яоūΓоūщū.US 第五穿吃掉师父(孕

    紫兮被封印了!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入了吹雪耳里。
    事发当日,她正在闺房与鸣初师兄耳鬓厮磨,日日夜夜欢好让她身心倍感满足。
    只是,当她得知紫兮大人被俘,整个人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浑身冰凉。
    她试着去找青秋师兄质问,无奈丧事未过门派各种大小事宜还需青秋师兄处理,根本无暇理她。
    她唯有隐忍等待。
    这一等,春去秋来,青秋师兄如愿当上了南岄掌门,柳飞卿与那妖女仍是下落不明,有人说在南城看见了他们,待青秋师兄派
    人过去巡查却又是落了个空。
    如此反复,竟像两人人间蒸发了一样。
    与此同时,封印后的紫兮一直被困乾坤袋中,被青秋师兄设下结界放置于九层宗塔之上,日日有人看守,从不懈怠。
    吹雪不是没有找过时机,只是那九层宗塔乃是放置世代掌门牌位的地方,结界重重,哪怕是一只蚊子都别想飞进去,何况是
    她。
    连日的焦躁让她越发不耐,面对曾经心仪的鸣初师兄也没了兴致。
    可怜了鸣初,身不能动,口不能言,被禁术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原本俊俏少年的模样恍如年过半百的老人,生生只留了
    最后一口生气。
    “鸣初师兄,我不能再等下去了,我夜夜梦到紫兮大人,他很痛苦,他需要我。”吹雪爱抚着鸣初苍白显老的脸庞,喃喃低
    语:“可是我这一去,不知还有没有命再回来,鸣初师兄,你没有我该怎么办?要不,你先走一步,黄泉路上等我可好”
    鸣初低垂着脑袋,眼角滑落一滴泪珠,闷闷的发出“咕咕”声响。
    “啊,我倒是忘了,你的精阳被我吸的所剩无几,真是辛苦你了,鸣初师兄,你对我那么好,就让我最后送你一程吧。”
    葱白纤细的手指摩挲着鸣初干扁枯瘦的胸膛,吹雪实则真有点舍不得,毕竟鸣初师兄是全天下对她最好的男人,就连她亲生父
    亲都比不过。
    哎,罢了,为了紫兮大人,她愿意献出一切,包括生命。
    思绪拉回,吹雪毫不犹豫的张开五指,锐利红艳的指甲如戳豆腐般刺进了他的左胸,猩红跳动的心脏整个被掏了出来。
    鸣初睁大双眼,似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心脏,就这样呼吸戛然而止。
    吹雪颠了颠手心略有分量的心脏,这么新鲜的食物想必紫兮大人一定最为喜欢。
    明眸微闪,她换了件夜行衣便出了房门。
    是夜,九层宗塔无故走水,被封印其中的乾坤袋被人偷走,南岄之中再也找不到吹雪此人,而鸣初的尸体则是第二天清晨才被
    发现。
    新任掌门青秋勃然大怒,立刻下达了最高指令,势必要将吹雪擒拿回山,生死不计。
    另一边,林欲男跟在师父身边走山看海,一年时间,他们相处的相当和谐。
    在陌生人面前他们会心照不宣佯装夫妻,许是师父仙姿过人,不管走到哪,上到老太妇女下到少女孩童都对他们十分亲和友
    善,而在夜间只剩他们两人时,她仍会喊他一声师父,师父亦只会把她当徒弟看待,哪怕……他们是睡在一张床上。
    她不是没有勾引过,奈何师父像铁了心和她撇清关系,每次都说了一句“好好睡觉”,便在没有下文。
    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的肚子仍旧圆滚滚的像个大皮球,丝毫没有要生的样子。
    林欲男开始担心起来,照正常人怀孕周期也就40周,她都多少时间了,都要赶得上生哪吒了,不会生出什么怪胎吧?
    生为人母的天性,这几天她为此无精打采,郁郁寡欢。柳飞卿看在眼里,到不说破,只是带着她去了一处偏僻的村庄,租了间
    屋子暂时住了下来。
    村里人老实,难得看见有新人入村还是一对长得跟神仙似的男女,纷纷都隔三差五借着送鸡送鸭送水果来瞧瞧仙人长啥样。
    时间久了,林欲男跟这里的大妈大婶也都混熟了。
    这天夜里,林欲男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肚子的小人折腾的不行,索性坐起身借着月光看向身旁熟睡的男人。
    仙人般的师父夜夜睡在身旁,偏偏她亲不得,动不得,加上这碍事的大肚子,就算对方肯和她发生些啥也不好做事。
    第五百零六次叹息,师父不亏是师父,想要攻破他实在难如登天。
    林欲男看着看着突然觉得有些口干舌燥,不如趁师父熟睡之际偷几个香吻解解馋?
    低下身子,一只手撑住床板一只手捧着肚子,眼看四片唇瓣就要相碰,师父陡然睁开双目,吓得她赶紧亲了一下又退了回去。
    柳飞卿注视着偷亲他的小徒弟,顿时哭笑不得,从她翻来覆去开始他就一直假寐着,没想到她色心又起,还强行亲了他。
    带着她到处行走的这一年时间,他已经彻底看清了自己的心,既然这是命中注定的劫数,他逃不开不如……就接纳她吧。
    这样,她开心的时候他亦会觉得开心。
    “过来。”淡薄的唇瓣轻吐,柳飞卿的目光变得越来越温柔。
    林欲男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没有发现,以为又要挨训便乖乖的靠近,谁知,对方勾起她的下巴,一双凉薄的唇瓣就此附了上
    来。
    林欲男瞪大双眼,简直难以置信,这是天要下红雨,母猪要爬树了吗?师父这等禁欲之人,竟然主动吻她!!!
    紧张之余她甚至忘了呼吸,还是师父主动提醒才换回了神志。
    轻轻地贴合唇瓣就已经让她兴奋的难以自持,她又岂能放弃这等机会,赶紧趁热打铁,伸出灵活小舌撬开他的牙关缠绕他的舌
    头与之共舞。
    师父的舌头凉凉的带着一股清新薄荷的味道,十分好吃,她闭上眼全神贯注的加深这个吻,搜刮他口腔中的每一处津液,两条
    舌头互相嬉戏舔舐,没一会,主导权便到了师父手上,他搂住她的腰身,将她慢慢放倒在棉厚的被褥之上,撩开她的里衣露出
    一对奶白挺翘的胸乳,可能是怀有身孕的关系,她的胸乳比平时大了一倍,涨涨的看起来就像两颗涨满汁水的水蜜桃。
    柳飞卿眼眸微暗,修长的五指第一次抚上这对柔软如棉花似的胸乳,看着它们在自己的手指下变幻出不同形状,呼吸不由得加
    重起来。
    “嗯……师父……我要……给我好不好……”
    林欲男情动的扭了扭身子,她已经有一年没有欢好,身下的小穴在激情热吻下早已泛滥成灾,今晚她一定要吃到师父,一定
    要!
    “要什么?告诉师父。”柳飞卿声音暗哑,内心深处做着最后一丝挣扎。
    林欲男看出他的犹豫,二话不说两腿勾住他的腰板,用腿心处的柔软去磨蹭他的坚硬。
    “嗯……要……要师父的大肉棒……师父……快进啦……小穴都湿透了……”
    紧绷的弦在她的高声浪语下彻底断裂,柳飞卿扯掉她的亵裤双手将她的大腿打开,一对湿漉漉的肥唇微微开启一条细缝,细缝
    顶端一颗红豆般大小的粉核水嫩透亮。
    男人的本能促使他用修长的中指刺入那不断冒着水渍的小穴洞口,紧致的甬道夹着他的手指,仅仅只是几个来回抽插就已经湿
    滑的不成样子。
    他很快又加进两根手指,三根手指并在一排直进直出的掏弄着她的小穴,听她一声高过一声的淫词浪叫,不用猜也知道他这样
    做她觉得很舒服。
    于是,他俯下身,吻住那张扰人清静的小嘴,一只大手揉搓着胸乳,另一只在女人身体里探进探出,圆润的指腹顺势勾刮起穴
    壁上细小颗粒,在摸到一处时女人忍不住抖了抖身子,显然是找到了兴奋点,便一直勾刮揉弄,没一会,他感受到穴心里一股
    热浪穿过他的手指犹如水柱般从穴口喷洒出来。
    林欲男红着脸蛋,情难自禁的舔着他的唇瓣,她的师父真厉害,竟然把她弄潮吹了,但是,这样远远不够,她要他进入她的身
    体,和她二合为一。HàīTànɡSんцωц(海棠書楃)點℃┿o┿Μ
    “师父……快把大肉棒插进来……我要你用力插我……快嘛……”
    高潮过后的身体十分敏感,小穴深处还在不断痉挛,柳飞卿抽出湿淋淋的手指,脱掉自己的亵裤,一根擎天柱早就硬的发红,
    他瞄准穴口,刚要插入就被身下女人一个反吞,全根没入了小穴内。
    柳飞卿苦笑,他的小徒弟就是这么急性子。
    “嗯……好涨啊师父……师父的肉棒好大好硬,塞的小穴满满的……啊……师父……”林欲男小幅度的抬臀向上挺动,好让身体里
    的那根肉棒进的更深。
    柳飞卿压下她挺动的身子,沙哑的嗓音饱含情欲道:“别动,让为师来,小心伤到肚子。”
    林欲男心里跟抹了蜜似的甜甜的,师父这时候还想着自己,难不成喜欢上她了?
    感觉自己离通关越来越近,林欲男开心的止不住傻笑。
    “笑什么?”柳飞卿慢慢抽插起来,感受到小穴中的温热与紧致,喉咙里不时发出低低的呻吟。
    “嗯……师父,我好喜欢你,我爱你,你爱我吗?”身子上下摇摆中,林欲男借机问道。
    柳飞卿身下一顿,随后开始疯狂撞击小穴,手里的动作也变得野蛮粗暴起来,捏着酥胸上的乳头,低头含在嘴里细细啃咬。
    他不愿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他还说不出那几个字。
    但是,他会用行动告诉她,他的隐忍,他的在乎,他的……执念……“啊……好快……嗯……师父……你好棒……插得小穴快要坏掉了……嗯……师父……师父……我爱你……我爱你……啊……”
    下身的激烈撞击每每都撞到了子宫口,新一波快感如浪潮般汹涌澎湃,很快林欲男又登上了高潮。
    大量滚烫液体喷洒在肉棒顶端的大蘑菇头上,激的柳飞卿一个没稳住,当场射出了精液。
    从没有主动体验过欢好,柳飞卿第一次没把握住节奏,但是没关系,漫漫长夜,他还能做很多次。
    “嗯……呀……师父……你……你怎么又硬了……嗯……别……别动了……啊……”
    “不……不要了……师父……做不动了……”
    “啊……呜呜呜……要坏了……要被插坏了……师父坏蛋……呜呜……不要啊……嗯……”
    柳飞卿望着身下嘴里说着不要身体却意外诚实的徒弟,勾起了唇角,笑道:“你不是想要为师吗?师父今晚就都给你,统统给
    你。”
    说完,粗长坚硬的肉棒再次插入小穴,换着不同体位插进花心,边做边摸索更多心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