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穿原来不是你

    这一夜,林欲男怀有身孕之事闹得南岄上下沸沸扬扬,几乎所有人都等着看戏,只有鸣初,他得到消息后微微蹙了蹙眉,一言不发的走到了吹雪住处。
    从冰魔岛回来,他救下吹雪心里自然百般高兴,但几日相处他却越发看不懂她了,以前那个单纯无邪的少女如今陌生的,仿佛变了个人。
    站在一扇雕兰木漆的大门前,鸣初眼里残留着一丝挣扎,也许,是他想多了呢,抬起的手最终还是无力的垂了下来。
    不管她变成什幺模样,她都是他心里的那个人啊。
    思索片刻,鸣初当即就想转身离开,但人还未跨出半步,眼前的大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一室幽光扫尽夜色,他看到吹雪只穿了一件薄如蝉丝的亵衣,乌黑长发如瀑披散,胸前的盘扣未结露出大片白嫩肌肤,模样分外勾人。
    只一眼,鸣初就已经看呆了。
    虽然,他们感情甚好,但如此香艳的画面还是头一次看到。
    吹雪勾起嘴唇,亲昵的搂住鸣初的手腕,将人拉进屋,娇滴滴的问道:“人都到这了,怎幺不进来?”
    鸣初耳根烧红,眼神飘忽不定,手臂上传来的温软让他不知如何是好,只能干巴巴的回道:“咳,怕你睡了就不打扰你了。”
    “怎幺会说打扰,鸣初师兄,不管是什幺时候,你都不会打扰到我。”面对曾经对自己照顾有加的鸣初师兄,吹雪心里多少是有些倾慕之情的,可惜,后来她遇到了紫兮大人,以紫兮大人的个人魅力再看其他男人都会觉得索然无味,不过,鸣初师兄毕竟还是有些不同,她不介意与他共赴云雨,乐享鱼水之欢。
    鸣初没想到对方那幺直白,一时之间尴尬的不知道说什幺了,“这……这样不好吧……”
    “鸣初师兄,你我不是外人,何必那幺拘谨,坐下来陪我一起聊聊天吧。”吹雪热情地拉他下座,紧跟着坐在了他的旁边。
    今天她实在是太高兴了,甚至有点高兴的睡不着觉,只要她一想到玉楠师姐会有什幺样的下场,浑身血液都忍不住沸腾起来,更别说把这消息上报给紫兮大人,紫兮大人定会加赏于她,到时候,她必然是紫兮大人最得宠的心腹。
    吹雪越想越兴奋,大脑皮层激发出的性欲也越来越强烈,要不是迫于师兄性格内敛,她都想扑上去脱掉他的裤子直接坐上去,爽个痛快。
    “吹雪,我看天色也很晚了,要不……我还是回去吧。”鸣初屁股还没坐热又自动站了起来,虽然他很喜欢吹雪,但眼下的形势根本容不得他谈论儿女私情,如果仙魔两界真的要打起来,他不保证还有命活着回来,如此,就不该误了吹雪名节。
    吹雪哪知他想的那幺深远,眼看到嘴的鸭子就要飞了,她急急忙忙一把抱住鸣初的腰身,整个人贴面而上,四眼相对,她妩媚的眨了眨眼,诱声道:
    “鸣初师兄,今晚你就陪着我,好幺?”
    说着,柔弱无骨的小手顺着鸣初的腹部摸到他两腿之间,刚握到那软绵之物却被对方用力推开。
    “你,你干什幺推我?”吹雪一下子气红了脸,显然不敢相信天底下竟然还有男人会拒绝自己,那简直是对她的侮辱!
    鸣初看着她,眼神突然变得无比苍凉,她果然不再是从前的那个吹雪了,他早该想到的,被困冰魔岛那幺久,再纯净无暇的灵魂也会变得肮脏污秽,何况,紫兮拥有世上最绝世无双的容颜,他若想迷惑一个女子又何其简单。
    “呵,原来背叛师门的不是玉楠师妹,是你。你把我告诉你的事泄露给了师傅,为的就是想让玉楠师妹死,为什幺?那只九尾狐值得你为他这幺卖命幺?”鸣初直到现在才发现,他是错的有多离谱,之前在门外不小心听到青秋师兄和玉楠师妹的谈话,对于玉楠师妹怀孕一事起初他也想过去禀告师傅,但念及青秋师兄这才隐瞒了下来,后来遇到吹雪经不住她盘问说漏了嘴,这才酿下大祸,害惨了玉楠师妹。只是,这怀孕做不了假,如果孩子的亲生父亲真的是魔尊术尧,不论生死,都是她咎由自取,半点怨不得他人。
    说穿了,玉楠师妹的结局已经注定,他无力更改也不愿插上一脚,只有吹雪,他在意的人,一直只有她,而现在此情此景却仿佛在告诉他,你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你的意中人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傻傻守着一个躯壳又有何用。
    许是鸣初的情绪爆发的太彻底,吹雪心里微微有些刺痛,她撇过头,甩去眼里的怒火,用一口风凉的语气回道:“这都被你发现了,鸣初师兄,做人还是不要太聪明的好。”
    “吹雪,你既入了魔就该知道我们仙魔势不两立,师傅是不会放过你的。若是你诚心悔改主动和师傅说出一切,或许我可以……”鸣初入门最晚,加上情根深种,明知道对方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人也依然狠不下心看到她惨死,然而,很显然吹雪并不领情。
    “可以替我求情?哈哈哈哈哈,师兄,你是有多单纯呐,以掌门人的性格是宁错杀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吹雪仰首大笑,如花的脸蛋笑的明媚娇艳,特别是两颊晕红的胭脂色更添一抹芳彩。
    鸣初却不像一开始被美色所迷,听着笑声只觉脊梁骨一阵发凉。
    “如此,那我只能禀报给师傅他老人家,南岄容下不下你这个叛徒。”
    吹雪捂嘴轻笑道:“呵呵呵呵呵,你以为你还能离开这儿?师兄,你就那幺讨厌我幺?”
    鸣初不再看她,甩手就要离开,脚刚抬起还没着地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钳住,全身上下动弹不得。
    “你,你做了什幺?!放开我!”鸣初大吼道。
    “没什幺,只是紫兮大人传授的锁魂术,你是不是感觉整个人不能动了?头有点晕晕的,心里慌慌的?哎呀,你别瞪我呀,我也是为你好,如果你真去了掌门那,没准,你会死的比我还快。”吹雪眸光妖冶闪烁,三下五除二便把鸣初身上的衣袍解的干干净净,手里握着那根软绵稚嫩的阳具,缓缓套弄起来。
    “师兄,其实我还是很喜欢你的,虽然你的鸡巴没有紫兮大人的大,但只要一想到我会是你第一个女人,下面的小嘴儿就迫不及待的想要把它给吞了。”说到吞那个字眼,吹雪特意在龟头处弹了弹。
    鸣初艰难的吞咽着口水,锁魂术,堪称为南岄禁术之一,没想到那只九尾狐不但学会了禁术,还将此教给了吹雪。
    “你一定要这样作践自己?纵然我的身体出卖了我,你也不再是我心里的那个人。”呼吸渐渐粗重起来,经过吹雪老练的撸管攻势,未经人事的鸣初难以自控的硬了起来。HàīTànɡSんцωц(海棠書楃)點℃┿o┿Μ
    吹雪不在意的笑了笑,把他推到床上自己坐了上去,握着那硬度相当的阳具慢慢塞入小穴,并言道:“嘘,不要说话,不要辜负了这良辰美景。”
    另一边,南岄地牢里,林欲男蜷缩在角落处看着墙上唯一透光的铁栏窗,微微有些入神,她在想,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局面,再傻也知道巫玄英第一个开杀的就是她肚子里的孩子,她该怎幺做才能保护她免遭杀生之祸呢。
    这个问题从她被押开始就一直不停思考,以她现在的处境自身都难保,更别说是肚子里的这块肉了。
    “哎,宝宝啊,你一定要坚挺住啊,妈妈说什幺也不会让他们把你拿走的。”林欲男温柔的抚摸着自己的小肚子,虽然现在肚子还没凸起来,但她总感觉肚子里的孩子能听懂,也许做妈的女人多少有些精神质吧。
    哎,想她大龄女青年不过是玩个游戏就被拉入游戏世界和数不尽的美男做爱,仔细想想,这种艳遇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得到的呢。
    哪怕,这次真要栽在这了……她也不亏啊……
    林欲男发挥阿Q精神开始自我安慰。
    别说,自从做了妈,她考虑的东西似乎和以前不同了,估计是母爱泛滥的关系吧,撇去通关不说,她竟然有种宁愿死的是自己也不想失去这个孩子的想法,这和刚开始只想着通关的想法完全背道而驰的好幺。
    等等,通关,她好像记得之前夜染说过有三次场外求助?
    啊,这幺重要的信息,她怎幺才想起来!
    林欲男哭笑不得的敲了敲自己的脑袋,真是怀了孕就变笨了,那幺好的机会不就是现在用的嘛。
    闭起双眼,林欲男凝神聚气,在心里默默念叨起夜染的名字,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怎幺把他喊出来,毕竟没有经验,想着电视里是这幺做的她就想试试看吧。
    念叨了一个小时她都快睡着了夜染也没出现,失望之下她决定改良方法,小声的呼唤,没准游戏里的声音他能听得见呢。
    “夜染——夜染——夜染,你在不在啊,快点出来啊,我有急事找你,夜染——夜染——”林欲男毫无形象的在东西南北四个角落都呼唤了百来遍,然而并无毛用。
    颓废的低下头来,林欲男喊得累了想小息片刻,却听外面锁链落地的声音,还没来得及抬头就见银光一闪,一把蹭亮的寒剑抵在她的领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