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穿天魔出世(H后产女血腥)

    自从师父尝试了床笫之欢,林欲男才知道禁欲的人解欲后的可怕,白天闲来无事就得啪啪啪,晚上吃晚饭后又是啪啪啪,上床
    睡觉必须啪啪啪,好不容易可以睡觉了,窗外的天色已经微微发白。
    “哈——”坐在太阳底下林欲男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这几日不知怎的肚子里的孩子突然安静了下来没怎么闹腾,但她心里
    隐隐觉得不太对劲,说不上来的古怪劲。
    好像,是师父每次在她体内射精后,她都能感受到一股奇妙的精气钻进她的子宫,然后……全被肚子里的孩子吸收掉了。
    想想还有些吓人。
    林欲男摸了摸圆滚滚的大肚子,温柔的自言自语:
    “宝宝啊,你想什么时候出来见妈妈呀?你已经在妈妈肚子里呆很长很长时间了哦。妈妈很想抱抱你,你出来跟妈妈见面,好
    不好呀?”
    肚子的孩儿像是听懂了似的猛踹了她一脚,林欲男哎哟一声,差点从矮凳上摔下去。
    “怎么了?”柳飞卿听到声音立即从屋内走了出来。
    林欲男面色讪讪,嘿嘿笑道:“孩子踢我了,劲真大。”
    柳飞卿眸光移至在她的大肚上闪过一道暗光,清淡道:“你生的可是天魔,不比平凡人。”
    说着,他突然蹲下身摸了摸她的肚子,“应该就是这两天了。”
    “嗯?什么这两天?”
    柳飞卿不语,牵着她的手回屋吃饭。
    温柔缱眷的日子过得很快,第二天夜里就在两人缠绵悱恻的时候,林欲男肚子大痛,小穴处无法自控的收缩痉挛,而此时柳飞
    卿的肉棒正插在其中。
    当他感受到异样时已为时已晚,他的肉棒被小穴夹得死紧,穴壁痉挛收缩下他的精元正源源不断的从他的马眼处流失。
    像是有一股很强大的吸力自子宫里迸发,不停的往里吸食。
    “嗯……师父……我疼……”
    柳飞卿额角冒汗,双手连忙设下一道结界围住这方圆五里。
    天魔看来是要出世了,可是,现在他的分身还在她体内,抽是抽不出来,该如何是好。
    “乖,放松身体,师父会帮你。”
    思索片刻,他立即想到,既然天魔想要他的精元,他给她便是,等她吃饱了再想法子把她接生出来。
    坚硬粗长的肉棒开始向里抽送,擦过痉挛紧致的甬道,顶在子宫口,马眼流出来的液体即刻被吸收的一干二净。
    看来他的想法没错,天魔靠吸食他的精元来强化自身。
    “可能会有点辛苦,你坚持住。”
    安抚身下的徒儿,柳飞卿开始强有力的抽插,速度之快两人交汇处直冒白沫。
    “啊……师父……你怎么还……啊……嗯……疼……啊啊……好爽……啊……好疼啊……”
    林欲男已经分不清是肚子疼还小穴被干的爽歪歪,她只觉得自己一会生在地狱,一会飞上天堂,两者之间只隔了十几秒,着实
    把人得弄疯了!
    柳飞卿后背已汗如雨下,他捧起她的双臀,几百下的抽插下发出啪啪啪的声响,两颗阴囊也随之前后摇摆,好不激荡。
    最终,在最后几个疯狂抽送下泄了精元。
    子宫口在男人大力抽插的过程中慢慢张开小嘴,此刻滚烫的精元一出,迫不急的的疯狂吸食,没一会,便吸得干干净净。
    柳飞卿抽出软塌的肉棒穿戴好衣裳,便赶忙打开林欲男的双腿,她的腿心一对肥唇红肿不堪,唇瓣上还沾染了些许白色浊液,
    他毫不嫌脏的掀开两片唇瓣,穴口处已出现一个大口,粉红的穴壁深处一片黑黝黝的深不见底。
    柳飞卿手下结印贴在林欲男的大肚皮,嘴里沉声喝道:
    “吃饱了,就给我出来!”
    白光乍现,自林欲男的肚皮里放射而出,照亮了整间里屋。
    林欲男已经疼得神志迷糊,突然出现的白光刺的她双眼难睁,下一秒,下身传来的撕裂感疼得她恨不得咬舌自尽。
    “啊啊啊……好疼……师父……我好疼……下面要裂开来了……师父……救我……”
    “再忍忍,马上就要出来了。”
    柳飞卿紧盯着她两腿间,就见原本瓶口大的穴口慢慢扩大成了碗口,一只血淋淋的小手从里面伸了出来……天魔出世,不同于平凡小孩,在她的小胳膊暴露在空气中的刹那,天空巨雷闪电劈啪作响,明明夜空明月高照,却响雷不断闪
    电不停,屋外虫鸣一下子静了声,万籁俱寂,只余雷电声鸣,足足响了一炷香时间。
    林欲男疼得几次晕厥,又在撕裂中疼醒,她看不见下身进展,但从师父的表情来看,应该……快了吧。
    柳飞卿这边是一脸震惊,血淋淋的穴口已经被撑到极限,一只小手还在向前爬行,另一只小手紧跟而上,然后是一颗小小的头
    颅慢慢从穴口吐出,先是血红色的头顶,然后是额头、眼睛、鼻子、嘴巴,再接着他看到了足以令人毛骨悚然的景象。
    她……睁眼了!
    一双大大的血红瞳孔清澈明亮,她看着他,突的哇哇啼哭起来。
    柳飞卿回神,连忙将婴儿的后半身子从穴口里轻扯出来,血淋淋的胎盘落在床上,连着婴儿肚脐眼上的脐带,干净的床单很快
    被鲜血浸的血红,一滩滩血水顺着床沿滴在地上,形成一小滩血泊。
    就在婴儿全身扯离的一瞬间,林欲男终于感受不到疼痛了,只是,失血过多的后果就是她连一根手指都动弹不了。
    耳边听到婴儿哇哇啼哭的声音,初为人母的林欲男忍不住落下泪来。
    她的孩子啊,可惜,带不回现实世界,等她通关后,她的孩子就成了孤儿,她不是没想过让师父领养她,可是师父一身正气,
    她的孩子又是天魔注定站魔道那边,她又怎敢奢望师父会接纳她。
    哎,如果是师父的孩子,该多好。
    正当她想着如何安置自己的孩子时,柳飞卿那边已经动手在婴儿身上下了六道封印。
    这也是他思来想去,最好的处理办法。
    这一夜,有人欢喜有人忧,在离他们十里外的小村庄里,有一个红衣男子在这里大开杀戒,不论男女老少,回答不出问题者,
    统统得死。
    月光下,红衣男子冷着一张布满条条狰狞伤疤的脸,一步一悠闲,犹如地狱出来的修罗,造访人间。
    “说,他们在哪?”
    一名老妇人满头白发,此刻正抱着死去的儿子痛哭流涕。
    “你这个杀千刀的畜生,有本事把我也杀了。”
    紫兮红眸潋滟,知道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便踱步往村外走去,嘴里平淡的说道:
    “处理干净。”
    “是,紫兮大人”
    娇俏的声音刚启,下一秒,老妇人已被割喉断气。
    吹雪舔了舔指尖上的血珠,眼里的杀气如雾消散。
    这已经是第六个村庄了,他们这样一路杀来,她早就觉得有些无趣,偏偏紫兮大人非要找到那个妖女,她也只得作陪。
    谁让她死心塌地的就想跟在紫兮大人身边呢,哪怕上刀山下火海,她也愿意。
    熟练地放了把火,烧掉村庄。吹雪跑到紫兮大人身边偷瞄起他的侧脸,不知为何,那张被毁的脸看久了并不觉得恶心,反而有
    一种别致的魔力吸引着她,特别是每当紫兮大人用那张脸看着她并用力插她的小穴时,她就止不住的瘙痒,心里冒出一股想要
    跪舔他求他插坏的冲动。
    她是疯了吧。
    吹雪看的入神没发现身旁的人什么时候止了步,一头撞到了树干上。
    “唔,紫兮大人,您怎么了?”
    紫兮抬头看了眼天空,掐指捏算,说道:
    “天魔出世了,离我们不远。”
    “那太好了,紫兮大人,我们赶紧出发吧。”
    吹雪刚说完却被人推在了树干上,男人撩起她的长裙,里面不着寸缕,光溜溜的花唇不见一丝毛发。
    “我饿了。”
    吹雪脸蛋一红,近几日凡是紫兮大人说饿的时候就是要和她交欢的意思,被封印后的紫兮大人法力大减,再加上被青秋困进了
    乾坤袋那么多时日,他现在正值最虚弱的阶段,随便一个南岄弟子都可以将他打杀,要不是她身带煞气,连日来通过交欢为他
    渡煞,他也不会恢复的那么快。
    但就算如此,紫兮大人的法力还是不及原来的三分之一,可见这次元气大伤的实在厉害。
    “紫兮大人,我来服侍您。”
    说着,吹雪自觉地脱光了衣服,全身赤裸的站在紫兮面前,她蹲下身,用最崇敬的心态脱掉他的裤子,直到看见那根她最渴望
    品尝的男性肉棒。
    绛紫色的肉棒呈半软不硬的状态,硕大的龟头光滑细腻,吹雪轻轻舔了舔龟头上的小缝,然后打圈似的研磨起龟头的轮廓,再
    张大嘴把肉棒整根含进嘴里,上下吞吐。
    浓烈的男性气味充斥口腔,吹雪觉得此时此刻她实在太幸福了,能吃到紫兮大人的肉棒,甚至让这肉棒插入自己的小穴,如是
    这么想着,她就已经有些迫不急待的想要了。
    吹雪专心吞吐肉棒的同时两字只小手也没闲着,它们分别轻揉肉棒下的两颗黑棕色阴囊,两颗滑溜小球在囊袋里滚来滚去,实
    在好玩。
    吹雪吞吐了一会,忍不住将嘴里的肉棒吐出,转而去舔那两只小球,浓密毛发一并舔进嘴里,她毫不在意的继续舔弄,滑腻充
    盈的口水很快就将两颗阴囊打湿。
    眼看舔的差不多了,肉棒也硬邦邦的直了起来,吹雪背对着紫兮大人弯下腰翘起屁股,手里拿着直长的肉棒就往湿润的小穴里
    捅。
    硕大的龟头挤进了小穴,吹雪轻呼一口气,一鼓作气似的往后一靠,圆润挺翘的屁股顶在紫兮大人的耻骨上,完完整整的将那
    根肉棒吃进了身体里。
    “呼,好涨啊,紫兮大人……”
    紫兮低头盯着这个对他一心一意的女人,眼底毫无波澜,他连她叫什么名字他都没有问过,不过,既然她有利用价值,他不介
    意用她的煞气来恢复法力。
    大手禁锢住女人乱动的两片屁股,他开始摆动后腰,坚硬的肉棒狠狠捅进女人的子宫口,在她放声浪叫的同时运气吸收她体内
    的煞气。
    “啊……紫兮大人……您插死我吧……我永远是您的奴……紫兮大人……啊啊……”
    “啪啪啪——噗嗤噗嗤——”
    强有力的撞击如同在一片温暖泥泞的沼泽处穿行,女人的小穴有取之不尽的煞气在向外流散,他想要多少就能吸多少。
    要不是身体里的封印并未完全解除,他在第一次交欢的时候就可以一次性将她吸干,何必三番五次的分次吸收。
    柳飞卿,他竟敢封印他两次!他一定要他付出代价!
    “啊啊啊——紫兮大人——要去了要去了——”
    “闭嘴。”舌燥的浪叫惹得紫兮心烦意乱,他快速抽插几百下就射出了浓浊精液喂进了女人嘴里。
    HàīTànɡSんцωц(海棠書楃)點℃┿o┿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