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穿 南岄掌门之死

    坐在漆黑的房间里,林欲男摸着圆滚滚的肚皮静默沉思着。
    回到冰魔岛有好些天了,紫兮把她关在这里便再也没有来看过她,不知道现在魔尊术尧的伤势怎么样,夜染说过魔尊术尧是目
    标人物之一,如果他死了,那她的任务也就等于失败告终。
    “他可是魔尊啊,法力高深莫测,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死了。”林欲男喃喃自语,目光毫无焦点的盯向某处。
    “吱嘎——”门从外面被人打开了,一束刺目的亮光直射进来。
    林欲男反射性的捂住双眼,等适应光线后才慢慢挪开双手。
    “跟我来,阿尧要见你。”冷漠的语气不同往常的嘲讽,那是紫兮的声音。
    林欲男抬头望去,就见门口背光处站着一个身影,来不及细看对方转身即走,她心头一跳,连忙起身跟了上去。
    一路走来,紫兮没有再说过第二句话,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丢给她,林欲男暗暗舒了口气,她知道眼下局势对她非常不利,
    如果术尧真的有什么第一个陪葬的就是她。
    随着紫兮七走八拐,她又一次回到了魔尊术尧的寝室,面对那张熟悉的大床,回忆纷纷侵入脑海,曾经的缠绵悱恻在她身上种
    下了果实,而那播种的男人正气若游丝的依靠在床头一眼不眨的看着她。
    “坐到我身边来。”术尧虚弱的朝林欲男招了招手。
    林欲男看着这明显撑着最后一口气的男人,莫名的鼻子一酸,乖乖的坐了过去。
    “没想到,天魔竟会是我的孩儿,阿紫,以后,我就将他交给你了。”说着遗言般的话语,术尧脸色白中带青,俨然出现一片
    死气。
    紫兮不忍直视,转过脸道:“你放心,我定会让他成为这天下的霸主。”
    术尧淡淡勾起嘴角,枯骨如柴的手指按在林欲男的手背上,低语道:“丫头,我知道你心里恨我,我也知道有些事你无法认
    同,我想告诉你,既然上天选择你做了天魔的母亲,你与正道就再无缘分了,阿紫跟了我几百年,是我唯一的亲信,有他在定
    能保你们母子平安。”
    林欲男越听越心慌,这怎么听都是将死之言,难道她的任务真的要失败了?不行,她一定要搏一搏!
    “我恨你,是因为你从来没有顾及过我的感受,如今你这般模样是想丢下我们母子一个人逍遥离去吗?你知不知道当我被捆在
    诛仙柱上时,我无数次的想要呼唤你的名字,当天雷劈下我身时,脑海里满满装的都是你……为什么你可以那么轻易的放弃
    我,放弃孩子,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
    林欲男说着说着情绪紧跟着连连崩溃,眼泪像收不住的水龙头哗哗而下,
    她猛地扑到魔尊术尧的怀里像个无助的孩子嗷嗷大哭起来。
    魔尊术尧叹了口气,安抚小孩般轻轻拍打着她的背部,用最温柔的声音诉说着他此生最后的情话:“莫哭,莫哭,我当然爱
    你,我爱你啊,丫头。”
    林欲男哭的撕心裂肺,当她终于听到想要的那三个字时,心跳的差点从嗓子眼里冒出来,随后脑海中响起了夜染清淡的声音。
    “恭喜你,成功攻破目标人物——魔尊术尧,离完成此关卡还差一人,请继续加油,别忘了,你还有最后一次场外求助。”
    林欲男继续埋头大哭,心里即开心又难过,开心是因为她终于赶上了“末班车”,难过却是因为眼前的将死之人。
    他……真的是要死了吧?
    为了救她。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是多了一点心动还是多了一点感激,林欲男自己也迷迷糊糊,闯关那么多次,面对诸多美男,说不投入感
    情是假的,只是每到离别时,都尤为的伤感。
    这次也不例外。
    魔尊术尧目不转睛的看着她,误以为她与他一样应是对他动了真情才会如此伤心,心底顿时软成一片细沙,他轻轻地甚至是小
    心翼翼的摸向她的圆肚,缓缓道:“都是当娘的人了,怎的哭的像个孩儿。”
    一旁的紫兮见状,原本冷漠的脸孔渐渐表露出一丝哀伤,他撇过头去,想要提步离去还他们二人世界,却被当事人即刻喊住。
    “阿紫。不要怨我,你是我唯一的朋友。”
    紫兮他沉默着,身躯隐隐有些晃动,随后沙哑低沉的回道:“你也是我的……唯一。”
    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寝室。
    独留下的林欲男默默倾听,眼泪在他们对话中慢慢止住,她抬头看向魔尊术尧,见他目光游离,忍不住问:“你和紫兮……是
    不是……”有一腿?剩余的话没敢说,怕揭露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魔尊术尧虚弱无力的扯了扯嘴角,轻轻地说:“丫头,不管以前你们有什么过节都放下吧,从今往后,这世上唯一不会背叛你
    的人,就是紫兮,你可明白?”
    不,她不明白,也不想明白,她只知道紫兮杀了百里元芳,这个仇总有一天她要他百倍奉还!
    心里如是这样想,林欲男却故作乖巧的蹭了蹭他的胸膛,两只小手圈上了他的窄腰,细声回道:
    “恩,我明白。”
    魔尊术尧欣慰的笑了,“我累了,你出去吧。”
    几乎是下意识,林欲男收紧了双手,“不让我再陪陪你吗?”
    她知道,她这一走,恐怕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够了,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足够了。”
    一声轻叹,宛若清风拂耳,林欲男不再征求,默默松开了手。
    第一次,她有些心疼这个男人。
    出了门,林欲男发现紫兮伫立在门口,背影沉重的像座大山,。
    “跟我走。”
    简单的三个字清冷的仿佛冰山里的雪花,飕飕入耳。
    “去哪?”林欲男睁着一双哭肿了的核桃眼,闷声询问。
    紫兮没有回答,轻挥广袖招来一朵黑云姿态风流的踏了上去。
    林欲男不敢耽搁,毕竟能依靠的大BOSS马上就快死了,眼前这家伙虽然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但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前还是不
    能得罪的。
    两人乘风踏云,转眼间,开阔的视野里便跳入一座她最熟悉不过的仙山。
    林欲男有些愣神,天哪,难道他想带她回南岄?
    这不是摆明的送死吗?
    似乎是察觉出她的胆怯,紫兮嘴角上扬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放心,我不会让你死在这里,今天来,是想让你看一出好戏。”
    “什么好戏?”林欲男连忙问道。
    紫兮未语,转眼便带她潜入南岄并施法隐去二人身形。
    此时的南岄正沉浸在一片冰冷的死寂之中,就连常年盘旋上空的仙鸟灵鹤亦不见了踪影。
    周身满眼皆是身着白衣缟素之人,他们低着头行色匆匆,似乎正在为什么事情做准备。
    林欲男心下顿时起了一丝不安,难道是师傅出事了?
    紫兮知道她心中所想,冷不丁的哼道:“放心,你师傅他老人家好着呢,死的是巫玄英。”
    “巫掌门?”
    “哼,该死的都得死,只是早晚罢了。走吧,再晚就看不到好戏了。”紫兮广袖一甩,一双妖冶的血眸浸透出锋利刀光,他拖
    着林欲男的胳膊只一个眨眼两人便又闪现在另一处大殿之上。
    钦华殿,正置灵堂,虽说仙人之死不似凡人礼杂,但该做的礼数一应俱全。
    南岄弟子尚念得出名号的皆身着素缟跪拜在地,口中默念超度经法,是以让掌门能顺利进入六道轮回,下一世,是人,是仙,
    是妖,是魔,全看他自身命数了。
    林欲男环顾一圈,并未从黑麻麻的身影里寻到师傅,就连青秋师兄也不场。
    “你要带我来看什么?”
    话音刚落,殿外传来多人脚步声,还未仔细听着就见那熟悉的面容如万千光芒撞入视野。
    是师傅。
    林欲男情不自禁地向前走了一步,师傅他,似乎削瘦了许多。
    “师尊,事已至此,您还想继续隐瞒我们到什么时候?”一声嘶吼切断了众人口中密密麻麻的超度经法,所有人不明所以的转
    头看向发声源,一向待人温和友善的青秋师兄今日是怎么了,竟敢在灵堂之上大声喧哗,这,不合情理。
    “呵,好戏登场了,你且看的仔细。”紫兮阴森道。
    青秋大步举进,句句逼迫:“师尊,师傅的死真的和您没关系吗?明明说好的一百零八道天雷为什么擅自改成了三十八道,明
    明可以把魔尊术尧一网打尽为何又放任他们离去?您自问对的起师傅所托吗?对得起南岄上下三万九千六百四十九名弟子
    吗?”
    青秋所言正是众人心中所惑,毕竟师尊所作所为包庇的太过明显。
    终于,跪拜弟子中有人忍不住附和道:“是啊,师尊,您到底是怎么了?您是不是爱上那个妖女了?”
    顷刻间,议论声、讨伐声此起彼伏,有人说师尊定是迷上那个蜀国公主才会这般行差踏错,有人说师尊莫不是在魔界被俘时下
    了咒,所做所行都是受咒术影响,还有人一口咬定师尊从一开始便和魔界串通一气,置巫掌门不利等等所云。
    林欲男听着这些谬论,头痛欲裂,这都是些什么人,没出事时各个把师傅当神看,现在一个个评头论足,好似有理有据,真是
    可笑。
    许是气愤极了,肚子里那个竟连翻踢动,搅的肚子犹如一团麻花,疼得林欲男皱眉轻呼。
    这一声,细如蚊吟却引来了柳飞卿一眼瞩目,林欲男自是不知,捂着大肚子暗暗把这痛楚咬下。
    “师兄的死我难辞其咎,按照南岄门规,理当逐出师门,废尽半身仙力。”清冷的语调听不出半点波动,好似这件事与他并无
    关系,但行动上却快如闪电,在众人来不及反应之时废掉了自身半身仙法。HàīTànɡSんцωц(海棠書楃)點℃┿o┿Μ
    原本已去了三成,如今就只剩下两成,这般损耗,哪怕是大罗神仙都无力招架,偏生柳飞卿像个无事人,除了身形微微虚晃,
    面色发白外并无其他症状。
    青秋被眼前发生的事惊得瞠目结舌,原本还有好多说辞可以逼迫他就范,没想师尊竟当众自残。
    “师傅!”
    林欲男一声惊呼,暴露了行踪。
    紫兮无所畏惧的显现出真身,在一群炸了毛的南岄弟子面前轻讽道:“柳飞卿啊柳飞卿,如今你这模样就连最下等的小妖都打
    不过了吧,啧啧,难得,你也会尝到这众叛亲离的滋味。”
    青秋眉头紧皱,这紫兮怎么不按牌理出牌,真是胡闹!
    “师傅,如今这两妖魔自动送上门来,我们再不可错失良机,干脆把他们杀光祭掌门灵位。”青秋名下大弟子飞絮只身站了
    出来,清丽的脸庞杀气腾腾。”
    “是啊师兄,紫兮狡猾奸诈,错过了这次机会,不知道要等到何时。”
    “对,我们这么多人,他们只有两个,赢面较大。”
    “是啊是啊,不如我们一起杀过去。”
    接二连三的附和将众人心里的胆怯退得一干二净,甚至有些人已经蠢蠢欲动,纷纷手握剑柄,就等师兄一声令下,杀他个片甲
    不留。
    “师傅,你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林欲男挺着大肚不管不顾的跑到柳飞卿身边,指尖刚碰到他的衣裳就落了空,心
    下黯然。
    “走开!”柳飞卿别过眼,不去看她,内心深处却有一股莫名情绪在扩张,这种感觉太陌生,以至于他选择去忽略。
    青秋盯着林欲男越发圆挺的肚子,眸色深谙,他道:“师尊,莫怪青秋以下犯上,实在师傅之死让人难以接受,况且,你和玉
    楠师妹之间……”
    欲言又止,却又如此浅白。
    “呵呵,难道你们还不知道你们惊为天人的尊上已经和他的徒弟有过夫妻之实?哎呀呀,柳飞卿,不如你归顺我们魔界,我给
    你个高位坐坐如何?”紫兮那张破相的脸突然阴森森的笑了起来,那交织盘错的伤疤像极了一团蠕虫在颤动,十分恶心。
    柳飞卿闭目轻叹,他从没想过,真相大白的一天会来的那么措手不及。眼下,他还能做什么,杀紫兮灭天魔?
    是了,就算耗费最后几成仙法,他依然要履行他的职责!
    再睁眼,柳飞卿已然摒弃所有杂念,执手结印,用尽最后几成仙力凝聚出一道凌破封印,其绽放出来的光华如万千宏光,笼罩
    住整个钦华殿。
    众人被刺目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紫兮亦不能避免,然而,就在这白光之下,一点透明水滴印在了紫兮前额,恰好覆盖在他那
    一点朱砂之上,刹那间,一声类似于野兽般的嘶声厉吼震彻每个人的耳朵。
    林欲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只觉得天旋地转,人声沸腾,身边突然冒出一个偌大怪物将南岄弟子一个个向外甩出,殿内光芒
    太盛,她睁不开眼,却听得真切。
    忽然,手腕被人紧紧握住,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是师傅。
    “走。”
    林欲男喜出望外,刚想说声好,那边怪物越发凶猛起来,见人也不扔了直接张口就吞,万丈光芒下很多人都来不及逃走便被吞
    入腹中,状况残忍至极,用人间炼狱形容也不为过。
    柳飞卿见状,不再犹豫,拉着林欲男消失在了钦华殿。
    他们走后,光芒渐渐淡化,生存下来的南岄弟子不过原本的三分之一,就连青秋身上也落了不少伤口,正趴在地上大口喘气。
    光晕散尽,一头拥有九只朝天巨尾的狐狸正呲牙咧嘴的向众人展示它的残忍,同时,它眉心一颗纯净透白形似水晶体的凌破封
    印正钳制着它,使之寸步难行。
    “师傅,不好了,师尊他和那个妖女不见了!”飞絮受了轻伤,赶紧跑过来扶起青秋。
    “传令下去,捉拿柳飞卿和林玉楠,生死不论!”青秋擦了擦唇边血渍,眼里最后一丝温良泯灭殆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