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1.斩草要除根

    在一片一望无际的草原上,蓝天,碧草,牛羊。是那么的和谐,仿佛一幅优美的画一般。
    可是下一刻,这一片的优美却被打破了。一声马蹄声传来,天边出现了一匹浑身金黄的马,在阳光的沐浴下犹如降落凡间的天马般。
    只是此时天马的情况却显得不是那么的好,混身上下数道狰狞的伤疤,还在淌着血,显然是刚刚不久才受的伤。
    仔细看去,天马背上驮着一个小小的人儿,小人儿看去是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此时趴在马背上呼呼大睡。
    天马马蹄踏空,凌空虚度。展露出强横的实力,甚至比这草原一霸也不遑多让。
    只是此时天马却好似逃亡一般,不但自身显得萎靡狼狈,更是一边朝着前方狂奔一边不时惶恐的回头张望。
    在草原上牧民不安的眼神中,天马飞奔着远去。正当牧民们松了口气时,天边的蹄声再一次的传来。
    在牧民恐惧的眼神中,天边一道火红的洪流带着灭天灭地的气息由远而近。洪流对于边上跪地求饶的牧民看也不看,直接朝着天马的方向追了过去。
    天马的伤势越来越重,伤口上不断流失的血更是让它越来越虚弱,渐渐的天马踏空的脚步弱了下来,而身后的洪流却越来越近了。
    洪流中一个身穿明黄铠甲的少年,看着速度越来越慢的天马,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伸手朝着身后道:
    “拿弓来。”
    左旁一个白发无须的男子恭敬的将一把泛着血光的大弓递给了少年,这一切的动作都在胯下马的飞奔中完成,但两人的动作在飞奔中丝毫没有影响,显示着强大的实力。
    少年从身后抽出一支刻着玄奥符文的羽箭搭在了大弓上,下一刻,一支羽箭如同突破了空间般射向了马背上的小男孩。天马感受到身后的危机,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奋力闪躲。
    只是少年射出的箭好似有股魔力般,始终追踪着一人一马。天马知晓这是大明王朝最臭名昭著,更是让天下闻风丧胆的追血箭。一箭出,不见敌血誓不还。
    眼见拼尽了全力始终无法摆脱血箭的范围,天马的严重露出了一抹人性化的哀伤,将自己的一条马蹄凑向了血箭。
    “噗。”在两者接触的瞬间,天马的一条马蹄化为了血沫,而这些血沫却诡异的消散在了空气中。
    下一刻,血箭的箭头散发了一丝妖异的血光。而后力竭般的坠在了地上。
    天马瘸着一条腿歪歪扭扭的跑着,却始终不曾停下,哪怕是死,它也要将自己的小主人送到目的地。
    只可惜,身后的少年却不会给它这个机会。在第一箭之后,少年飞快的搭上了三只同样的羽箭,瞄准之后射了出去。
    飞奔中的天马燃烧着自己的生命,发挥最后的力量,极力的朝着自己的目的地奔跑着。
    少年射出的箭毫无意外的射中了天马剩下的三条马腿。狂奔中的天马感觉四蹄一空,不由自主的止住了动作从虚空中掉落了下来,而他身上的小男孩也因为惯性飞了出去,重重的掉在了地上。只是他似乎陷入了沉睡般依旧一动不动,只保留了最原始的呼吸。
    借此机会,少年带着麾下的洪流飞速的接近了。
    最后,少年一挥手,拉着胯下的宝马带着身后众人停在了天马的身前。
    “马无疆,我知你忠良,交出雷霆玉玦,我放你小主子一条生路如何?”
    少年朝着身后一挥手,看着麾下散开朝着小男孩而去,结成阵势将之困住。少年松了口气,回过神来目无表情的看着四蹄无力仍然奋力爬向小男孩的天马,冷声说道。
    “昂!”
    天马发出一声悲鸣,目光只有不远处的小主人,对于少年不闻不问。天马拼尽全力的想要靠近小主人的身边,然而一次次的努力却一次次的失败了,不由得发出一声声绝望的啼叫。
    “不知好歹,你不说我自取就是!”
    少年看着天马一直拼命的爬向那个小男孩而对自己的话置之不理,冷哼一声,提起手中的长刀,一刀砍下了马头。看着鲜血中那颗带着遗憾的马头,少年心中越发的不爽,一脚狠狠的踏在马头上,将它踩成碎末。
    “王爷,找到了。”
    这时,一个欣喜的声音打断了少年。少年回头看去,只见那个白发无须的男子兴奋的捧着一个小小的玉坠朝着少年跑来。
    少年接过玉坠,细细的打量了起来,这是一块不知名材质的玉,形似棱形。上边刻着玄奥的图案,少年完全看不懂图案,但这又有什么关系。只要这块自己谋划了数年的玉在自己手中便足矣。
    少年细细的感应了一番,确认无误之后,看着迷昏不醒的小男孩露出一丝忌惮,冷漠的下令道:
    “杀了他,这世间,有我就够了。”
    “喏!”
    白发无须男子听了一声之后恭敬的退下,而后轻轻的摆了摆自己一直抱着的拂尘,瞬间,三千白丝带着凌厉的杀机朝着小男孩而去。
    “碰!”
    就在白丝将要穿透小男孩身体时,一道透明的光罩浮现,将小男孩保护在了其中。
    “可恶!”
    少年暗骂一声,提起长刀发出自己的最强一击。
    一道龙形的刀芒顺着长刀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朝着透明罩而去,就在即将劈到护罩时,小男孩眉心闪烁着青绿色的光芒,光芒迅速的扩大变成了一道虚影。
    虚影呈现一个老者的形象,老者看着眼前毁天灭地的刀芒,伸出一根手指。
    “灭天!”
    老者的手指中带着一股冲天的剑意伸向了刀芒,两者接触之后,好似发生了化学反应般相互的消融了。
    “殿下,机缘已经到了您身上,我剑谷认输,希望殿下大人有大量。”
    只是两者的实力差距十分的明显,少年乃是发出了全力的一击。而老者却只是随手一指,更何况此时在场的并不是老者本尊,只不过一道虚影罢了。
    老者明明比之少年强的很多,伸伸手就能灭了少年,可偏偏的在打断少年,救下小男孩之后选择了认输。这一切,只是因为少年的身份,以及少年身后那个强者。
    “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少年低语了一声,看着眼前明明带着着滔天杀意,却不得不竭力隐藏着,反而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的老者,毫不犹豫的提起长刀,一道道带着杀机的刀芒劈向了老者,刀芒带着少年强烈的杀意,恨不得下一刻就将老者击杀。
    “都给我上,杀了他们!”
    少年知道老者不敢杀自己,何况自己也不是没有底牌。因此出手毫不留情,不但用出了自己最强的招式,更是招呼着身后众人一同出手。尽管知道机会不大,但少年也不愿看着自己的大敌就这般从容的退去。
    然而老者修为毕竟强了不知道多少,哪怕少年同身后所有人一同出手,依然游刃有余的躲闪着,身型如风中飘絮般,越来越远。
    “杀!”
    少年大喝一声,白发无须男子带着骑士追向老者,然而终究赶之不及,老者带着小男孩摆脱了少年之后,虚空中出现了一道带着锋芒的传送门,很快的老者带着小孩子跨入其中,消失在了此地。
    “可恶。”
    少年看着远方追之不及的小点,不由恨恨的暗骂了一声,拄着长刀恢复气息。
    看着不依不挠的少年,老者眼中闪过一道杀意,老者身为天下有数的强者,眼前的小儿如此不给面子,却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人,在传送门消失的前一刻,挥手一道由剑罡凝聚的小剑朝着少年袭去。
    “殿下小心。”
    就在少年放松警惕时,白发无须男惊恐的大吼一声,而后奋不顾身的朝着少年扑去。远方一道金色的剑光袭来。正是老者在消失的瞬间朝着少年射出的剑罡。
    少年下意识的往边上一闪,然而终究慢了一步。好在白发无须上去用身体挡了一下,加上少年极力的闪躲,短剑最终避开了要害插入了少年的胸膛。
    带着强大攻击力的剑意随着剑罡瞬间在少年体内爆发了出来,不停的在少年体内肆虐着,摧毁少年的生机。
    “我不甘啊!布局数年,好不容易得到主角崛起的最强气运。却还是要死在这一刻,难不成天命当真不可违?可,可我来到这便是最大的天命啊。”
    少年睁着大大的眼睛满满的不可置信。
    “殿下!”
    面白无须男发出一身哀叫,不顾自己的伤势抱着少年,一遍遍的呼唤着他。
    刚刚的剑罡穿透了他的肩膀,但因为并没有留在他的体内,加之他的实力高强,因此伤势虽重,却并无性命之忧。
    只是此时他却丝毫不顾自己的伤势将体内的真气毫无保留的输入少年的体内,哪怕身死,他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少年在自己眼前死去。
    许久之后,面白无须男终于气竭。但看着少年体内的剑意暂时被压制,总算是松了口气。
    但此时还未度过最危急的时刻,因为以面白无须男的实力也只得暂时压制,少年体内的剑意指不定何时就会爆发。
    “蜂羽衣,此处你的脚程最快,速带殿下回府,有老太君在必可保住殿下性命。其余人等...”
    因此,在松了口气后,面白无须男焦急的吩咐了起来。只是没等他说完一阵阵的虚弱袭来,导致他只说完了半句话便昏迷了过去。只是,只要蜂羽衣速度够快,殿下定能保住性命。昏迷前,面白无须男欣慰的想着,随后便失去了知觉。
    随着面白无须男话语落下,一直守护在两人四周的洪流中一个身材火爆的萝莉越众而出,毫不犹豫的抱起少年的身体朝着东南而去。
    洪流中剩余之人则护送着昏迷的面白无须男顺着方向以最快的速度往回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