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5章 残酷的手段

    “您...这具身体...之前被...”
    洪门武者颤颤巍巍的开口了。
    “我就是苏歌!”
    苏歌毫不客气的打断了洪门武者,并且一个耳光砸了下去。
    “啪!!”
    像是放鞭炮一样,洪门武者的脸瞬间肿得像是灯泡。
    “饶命!您饶命!苏歌大人!!”
    洪门武者不敢反抗,咚咚的在地上磕起了头。
    “说。”
    苏歌目光寒冷。
    “是!”
    洪门武者颤抖着嘴皮,“之前您被吸进空间裂缝,关戬和卢雪他们便逃离了。
    后来我们收拾好了玉台周围的宝物,便准备离开。
    但是姜寸芯好像发现了什么线索......”
    洪门武者顿了顿,艰难的咽下一口唾沫,继续说道:“她让我们去盯着关戬等人,务必拖着他们。
    并且还让我们顺便监视长白宗、太清宗和梵天寺的人。
    而她自己,则独自一人离去,不知去向。
    我们碍于她实力强大,又希望能从她的秘密之中分一杯羹,便听从她的命令,去监视其余人。”
    “那你为何会在这里,凌迟我的坐骑?”
    苏歌浑身杀意缭绕,似乎下一秒就会要了洪门武者的命。
    “我...我...”
    洪门武者颤颤巍巍的说道,“收拾宝物的时候,我在玉台藏了一件真武境宝物。
    后来大家按照命令分散开,去搜寻监视其余圣地之人的时候,我也去了。
    但好几天我都没有找到人,所以就折了回来,打算去取那宝物。
    但是当我到了玉台,就发现了这大猩...您的坐骑...试图钻进空间裂缝...
    我知道它和您有渊源,而我们一个同门死在您的手中,我就...就打算报仇...
    我...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前辈您大人大量,绕我一命吧!
    前辈,我知道马武他们的去向,他们去拿南边了,那边有座大湖!
    前辈,马武他们才是罪魁祸首啊,我只是帮凶,求您饶了我吧!”
    “竟然是这样...”
    苏歌转头看向移山,目中有些感动。
    移山为什么会去玉台?
    当然是去寻找苏歌的了!
    它可是亲眼看见苏歌被吸入空间裂缝的。
    “敢伤你的人,会付出百倍的代价!”
    苏歌低声呢喃,转头盯住了洪门武者。
    “前辈...前辈...不要啊,不要杀我!”
    洪门半步真武跪在地上吗,不断的往后挪动,就像是一只惊恐的蛤蟆。
    “我怎么会直接杀了你呢?”
    苏歌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那样,真是太便宜你了!”
    说罢,一抹剑光就在洪门武者的身体上留下了,一道伤口。
    刹那间,又是一道剑光闪过,洪门武者身上又出现一道血淋淋的伤痕。
    “不!”
    洪门武者在死亡的威胁下从地上爬起来,准备逃跑。
    但苏歌一摆手,真元压下,洪门武者立即动弹不得。
    即便他燃烧真血,动用秘术,也无法摆脱苏歌的控制!
    “唰!”
    “唰!”
    “呲!”
    剑光慢慢的凌迟着洪门武者,令其万分痛苦,犹如身在地狱。
    他想要惨叫,想要怒骂,想要求饶......
    但是都无法发出声音,那种感觉,简直和被凌迟同样痛苦!
    苏歌面色淡漠的催动青光玉剑丸,将洪门武者凌迟了一万剑!
    他的每一寸皮肤,都是剑伤!
    大量的鲜血早已在洪门武者的脚下汇聚成血泊,看起来极为残酷。
    但苏歌并未就此停手。
    他收了剑,开始用手指一寸寸的捏断洪门武者的肌肉和骨头!
    这种刑罚更加痛苦,饶是洪门武者是半步真武,也痛昏十多次。
    每当他昏过去了,苏歌就将其弄醒,继续酷刑。
    终于,一个小时候,洪门武者死了。
    他的身体已经不成人形,宛如烂泥。
    而此时,移山也恢复了不少,能做出一些简单的动作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