哥,阿璃,这么多炸丨弹又该拆到何时?总有一个来不及啊,纪廷峥应该会死在这吧!”
    “你!”
    辛璃的嘴被他用胶布缠住,她什么话都说不出了,隔着半凉的朦胧月色,她看不清她的哥哥在哪,还有阿原,早就走了的人为什么还要回来,他就不该上这一趟船,她一闪而过的宽慰,幸好……幸好顾时不在这。
    十点半,张奚和的人来了。
    海面激荡起巨浪,仿佛能打到辛璃腿上,她的身上早已没有冷汗的痕迹,海风一吹,冷到骨子里,她还没看清张奚和是如何动作,整个人就被拽紧了腰身,像是有巨大的吸力一般,直直往下坠。
    “阿璃!”是阿原的叫唤。
    接着是几道枪声,凌乱无序中k被击中再坠入暗夜的深海。
    “阿璃……”
    不知是谁断断续续的呼声,直到摔在略硬的地板上,辛璃才回醒过来,那呼唤变得遥远,她感受到张奚和搁在她腰间的手,恶心至极,“阿璃,想开点吧。”他的手放开了,他的腿还压着她,辛璃完全无法动弹,背部吃痛,疼的她倒吸一口凉气。
    张奚和见她吃瘪才痛快拉她起来,“这艘船上都是我的人,阿璃,我这就逃出来了。他们也不敢追上来,船上的炸丨弹不弄干净,他们压根不敢动呢。”似炫耀,得意忘形。
    辛璃满目所见,他们已经上了另一艘船,比游轮小很多,是供出海的疾驰游艇,而不远处的巨型油轮,她记挂的那些人的身影越来越模糊。
    “阿璃,别怕!”
    不止她一人在甲板上,还有谢九少和阿原,谢九少被人按住坐在单椅上,阿原就些微狼狈的叫人压在地上,口中不停的安慰辛璃,他每说一句,肚子上就被人揍一拳,顿时嘴角冒血,止都止不住。
    辛璃“呜呜呜呜”对张奚和叫,眼泪溢满整脸,张奚和撕开她嘴上的胶布,抹去她的泪,“阿璃,你听话些,他们也少受些苦。”
    “张奚和,你就算逃了,又能逃到哪里去?k不是你的同伴吗?他被枪杀掉入了海里,你也不去救他?”
    辛璃冲他怒吼,张奚和又扬起绅士般温柔的笑,点点寒意钻进眼里,叫人看的胆颤心惊,“朋友?我从不认为疯帽子的人有资格当我的朋友,我比他们高贵,他们只是我的试验品,死了就废了,还留着做什么?”
    “你真残忍,你与畜生有什么区别?”
    张奚和回给她一记掌声,“说得好,这个话题值得探讨,但是目前最要紧的就是处理掉那只碍眼的东西。”
    他指着阿原,目光逐渐阴毒,“把他绑起来,吊下去吹个把小时,要是没了呼吸就丢下去喂鱼。”
    “是!”手下们照做无误,动作利落到辛璃诧异,“你不能这么做,我已经答应跟你走,你应该放过阿原!”
    “放过他?应该?”张奚和一把逮住她发尾,发狠往下扯,辛璃仰头吃痛,嘴角的痛呼被她深深压住,她多展露出一分在意,张奚和就会多一分快丨感,“做的很好,阿璃,接下来就到了看演出的时候。”
    阿原被吊在横杆上,摇摇欲坠的身体支撑不了太久,辛璃痛苦的看过去,阿原即使是这样难堪的境地,回望的眼神也是难得的温柔,他在说不要担心我,阿璃,我没事。
    他怎么会没事?
    阿原本就病重,一看就是在强撑!
    “接下来,就让谢九少去帮他一把好了。”
    辛璃完全理解不了张奚和的做法,“你到底要做什么?”
    “阿璃,谢九少说不出话,但他知道你我是谁,谢里曼家族的继承人如果手握命案,我就有了与他谈判的筹码,这点不难理解吧。”张奚和抚上她的发,连吹乱的发丝都给她抚到耳后,辛璃差一点哭出声,张奚和的动作被海风阻拦,越是发丝乱吹,他越是要给她整理好发尾,他在这边执着于她的头发,另一边的谢九少已经被领到阿原身旁,他的手中拿着一把短刀,一下又一下的割在绳索上。
    张奚和的算盘打得好,见到谢九少动作磨蹭,实在是不爽,“把他的手解开,眼罩打开,看着他割掉。”
    也许是到了他的地盘,张奚和不太在意谢九少这个文弱哑巴。
    谢九少手上没了束缚,倒也听话的照着割绳索,磨锯子般的声音传来,辛璃的心隔到了嗓子眼,“张奚和,你要怎么做才能放过阿原?他本就虚弱,你们又相识多年,真要折磨到此?”
    张奚和没回她,仍旧盯着那处,辛璃朝他狂喊,“你真是个猪狗不如的畜生,你活着的意义在哪,你没有心,你就不该活在这世上!没有人会爱你,没有人会……”
    “你住嘴!”他终于乱了心,将她压在栏杆上,再次掐住她的脖子,辛璃倒挂着向下,幽深如野兽之口的海就要淹没她,“阿璃,你不会水,好可怜啊,第三次推你入水,怎么样?”
    阿原近乎凄厉的呜呼传来,张奚和指了指他的狼狈,“你看他都要死了,还在关心你,真令人感动。但我怎么舍得把你送给他。”转而眼神暗了下来,指示手下再加快速度,“帮谢九少一把,这样慢腾腾的割,别等他断了气还没割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