νρò18.Còм 第五穿 吹雪之死

    生完孩子的第六天,林欲男还在坐月子,街坊邻居得知她已产下一女纷纷感到不可思议,毕竟产婆都没请这孩子难不成是自己接生的?惊讶过后又觉得像他们仙人般的身姿肯定生怀绝技,于是又豁然开朗,开始一个劲的上门道贺送礼。
    村里人朴实热情,几个大妈大婶整日闲来无事串她家大门,和她讨论生育经,说什么,坐月子不能抱孩子否则会落下月子病,师父偶然听到几句便再也不让她抱孩子。
    这不,几个大婶又在床头讨论家常,无非是村头的王家要娶媳妇了,村尾的李家又生了个女儿之类的生活琐事。
    林欲男插不上话,便静静地听她们讲,一时有种岁月静好的错觉,自从她参与游戏以来,从来没有现在这般宁静祥和,如果她不是为了游戏通关,或许她会愿意留在这里,陪在女儿身边,陪着师父。
    听了一下午家常,林欲男中间喂了几次奶,初为人母,在哺乳方面还是什么都不懂,好在在座的几位大婶经验丰富,帮忙纠正了她的动作。
    侧身躺在床上看着已经吃饱喝足的小娃娃,林欲男心里越发舍不得,这样小的孩子要是没了娘得多可怜呐。
    几个大婶看天色不早便纷纷回家烧饭去了,柳飞卿这才有空挡进了里屋。
    仙姿卓越的身形往木凳上一坐,再平凡无奇的东西在他得使用下都变得不再平凡。
    林欲男看着他,纵然看过千万次仍旧会被他这张俊美无暇的脸看的痴迷。师父长得那是真真好看,不是那种丰神俊朗,而是骨子里散发出的仙人气质,又游离在清隽文雅之间,有时他只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足以让人心甘情愿,听之任之。
    “你好好休息,明天我们就该启程了。”柳飞卿拿起桌上的茶壶,倒了杯茶,独自斟饮。
    “什么?这么快?”林欲男傻眼,她才刚生完孩子没几天,月子都还没做完呢。
    “本来你生产后的第二天,我们就该走了。”柳飞卿喝完杯中茶水,走到床边坐下,看了眼襁褓中熟睡的婴儿,眼里闪过一丝复杂情绪,这个孩子,他到底还是没有下手。
    “天魔出世,天相必有异动,如果我没猜错,他们都该找上门了。”
    “你是说……青秋师兄?”林欲男当即想到了那个温润如玉的男子,可惜,他背叛了师门却以正道自居,现在的他应该已经是南岄掌门了吧。
    “还有紫兮。”柳飞卿轻声说道,“以我现在的法力,若是他们二人联手必是敌不过的,所以,我们只能走的越远越好。”
    “对不起师傅,是我拖累了你。”林欲男亲眼所见他为了她自废半身法力,加上旧伤未愈,现在的柳飞卿难以以一敌二,更别说还要护她母女周全。
    “要不,我们现在就走吧。”说着,林欲男就要掀开被子下床。
    柳飞卿及时劝阻道:“你现在身子很虚弱,今天就先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天一亮我们再出发。”
    “嗯,都听师傅的。”虽然有些舍不得这个村落,但小命要紧,她不会在在这件事上不顾大局。
    当天晚上,林欲男入睡没多久就被屋外惨绝人寰的尖叫声吵醒,师父穿戴好衣服先一步出了门,嘱咐她无论如何都不要出去。
    她心知大事不妙,紧紧抱着孩子无助的缩在床角。
    师父离开后的一个时辰仿佛就像过了一个世纪,屋外吵嚷声夹杂着女人小孩哭泣的声音,没过几分钟又统统都消失不见了,林欲男不敢想,一方面希望是师父能救下她们,另一方面又希望师父能平安回到她身边。
    怀里的婴儿还在甜蜜熟睡,林欲男却已经心乱如麻,一味地等待让她不知道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师父现在也许身处险境她都不知道,焦躁的情绪无限蔓延,她终是忍不住下了床,来到窗口偷偷打开一条木缝,向外张望。
    屋外漆黑一片,除了虫鸣声再也听不到任何声响,之前的尖叫声吵闹声已经彻底消失无影,就连师父也不知去向。
    林欲男耐着性子,等啊等啊,终于在一刻钟后等来了脚步声。
    只是,那不是一个人的脚步,而像是数十个人把她的屋子围了起来。
    随后,她听到门外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玉楠师妹,我知道你在里面,出来吧。”
    是青秋师兄,他到底还是找来了……
    林欲男白着脸,知道躲不过索性抱着孩子大大方方的从正门口走了出来。
    屋前,多数人高举着火把,一脸戒备的看着她,每个人手里的长剑都染上了血色,这无不说明了刚才他们正屠杀这里的村民,想到昔日里爽朗笑声的大妈大婶因为她而命丧九泉,林欲男心里就像挂了一块大石头,沉的她喘不过气来。
    “你乃正道中人,怎可滥杀无辜。”眼里有泪在盘旋,林欲男倔强的不让它落下。她伤心的是这片朴实的村民,无缘无故成为了剑下亡魂。难怪师父从不在一处多做停留,若非这次为了生孩子住在他们村里,他们也不会这般早死。
    青秋目光从她怀里的襁褓移至她的脸上,清俊的面容泛起一丝温柔笑意,明明笑的如以前那般如沐春风,嘴里说的话却像锋利的刀口割着她的血肉。
    “如果不是找你们找的那么辛苦,我也不愿杀了他们。但今日找到了,那他们就死得其所。”
    “好一个死得其所,青秋师兄,你就不怕下地狱吗?”
    “哈哈哈哈,地狱?你知道什么是地狱吗?我知道!”青秋哈哈大笑,笑着笑着表情渐进冷肃下来,“地狱就是人吃人的世界,只有站在高处,才能主宰一切。”
    回忆里,他那卑微如蝼蚁的母亲就是这般任人欺凌,最后不得不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从那时候开始,他就暗自发誓,他一定要站得比任何人高,他一定不要像他母亲那样匍匐低贱,所以他算计巫玄英,让他收他为徒,他勤奋苦练,学的比一般人都要快,很快就深得巫玄英赏识,明明,下一代掌门已经非他莫属,偏偏巫玄英另有打算,他竟然!竟然想把掌门之位归还给柳飞卿,凭什么?他要拿回他应得的,他暗自勾结了紫兮,串通一切,陷害柳飞卿,只为那张掌门之位。
    如今,掌门之位,他已经得到了,玉楠师妹,他也势在必得。
    “玉楠师妹,把孩子交给我,我可以保证不让他们伤害到你。”
    “休想!”
    “休想!”
    一男一女异口同声。
    林欲男闻声转过头,见来人是紫兮便有些胸口发闷,待看到后面急速飞至而来的师父眼睛瞬间由暗转亮!
    师父他没事!太好了!
    柳飞卿来到林欲男身前,为她挡去众人的目光,沉声喝道:
    “青秋,你枉顾南岄门规,杀害无辜百姓,你没有资格当南岄掌门。”
    青秋轻哼道:“师尊,难道你和你徒弟乱伦就守门规了?规矩这种东西,就是用来打破的。”
    “呵,好大的口气,之前你求我和你合作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般硬气?”
    紫兮一袭红衣妖娆邪魅,可惜脸上疤痕丑陋太甚,盖过了他原有的魅惑气质,此刻他红唇一笑,只叫人觉得头皮发麻,心生怖意。
    “师父,你刚刚去哪了?”林欲男趁着空挡拉了拉柳飞卿的衣袖,小声询问。
    柳飞卿回眸,安抚的握住她的看小手,回道:“我一出门就感受到了紫兮的气息,追了他一会才发现是调虎离山计,看来青秋早就已经和紫兮串通好,想引我上钩。”
    林欲男抱着熟睡的女儿,忧心忡忡道:“现在怎么办?四面都被围堵,我们冲不出去。”
    柳飞卿沉默不语,现在形势紧张,他没多大把握能保住她们母女,除非……
    众人僵持之下,谁也没敢先动手,在南岄弟子眼中,师尊就是师尊,无论他犯下什么错,与生俱来的强大威压依然压着他们不敢贸然行动。
    藏在阴暗角落里的吹雪目光恨恨地盯着林欲男,紫兮大人要的不过是她手里的孩子,至于这个妖女,留着也是祸害,不如趁早解决了。
    想着,她便静悄悄地来到后方,举剑向她后背刺去,大声喊道:
    “受死吧,妖女!”
    青秋大惊,紫兮也面色大变,站在林欲男身旁的柳飞卿在感受到杀气时就及时将人扯进自己怀里。
    剑锋擦过柳飞卿的手臂,割破了他的衣袖划出一道血痕。
    林欲男吓得抱紧女儿,连忙从师父怀里探出脑袋查看他的伤势。
    所有动作快的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而行刺的吹雪已被柳飞卿一掌打飞,撞在门板上跌落而下,咳出一大口鲜血。
    “咳咳……紫,紫兮大人……”
    眼前突然出现一双黑亮长靴,顺着鞋子往上看,吹雪知道站在她面前的人是紫兮,心里一喜,他是在关心她吗?
    喜悦的心情没持续多久,就被来人紧紧箍住脖子,紫兮那张狰狞可怖的脸慢慢靠近,在她看清他眼底的凶残后,闭上了眼。
    她太了解这个眼神,原来他要的不只是孩子,连那个妖女,他也……
    “唔……”喉咙被掐断发出骨头断裂的声音,嘴里止不住的喷出鲜血,在吹雪最后的潜意识里,她回想的却是初进南岄山时鸣初师兄那腼腆的笑容,对着她说“我叫鸣初,以后你就叫我鸣初师兄吧”。
    鸣初师兄……
    若说这世上谁对她最好,除了爹娘,就只剩下,鸣初师兄了。
    吹雪死后,紫兮在她衣袖上擦了擦满手的鲜血,少了一个可以进补的容器是可惜了些,但是,竟敢对她动手,那就犯了他的大忌。
    不听话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νρo18.てoм
    青秋倏然嗤笑道:“看来我们的交易是做不成了。”
    天魔出世后,他先一步找到了紫兮,以不要孩子要女人为前提和他谈了笔交易,本想趁他调开柳飞卿的时候先一步带走她们母女,没想到紫兮早就留了一手暗棋。
    这只暗棋就是吹雪。
    现在他连自己人都杀,可见他的本意和他一样。
    紫兮盯着仍在柳飞卿怀里的林欲男以及她怀里的孩子,冷冷道:
    “把孩子给我。”
    林欲男抿着嘴,抱住孩子的双手微微颤抖起来。
    柳飞卿放开怀里的人儿,对准她施了一个术法,一层金黄色光圈将她周身包裹住,外层光滑透明就像附上一道无形隔膜,任何事物都进不了这光圈。
    众人看在眼里都大为吃惊,这可是南岄高级自卫术法,难道师尊的法力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弱?
    “紫兮,我们之间的恩怨等过了今日再做了结也不迟。”
    紫兮冷哼,视线不再盯着林欲男而是转向南岄弟子,算是达成共识。
    “师父,跟他们叽叽歪歪那么多作甚,不过是个女人、孩子,抢过来该杀便杀,何必多费口舌。”身为青秋首席大弟子的飞絮,一脸愤怒的站了出来,手举长剑指向紫兮,蓄满杀意的双眼就等师傅的一声令下。
    青秋从始至终,都在留意着林欲男的一举一动,可是对方却连一个正眼也没给他。
    “杀,除了玉楠师妹,一个不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