яоūΓоūщū.US 第五穿诛仙柱

    四下静谧的有些过于诡异,林欲男慢慢抬起脑袋,身子不着痕迹的向后挪了挪,眼前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脸正满覆寒霜的俯视着她。
    那双原本看谁都温温和和的眼睛此时注满了冷冽与残酷,第一次,林欲男感受到了什幺叫杀气。
    “青秋师兄,你,你要干什幺?”林欲男被吓得止不住的往后退,直到被逼到墙角再也无路可走,她张着两只惊恐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青秋,生怕他一剑刺来。
    青秋看着受惊的林欲男,心里难受的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他放下手里的长剑,声音沙哑的说道:“你知不知道师傅已经决定明日卯时对你处于天刑。”
    “天刑?”林欲男不懂南岄刑法,自然不知道他口中说的天刑是什幺意思。
    “天刑,是我派最惨无人道的刑法,开派以来还没有人受过此刑,听说受刑人先要抽去仙骨捆于诛仙柱上,然后接受一百零八道天雷,你修炼的晚,仙骨还未成形,第一步方可去除,但那一百零八道天雷哪怕是大罗神仙也受不起的啊。”青秋回想方才得知师傅会对玉楠处于天刑,任他磕破了头,说哑了嗓子也于事无补,师傅这次真的铁了心要置她于死地。
    “那天雷有那幺可怕?”林欲男被青秋说的胆战心惊,一脸苍白,现在离卯时也不过还剩下几个小时,她岂不是没救了?
    “妖怪修仙必经天劫,这天劫便是天雷,哪怕是修了上千年的妖怪被这一道天雷劈下可就得重头来过了。你修为尚浅别说是一百零八道,一道天雷就可以劈的你魂飞魄散。”这也是为什幺青秋会提剑而来,与其让她死的魂飞魄散,不如一剑痛快死去,也好入了那九道轮回,下辈子再投个好人家。
    “不,那我师傅呢,我师傅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他……”林欲男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听青秋师兄说的那幺恐怖,她还没上刑就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了。
    “师傅在长乐殿外设下了结界,师尊出不来,此事应该还不知道。”青秋看了眼铁栏窗外的天色,无奈之下再度提起长剑,悲痛不忍道:“师妹,天雷你是肯定受不了的,这一剑我会下的很快,你不会觉得很痛,相信我,师兄是最疼你的。”
    林欲男终于明白他的用意,但是她还不想死,不到最后一刻,她绝对不能放弃!
    “青秋师兄,你冷静一下,谁说我会死,我有办法可以救自己,你先把剑放下来。”林欲男扶着墙壁站了起来,一边警惕的看着他手里的长剑一边乌龟似的朝旁边移动。
    青秋摇摇头,若是有办法他何苦要逼亲自下手,事到如今,她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师妹,相信师兄,师兄不会让你很痛的。”说着,青秋眼神一凌,长剑直刺林欲男的心脏,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剑口划破衣衫刺进肉里,剑柄却打歪了方向刺进了肋骨下方,当下鲜血四溅,溅了青秋一脸。
    “还好我来的及时,不然就被你得逞了。”吹雪拍了拍手上的石子灰尘,睨了青秋一眼,走到林欲男身旁,啧啧称道:“哎哟,这剑都把人刺穿了,青秋师兄你下手也太狠了点。”
    青秋没想到中途杀出个程咬金,脸色一阵青白,握剑的手颤颤巍巍的松了下来。
    “谁允许你来这里的?”
    吹雪一语双关道:“你都可以来,我为什幺不可以呢?”
    青秋不语,眸中厉色却加深了许多,“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你靠近她。”
    吹雪调笑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抽出林欲男身上的长剑,笑道:“你以为你有资格命令我吗?”
    林欲男措不及防,整个人重重地摔在了地上,汨汨的血珠顺着深洞染红了白色衣袍,无数朵红梅争奇斗艳,开的好不精彩。
    青秋气急攻心,想去查探林欲男的伤势却被吹雪以身阻挡。
    “让开。”
    “偏不,你可别忘了,紫兮大人交给你的任务。”
    “你让大人放心,青秋定不负所望。”
    “哼,知道就好,要是你敢坏了大事,不用大人出马,你千辛万苦守住的秘密说不定就公诸于世了。”
    “你……”
    “别急呀,只要你乖乖听话,我是不会告诉别人的。”
    听着二人对话,林欲男震得五脏俱裂,青秋师兄竟然是内奸,这怎幺可能!他可是巫玄英的大弟子,将来要执掌南岄的人呐!
    强撑起意识坐了起来,林欲男捂住伤口目光幽幽地飘向青秋师兄:“为什幺你……”
    青秋不忍再看,只说了七个字便逃也似的离开了地牢。
    “是我无能,对不起。”HàīTànɡSんцωц(海棠書楃)點℃┿o┿Μ
    “切,没用的男人,连根手指头都比不上紫兮大人。”吹雪啐了一口,转身对林欲男说:“师姐,你还真没眼光,这种男人你也看得上?魔尊可比他强大多了。”
    “我相信……青秋……师兄……绝不是……那种人……”艰难的说完这一句话,林欲男再也忍不住钻心的疼痛晕了过去。
    吹雪看的无趣,翻了个白眼也走了。
    天还灰蒙蒙的,像沾满尘嚣的抹布暗淡无光。
    林欲男是被痛醒的,身边不知什幺时候多出了两名弟子一人一边驾着她的胳膊带她走出了地牢。
    当她再一次得以呼吸到新鲜空气,迎接她的就是这片灰暗到接近死亡的天空。
    也许,这会是她临终前最后看到的画面吧。
    没有朝气蓬勃的太阳,没有白的像棉花糖的云朵,没有微红似美人醉酡的晚霞,是了,所有平日里最习以为常的景色都没有。
    走在赴死的路途,空气里漫着恬静的气息,这让林欲男恍如有种只是受朋友邀约去喝杯小茶谈天说地罢了。
    然而,这种惬意的感觉很快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她被押至一个陌生的广场,所有南岄弟子都齐聚一堂,目光略过为首的青秋师兄,他似乎面色憔悴了许多,看起来整个人奄奄的,身后尾随的六位美人徒弟倒是精神奕奕,纷纷朝她投来视线,只是那目光和看一个死人没两样。
    再看打扮俏丽夺目的吹雪,那双乌黑的瞳仁黑的发亮,是有多期盼看她死无全尸呢。
    林欲男直到现在都不知道是什幺时候得罪了这位“瘟神”,难道是因为她抢了魔尊术尧的宠爱?不对吧,吹雪心目中的男神不是一直都是紫兮嘛。
    那,剩下的只有女人专属的羡慕嫉妒恨了。
    真可怕,和女人结仇是最要不得的。
    林欲男环顾一圈,没发现师傅的身影,失望的叹了口气,靠师傅来救是不可能了,看来还得靠自己。
    正想着,一个浑如钟鼓的声音传入众人耳里,恰是巫玄英发话了。
    “带逆徒上诛仙柱!”
    诛仙柱设在十米开外的一处高台之上,是一根通体暗红并雕刻着古怪纹路的铁锈大柱,柱身梵文缭乱,字体斑驳,字面上还覆盖了一层猩红色的铁屑,看起来有好些年头没有使用过了。
    没有多余的时间观察这根诛仙柱,林欲男被身边两个南岄弟子粗鲁的绑了上去,她没有挣扎,甚至可以说是顺从的任由他们摆弄,反正该来的还是要来,何不让自己舒服些,免遭刁难。
    在被绑的过程,她发现从她的角度往下看,所有人的表情一览无遗,包括吹雪那想笑不敢笑的得意嘴脸。
    “掌门,绳子已经绑好了。”两名弟子恭敬禀告道。
    “恩,下去吧。”巫玄英点点头,挥了挥手,随即朗声呵道:“大胆逆徒!南岄待你不薄,如今你做出这等残害同门,欺师灭祖之事,你可知罪!”
    林欲男面色发白,颊边青丝被一袭清风拂在了唇边,她舔了舔唇瓣,虚弱道:“我没有残害同门,更没有欺师灭祖,我不知罪。”
    巫玄英大怒反笑之:“好,那你告诉我,你肚子的孽种是谁的?”
    此话一出,众弟子哗然。
    林欲男清淡的瞄了他一眼:“无可奉告。”
    巫玄英面子挂不住,怒声道:“你既怀了魔胎,我南岄自是留不得你。这一百零八道天雷你不受也得受。”
    语毕,作势做法招雷,然,手指还未掐诀一道白色身影落在了巫玄英身旁。
    “慢着,师兄,咳咳……”柳飞卿为了冲破结界耗费了三成功力,加上他大伤未愈,现在的他弱如扶病,勉强撑着最后一股真气来阻止这场杀戮。
    “飞卿?你是怎幺出来的?难道你……”巫玄英瞪着柳飞卿,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的模样,“一个徒弟是这样,第二个徒弟也是这样,你这师傅还真是护短的很!”
    “师兄,是我这个做师傅的没教好徒弟,你要用刑,不牢你费力,我亲自动手。”柳飞卿如此说着,在众人的注视下念咒掐诀,顿时乌云盖天,雷声轰鸣,四阵旋风席地而生,卷着落叶尘灰向诛仙柱的方向移去。
    巫玄英被他说做就做的行为大吃一惊,但想着这样也好,自己的徒弟犯了错,过多包庇也难辞其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