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ρò18.Còм 第五穿回到原点(第五穿完

    抱着孩子,林欲男站在光圈内如热锅上的蚂蚁,心里焦急如焚。
    三方人已经开打,南岄弟子分成两组,一方六人设下阵法包抄柳飞卿,另一方剩余的弟子们使出全身术法直攻紫兮,一道道刀光剑影拼了命的在空气中挥舞,寒光略过夜色,带着肃杀的剑气使得四下虫鸣都闻风丧胆,禁了声。
    正当众人打的不可开支时,青秋踱着悠闲惬意的步伐朝她走来,隔着金黄色的光圈循序诱导着:
    “玉楠师妹,你这又是何苦呢,早晚都会落到我手里,不如痛痛快快得跟我走,兴许我会念在往日情分上饶了师尊。”
    林欲男冷笑:“师兄,如果我真跟你走了,难道我的下场就能比今日好吗?”
    大家心里都清楚,纵然青秋再怎么有私欲,他也无法堵住幽幽众口,想要包庇她,那就得要有舍弃地位的风险,他好不容易才得到他想要的,又怎么可能会为了她甘愿冒险。
    青秋黑眸微暗,温润如玉的面庞扬起清淡的笑容,他道:“不错,就算你跟我回去,也只能落得个终生监禁的下场,但是,我不会让你死,玉楠师妹,如果你愿意亲手了结你手里的孽障,我可以帮你翻正,你和我,还是有机会重归就好,再续前缘。”
    林欲男仿佛听到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大笑道:“师兄,现在说这些,你觉得有意思吗?我认识的师兄,早在我下牢的那一天死掉了,你只是披着师兄的人皮,为了目的不择手段,呵,说来,你的心早就驱离正道,你更适合入魔道啊师兄。”
    青秋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眼里的温柔逐渐转化为阴戾,他收起所有表情,声音冷若冰霜。
    “玉楠师妹,你若不愿接受也罢,你想和你师父共赴黄泉……也罢,我只是想告诉你,你曾经问我的问题,我现在就给你答案,我喜欢你,喜欢的比我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多,可惜,现在的你,已经不喜欢我了。”
    林欲男愣住,想不到当时的戏言他竟然还记着。
    “师兄,你不要再杀人了,师父他没有错,是我勾引的他,你放过他好不好。”既然知道对方对她还是有情的,林欲男便想采取柔情攻势,势必要保住师父。
    青秋何等精明,一眼便看穿她的用意,冷笑着摇摇头,“玉楠师妹,有些事,你不懂。”
    说完,柳飞卿那边已经被阵法完全钳制住,一条捆仙锁自一名南岄弟子袖中射出,刺眼的光束如白蛇扭动,转眼间,缠绕在柳飞卿腰间,将人紧紧捆缚。
    另一边,紫兮虽还有还击之力,但敌众我寡的趋势注定撑不了太长时间,他的嘴角已溢出鲜血,身形微微有些虚晃。
    眼看两方人就要落网,林欲男心头大急,此时,脑海里突然响起夜染的声音,他似乎总能在她最危急的时候出现。
    “你还有最后一次场外求助,现在你要用吗?”
    “要!我该怎么做?夜染,你教教我。”
    “让一切回归原始。”
    “什么?那,师父那边我还没……”
    “是的,如果在没通关前回到游戏初始状态,就代表你闯关失败,你的灵魂会永远禁锢在这场游戏里,不生不灭。”
    林欲男脸色惨白,抱着婴儿的手不由紧了紧。
    “那,我的孩子,她会怎么样?”
    “她的出生本就是个意外,如果不是你,她的三魂七魄还要过个几百年才会成形。”
    “那如果回归原始,师父他们还会记得我吗?”
    夜染的声音带着笑意,毫不客气的泼了她一盆冷水。
    “游戏都重新开始了,自然是不记得了。”
    林欲男沉默下来,她不能放弃,只要还有一丝机会,她绝不能放弃。
    “现在,你还要用吗?”
    “不,再等等,再给我一点时间……”
    正如夜染所说,如果她现在用了场外求助,间接等于闯关失败,她好不容易才闯到第五关,明明就只剩下最后一关她就能回去,回到现实世界,她不可以认输,不可以!
    夜染像是知道她的不甘,好心提醒道:
    “柳飞卿的最大弱点,就是你。希望下一次,你能做出选择。”
    回到南岄山,林欲男直接被南岄弟子押进了地牢,师父和紫兮则不知去向,她的孩子在光圈破除的那一刻就被人强行抱走,一夜间,她仿佛失去了所有。
    师父,女儿,他们在哪里,青秋又会对他们动用什么刑法。
    光是幻想,就已经让她坐立不安。
    于是,她决定绝食。
    连日里的不吃不喝终于引来了青秋掌门人的注意,他派人将她带走,来到了正殿。
    大殿上,青秋一派掌门风范,大气庄严,他喝退所有人,待只剩他们二人时,她听到了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
    无奈中夹杂着些许不舍,师兄他……还是有情多过无情吧。
    “听说你在绝食?”
    林欲男就这么看他,不言不语。
    青秋走下阶梯,来到她身旁,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下颚。
    “恨我?既然你都不喜欢我了,那就恨吧,至少不会让你忘了我。”
    “我师父呢,你把他怎么样了,还有我女儿,你是不是已经……”到嘴的话发不出声,她明白,一旦女儿落入他手中必定是活不了的,但知道和接受现实又是另一回事,想她含辛茹苦的生下这个孩子,还没等她长到周岁就被人断送性命,她就恨不得将杀她的人碎尸万段。
    满含恨意的大眼睛蓄满了泪水,林欲男不敢想,甚至不敢听他在说什么,生怕听到一些她不能承受的事。
    “别哭了,师尊他还活着,你女儿,我也没杀。”
    拇指轻轻抹去她滑下的泪痕,青秋内心一片柔软,他还是喜欢她,即使她心里根本没有他的位置,有时候,他会沉思,如果他早一点表明心意,他们现在的状态是不是就不会那么剑拔弩张。
    可惜,世上没有如果。
    听到他们都还活着,林欲男心神稍安,但转念一想,为了尽快通关,她必须先见到师父。
    “只要你带我去见师父,以后,我都听你的。”
    青秋双眸一亮,嘴角勾勒出喜悦的笑容,随即又像想到什么,笑容停顿了几秒。
    “确定……什么都听我的?”
    林欲男低头,“嗯,什么都听师兄的。”
    “好,我带你去见他。”
    不管她想玩什么小花招,只要在南岄,她就飞不出他的手掌心。青秋自信的想。
    柳飞卿说到底还是南岄辈分最高的长辈,青秋只是将他关押在以往的住所,打散其术法,消尽其仙骨,让他变成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男人。就连寝殿外他都懒得设下结界,要知道,这里可是南岄山,南岄弟子千千万万,还怕一个普通人吗?可笑。
    再次见到师父,林欲男顿时哭的像个泪人儿。
    师父看起来十分虚弱,曾经一头乌黑长发已变得白发苍苍,那张俊美无双,人间第一的面庞亦变得毫无颜色,林欲男知道,现在的师父和普通人别无二致,别说是青秋,哪怕是一个平凡男子都能轻易弄死他。
    “师父,师父你看看我,我是玉楠啊,师父……”
    林欲男哭的梨花带雨,她很想上前搂住师父,但青秋早已洞悉她的举动,先一步抓住她的胳膊,不让她离开半步。
    柳飞卿半靠在软塌上,微微掀开眼皮,待看清来人面貌后,身子猛地一震,干涸的嘴唇嗡动,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青秋,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待师父,他可是你的师尊!”
    林欲男怒火中烧,反手就是一个巴掌。
    青秋左脸被打偏,沉沉低笑起来,“怎么?心疼了?我可不想他再把你带到天边去。只有变成普通人,我才能放心。玉楠师妹,我这般煞费苦心的对你,你怎么就那么不领情呢。”
    “你这样做,只会让我更恨你!”林欲男一字一句,说的咬牙切齿。
    青秋面色骤变,伸手一把搂住她的细腰,抚摸她高耸的胸乳,阴沉道:
    “既然你师父现在见过了,答应我的事就要做到!我要你现在在你师父面前与我欢好!”
    林欲男身子一僵,低头对准他的虎口就是一咬,汨汨的鲜血流进嘴里,青秋像毫无痛觉般任由她大口撕咬。
    “如果你觉得不好意思,没关系,师兄帮你。”
    嘴里轻声念叨一段咒语,下一刻,林欲男身上的衣服已经以爆破的方式碎成无数个小碎布。
    “啊!”
    身上一凉,林欲男立即松了口,双手不知遮在哪里。
    “别动,让我好好看看,自上一次碰你还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要不是紫兮来访打断了我们的好事,我们也不会只做一半。”
    青秋抱着怀里瑟瑟发抖的女人,自己则衣冠楚楚的站着,显然,他并不打算在这里要她,说要在她师父面前欢好也只是吓吓她罢了。
    他更多的是想羞辱柳飞卿,想让他看看他心爱的小徒弟浑身赤裸的在别的男人怀里是何反应。
    事实上,柳飞卿只是看着他们,眼里沉静如水,只有在林欲男剥光的一刹那起了一丝波动,可是,这份波动仅仅只持续了一秒便又回归平静。
    “师父,不要看……不要看我……”
    林欲男扭过头,不想去看师父此刻的表情,她的心脏蹦蹦乱跳,有生以来所有羞耻心一下子直冲大脑。
    她想,她是真的喜欢师父的,不想在他面前坏了形象。
    正当他想再说些什么时,门口一声巨响,犹如一个巨物落下,震得大地崩裂,树木断残。
    野兽嘶鸣声划破长空,门外纷纷跑来几个南岄弟子,他们模样十分狼狈,看得出已是黔驴技穷。
    青秋脱下外裳披在林欲男身上,大声喝问:
    “发生什么事了?”
    一名弟子喘着粗气回道:“回掌门,紫兮他魔化了,门下好多弟子都被他给吃了,他还在越长越大,法力也比之前强盛许多,我们根本不是它的对手。”
    青秋黑着脸就想跟着门下弟子出去一探究竟,走了几步不放心的握住林欲男的手,却被对方甩开。
    看了一眼半死不活的柳飞卿,料想他们也逃不出去,也就不再执着。
    “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去就来。”
    说完,就跟着门下弟子出了门。
    寝殿内,林欲男开步来到师父身边,蹲下身小心翼翼的摸了摸他苍白的长发,豆大的泪珠不争气的再次落了下来。
    “师父,都是我害了你,对不起,师父,呜呜呜。”
    “别哭,师父没事,紫兮魔化的时间不会太长,你赶紧下山去吧。”柳飞卿吃力的说道。
    “不,我不走,我要留在师父身边!师父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林欲男急的一把抱住柳飞卿,柔软的身子挤进他的怀里,呜咽的像只受伤的小兽。
    柳飞卿重重叹声道:“我已命不久矣,你陪着我毫无意义。”
    “师父,我喜欢你,我爱你,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就爱上你了,师父,你也是爱我的,是不是。”林欲男动情之时,两眼满怀希冀的看着他。
    只要他说他爱她,她就闯关成功了,那她就可以让一切回归初始状态,他还是高高在上,受万人敬仰的南岄师尊柳飞卿,百里元芳、魔尊术尧、巫掌门,所有死去的人都能重新复活,就连青秋师兄也不会变的像现在这般杀人如麻。
    一切都可以回到原点。
    柳飞卿动了动唇,却丝毫说不出口。
    林欲男急红了眼,眼看外面打的地动山摇,嘶鸣不断,相信他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师父,快点说啊,说你爱我,你再不说就没机会了!”
    “玉楠,为师……唔……”
    林欲男含住他的唇,揪出他的舌头火热翻滚,这一吻不仅有诀别的意味更多的是浓烈的爱意,既然说的不行,那就让他亲身体会一下,她到底有多爱他!
    两舌相交,难舍难分,若不是实在喘不过气来,她真的会一直吻下去。
    舔了舔师父的唇瓣,林欲男喃喃的说:“我想听你说,师父,求你了。”
    柳飞卿无奈的垂下眼睑,在她唇瓣上蜻蜓点水的吻了吻,然后道:“我爱你,我的小徒儿。”
    【恭喜你,顺利通关,最后一次场外救助,现在要用吗?】
    夜染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
    “要。”
    林欲男又是哭又是笑的抱紧师父。
    “师父,记得,你一定要提防青秋,一定要提防青秋啊。”
    柳飞卿不解的想要推开她问个究竟,却见一道白光笼罩,怀里的人儿顷刻间不见踪影,而他的意识也逐渐模糊不清。
    番外篇
    南岄山
    新一届的拜师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新入门的弟子一个比一个挺得腰杆笔直,所有人都想给自己未来的师父留个好印象。
    人群中,一个站在队伍最后的少女对着上排尾末的一个少年吐了吐舌头。
    少女有着圆圆的脸蛋,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睛古灵精怪的转来转去,模样十分娇俏可爱。
    少年看见她的粉舌犹如小蛇一般吐了吐,不由脸颊绯红,璀璨如星的眸子示意她赶紧乖乖站好,不要作怪。
    少女嘻嘻笑着,知道今日是拜师大会,不可马虎,于是便收起了玩心,同身旁的人一起静静等待。
    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很长,青秋师兄率先从内堂里走了出来,打了个手势,等大厅彻底安静下来后,才开口:
    “有请掌门,师尊——”
    众人情绪多有浮动,一个个都变得精神焕发,神采奕奕。
    “我们南岄以金、木、水、火、土,五行属性为本,你们可找对应自己属性的人为师,提高修为,一旦师徒结缘必须恪守师训,不得杀生,不得偷盗,不得淫邪,不得妄语,如有违反按门规处置,你们可听得明白?”
    巫玄英目扫底下众多新弟子,严声厉色的做了开场白。
    众弟子齐声回道:“谨遵掌门教诲。”
    巫玄英满意的摸了摸唇上的两撇小胡子,转头对旁边的柳飞卿说:“师弟,今年你若有看的上的,就收一个入室弟子吧,我看这批新弟子还不错。”
    此话一出,底下新弟子们骚动了,一双双期盼的眼睛齐刷刷的飞向柳飞卿,恨不得马上跪在他面前求取他的青睐。
    柳飞卿依旧云淡风轻,丝毫不受外在干扰,“师兄,你还是多提鸣初着想,那孩子也该到收徒的时候了。”
    被点到名字的少年,猛地站了出来,绯红的脸颊慢慢消退,他抬手抱拳道:“师父,师尊,我还小,今年我还是不收徒了。”
    巫玄英看着这最小的徒弟就头疼,摆摆手,“罢了,罢了,你不收就不收吧,退下。”
    鸣初乖乖退下,眼角余光瞄到下位吹雪身上,心里莫名欢喜,要是做了师徒,那可是万万不行的,他已经和青秋师兄说了,若实在没人肯收吹雪为徒,青秋师兄就会代为收之,这样,挺好。
    柳飞卿不再多说,递给青秋一个眼神,青秋会意,对着众弟子朗声说道:“大会当日,拜师机会只有两次,如果两次被拒请收拾包袱离开南岄。以下我念到的名字请上前。”
    青秋一说完,底下新弟子们都炸开了锅,一个劲的交头接耳。
    其中有一名男子愤愤不平喊道:“为什么被拒就得离开?我们可是通关正式考核被录取的弟子”
    青秋早有准备,清声解释道:“你们之前是通关了入门考核,也相应教导了你们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也是考察期,有人刻苦学习,有人散漫度日,我们都看在眼里,南岄不收贪懒之人,这次拜师大会将会是你们最终的试题。”
    众人被说得都噤了声。
    拜师大会现在正式开始,第一个点名的是名叫楚焕山的男子,他现是走到师尊面前跪下,奈何师尊不收,又走到坤北老仙面前伸出了橄榄枝,又再次被拒。
    于是,第一个淘汰者这么快就出现了。
    众人心里紧张万分,眼看前面几个想拜师尊为师的人到最后都没好下场,便也渐渐灭了那个心思,不如安安分分找个师傅拜师。
    以至于除了刚开始几个有意想拜师尊为师,后面的新弟子再也无一个敢挑师尊这座大佛。
    到了最后,轮到了吹雪。
    吹雪初生牛犊不怕虎,第一个拜的就是师尊。
    柳飞卿看着她,感受到她身上的煞气微微皱眉,不知为何,这几日他时长会有心痛的毛病,就好像此时此刻,他总觉得跪在他面前的应该是另一个女孩。
    “请师尊收我为徒。”
    站在一旁的鸣初吓得脸都白了,恨不得马上把这小妮子打一顿,她难道看不出来吗,师尊根本没有收徒的意思。
    算了算了,反正师尊那是别想了,还是等青秋师兄来救她吧。
    鸣初当下给青秋递了一个颜色,青秋会意,点了点头。
    “我不能收你。”
    淡淡的语气如水平静,柳飞卿心底一下子像被人掏空了什么东西,一个模糊的身影在脑海里一闪而过,他想要抓住她,却怎么也抓不到。
    吹雪嘟起小嘴,只好悻悻的走到青秋师兄面前跪下。
    “请师兄收我为徒。”
    青秋乃是巫掌门门下大弟子,虽说这次拜师大会他收了不少女徒弟,但鸣初师兄说了,让她拜他为师,那就拜吧。
    青秋有些好笑,拜他为师有那么委屈么。
    “起来吧,我收你便是。”
    青秋说完这句话,便听到身后鸣初长长的呼气声,这孩子,莫不是看上这新弟子了?
    长得还算可人,只是这满身的煞气让人接受不来。
    拜师大会结束后,柳飞卿最终也没能收到徒弟,巫掌门对此叹息不已。
    私下里,巫掌门忍不住问他:
    “你莫不是因为紫兮那个叛徒才不肯收徒?”
    柳飞卿一愣,淡淡道:“不是,收徒之事我自有定论,紫兮就莫再提了。”
    “师父,师尊,这是今年拜师大会收的弟子名单。”
    青秋拿着一叠纸,恭恭敬敬的拘礼。
    巫掌门挥挥手:“放一边吧,新入门的弟子都安排妥当了?”
    青秋恭敬地回道:“回师父,都安排好了。只是……”
    “只是什么?”
    “关押紫兮的那座玄汝洞最近有红光闪烁,是否需要前去查探?”
    柳飞卿心脏突然像被人捏在手里,隐隐发疼,一个熟悉的声音又再次在他耳边诉说“切记,一定要提防青秋,一定要提防青秋啊。”
    这个声音近几日出现的过于频繁,导致他对青秋也变得越发疏离。
    “不用,我亲自去一趟。”
    说话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他每次听到这个声音就会涌出无尽的悲伤感,无论他再怎么调和运气都无法磨灭。
    她,到底是谁?
    νρo18.てo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