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年下的恋爱法则_分节阅读_288

    “新洲真厉害,”虞中琴也是肺腑之言,“居然买了这么多的水果。”
    三人相处异常地和谐,虞中琴不会在彭新洲面前说孩子们不喜欢听的话,彭新洲也不在虞中琴面前耍大小姐的性子。
    这么渡过了一个愉悦的假期,回江城的时候虞理真是一百个舍不得。
    三人在小区门口磨磨唧唧地聊了很久,虞理和彭新洲这才坐上了去车站的出租车。
    彭新洲透过车后窗向外招手,直到车子拐了弯才转正了身子。
    虞理抿抿唇,有些紧张地问她:“姐姐,你不讨厌我妈妈呀?”
    彭新洲有些惊讶:“我怎么会讨厌你妈妈呢?”
    虞理:“就……年轻人都不太爱和家长打交道,思维模式不一样,矛盾就容易多。”
    “那是父母和孩子的问题。”彭新洲往虞理身上靠了靠,“我现在还不是虞阿姨的孩子,她没有必要和我有矛盾。所以她对我来说,就是个很亲和很有趣的长辈。”
    虞理笑起来:“我实在没想到,这趟能这么顺利。”
    “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去了。”彭新洲有些困,闭上了眼睛晃晃悠悠的,“所以我说了出柜这种事情不用着急,先让她接受我这个人,以后的日子让她慢慢感受慢慢想,比你突然给她喊一句我交了个女朋友有用的多。”
    虞理琢磨了下,心里有些不舒服:“那姐姐当初也是这样做的吗?带一个优秀的女朋友回家,然后让家里人慢慢接受。”
    “呵,”彭新洲轻轻地笑,“还学会吃陈醋了。”
    虞理瘪嘴:“我没有,我就是总结历史,吸取经验。”
    彭新洲:“吸点别的东西多好。”
    猛然转弯,车速太快。
    虞理没想到她能接这么句,一张口差点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
    她干咳了两声,彭新洲从包里掏出瓶水递过去:“喝点水,我水多。”
    虞理:“………………”
    她这水是没法好好喝了,她这话题也没法好好进行下去了。
    但司机只是普通的出租司机,彭新洲这次回来要尽量做一个低调的普通人,所以她没有带老王。
    这导致她俩哪怕是言语调戏也是有来无回,虞理心里骚过一万遍,嘴上也得憋着。
    后来到了车站,上了高铁,车厢里人更多了。
    彭新洲紧挨着虞理坐着,她穿着胳膊有镂空花纹的衬衫,凉丝丝的皮肤若有若无地蹭过虞理的手臂,虞理实在是憋不住了。
    她拿起手机给彭新洲发消息:姐姐,我错了。
    彭新洲看见消息,也不急着回她,抬眼从上到下地扫她,然后慢悠悠地打字:哪里错了呀?
    虞理:【我不该问不该问的话。】
    彭新洲:【可是我没做什么诶。】
    虞理:【你的存在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惩罚。】
    彭新洲:【那我消失在这个世界上?】
    虞理:【你让我能看不能摸的存在就是一种惩罚。】
    彭新洲:【你想摸哪里啊?】
    两人的对话就这么彻底不正经了起来。
    在嘈杂的车厢里,在并不隐秘的空间里,手机抱在手里,发完一条就紧贴着胸口。
    自己的心跳就是身边人的心跳。
    自己脑里的想法就是身边人的想法。
    肆意又放荡。
    高铁到站后,虞理和彭新洲谁都没说话,提了行李就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