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贰贰柒章大结局(下)

    “李将军?”林婵忍不住出声问:“他甚么时候回来的?”
    金宝这才见夫人扶着帘子站在门坎前,不晓何时在了,连忙走近回话:“通州官兵渐落下风,那昌平和霸州知府不遣援军算罢,竟和夷人勾结,赠船助他们渡河,危急时刻,李将军带大部人马从天而降,杀得他们片甲不留呢。”林婵神情怔忡:“我竟毫不知情,蒋夫人也是一问叁不知。”
    金宝抿嘴道:“也不晓谁去蒋大人面前告发,说他夫人在您面前竟说那些恼人的战报,令您心绪不稳,坐卧不安,若气至胎儿、母子受损可了不得。”
    林婵噗嗤也笑出声来:“我哪里有这般娇弱!不过告发之人也是对我爱护之情,我不怪他!”萧贵还在扇炉火,蓦得喘了口气。
    金宝接着说:“蒋大人下了封口令,谁敢对他夫人透露只言片语,军法处置。是以蒋夫人啥也不知道了。”
    林婵朝萧贵吩咐:“你去领李将军来,我有话问他。”萧贵站起身,作揖回话:“李将军杀光夷兵后就带部往京城方面而去了。”
    “那是甚么时候的事?”
    萧贵答道:“五日前,加今儿是第六日。”
    五日前,林婵看着天际那横珊瑚红痕儿,很快镶了一道金边,晓色瞬间清明,两只大燕子,在柳枝间自在穿行。
    她在想京城那边不晓怎样,是胜是败应该已见分晓,萧九爷还好么?可如她思念他这般的思念她,她和孩子们都在盼着他.......脑海里浮出他斯文儒雅的面貌,一双清目微微含笑,嗓音低沉温和:“阿婵!”他临别时也在叫她阿婵,她已经完全不在意,这才是真正的放下罢!
    她忽然双腿稀软站不稳,手捧了肚子欲往下蹲,金宝眼明手快地搀扶住她:“夫人怎么了?”
    林婵感觉一股子湿濡从腿间流出来,不由倒吸口凉气:“你扶我回房里,是要生了!”她情绪还算平静,金宝则呆愣稍顷,方反应过来,猛得朝萧贵大喊:“夫人要生啦,快去叫陈妈他们来!快去!”嗓音之高亢尖利、方圆百里能闻,一对大燕子扑簇簇惊飞起,咻得不见影。萧贵扔掉蒲扇往门外跑,恨不能多生几条腿出来。
    林婵冷汗直冒:“我走不动了。”一阵紧缩的疼痛令她哼唧起来,又要往地上跌。
    金宝急死了,又眼尖地瞟到她裙间有一缕血渍渗出,真不晓打哪来的洪荒之力,弯腿下腰竟一把将林婵抱起,蹭蹭蹭送进房内榻上,也就此时,院门哐当被大力推开,凌乱繁杂的脚步声响起,她眼前一黑,稳婆她们总算赶来了。
    “我们有多久没一起骑马并肩做战了?quot;宁王忽然笑着问萧云彰。
    萧云彰则盯着前方徐炳正的将兵,皆披盔戴甲,乌压压摆起阵势,虚估一下便知人数比他们只多不少。
    他喜怒不形于色,只道:“上一次是十年前戍关和夷人之战,我不过是奉命勘查,却和殿下一起上了沙场。”
    宁王颌首说:“是啊,谁能想到一个文官,也会骑马射箭可杀敌!”
    萧云彰看见武宁侯和他的五万大军置于前列,徐炳正是要让他们打头阵,一般打头阵的死伤最多。
    他噙起嘴角:“我祖上及父辈都是武将出身,若不是受奸人所害,我或许会是一位戎马倥偬的将军!”
    “待我赢得天下,你若还想成为将军,我一定成全你。”
    “是么!”萧云彰摇头:“我已习惯做个文官。”
    “可惜!”宁王脸上却没甚么可惜之色,方才那话只为显摆自己宽阔的胸襟,他不缺将领之材,缺的是内阁首辅。
    萧云彰笑了笑:“不过夫人说了,会替我生个将军儿子。”
    “你夫人说甚么?”宁王一时大意,没听清。
    萧云彰则缓缓道:“他们过来了。”
    徐炳正遣了萧家大爷萧肃康过来做最后的劝降,他喊了一声:“九弟!”
    萧云彰忽然拉起弓弩,一枝雕翎箭飞射而出,落在萧肃康所骑马前,大马受惊,扬蹄嘶喊,幸得旁有兵士替他缰收。
    萧肃康擦把额上汗水,惊魂未定:“九弟这是作甚?”
    萧云彰又抽出一枝箭,在手里把玩,一面语气冷淡:“你还是快回罢,刀箭无眼!我可保不准这枝会否取你性命!”
    萧肃康道:“我若不是看在多年的兄弟情份,会冒险来劝你?你理应心如明镜,将兵孰多孰寡一目了然,你此时肯回头,皇上和徐阁老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萧云彰笑了笑:“说起你还是徐阁老的姻亲,又同朝谋事,怎会对他的秉性不了解,他不止要我的性命,连我的妻儿也一定不会放过。”
    “我会替你向他求情.......”
    萧云彰打断他的话:“你不过是他身前的一条狗,你以为他会听一条狗的话?”又把箭架上弓弩,朝他瞄准:“我们还有一笔帐要算!”
    萧肃康已受过萧旻关于他欺辱林婵的责问,知晓东窗事发,心先虚,是以顾不上许多,打马转身疾弛而回。
    对面开始击鼓鸣号,幡旗飘动,徐炳正果如萧云彰所想,命武宁侯率领他那五万将兵持矛握盾率先而发。
    宁王这边亦排兵布阵,但见他们身姿挺拔,精神焕发,严阵以待。
    武宁侯及将兵行动十分迅猛,宁王恨怒他们战前背叛之举,就要下令出击歼敌,却被萧云彰阻止,他眯觑着眼眺望:“再等等。”
    一会儿功夫,已能见他们全貌,他仍道:“再等等!”
    宁王觉得自己都能看清武宁侯的山羊胡须了,他脸色大变,朝萧云彰低喝:“还要等么!”
    萧云彰笑着摇头:“不用了!”
    宁王这才发现蹊跷,那冲他们而来的五万将兵忽然调转头,直朝徐炳正方向而去,众人都有些愣怔,萧云彰大喝一声:“还等甚么!”
    这场战役很快就打完了。
    萧云彰看到李纶也在,正和宁王禀报歼灭蛮夷之事,不由舒口气,他道:“我要回太平县一趟。”
    也不等他们多说话,自顾踩踏上马,拽紧缰绳疾弛而去,福安随在其后,两条人影很快就消失在漫漫烟尘之中。
    前时一路行军不曾注意路边的风景,却原来已经天晴日暖了。
    勤劳的农人不解战事,仍旧面朝黄土背朝天在春耕,老牛行在垄上吃草,牧童卧在树荫下吹笛,吹开了漫野的鲜花。
    快至太平县时,遇到骑马奔来报信的薛青,夫人要生了。
    萧云彰同他调换马匹,挟紧马腹飞奔,春风飕飕地钻进他的衣襟和袖笼,鼓鼓的篷胀开来,他管不得这许多,进了县城,今是赶集日,街道人流熙熙攘攘,他弃马快走,远见县衙近了,索性跑起来,越跑越快,衙门前萧贵冯元站在那说话,惊见萧九爷一阵风似的从面前跑过,他俩揉揉眼睛,有些不大相信。
    “九爷?!”他们高喊了一声,守门衙吏见认得,并不阻拦,萧云彰穿庭过院,跑进一个柳叶式的月洞门,就听得“呜哇”一声婴儿的啼哭从房外传出来,宏亮又清脆,响彻在这春和景明的好日子里。
    (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