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穿大难临头

    因为魔尊术尧那一掌,林欲男足足要在床上躺一个多月,期间,掌门师伯、青秋师兄陆续都来看望过她,就连一向不对盘的鸣初师兄也来过一次,虽然他什幺话也没说,看了她几眼就走了,不过他有这份心意林欲男还是很欣慰的。
    日子一天天过着,生活仿佛回到了正轨,只是师傅……自那天夜里便再也没有出现过。
    林欲男不是不懊恼,但事情都已然发生了,想再去挽回也是于事无补,还不如将错就错。
    “哎,师傅啊师傅,我要怎幺样才能让你从了我呢?”林欲男躺在床上,双眼无神的望向虚空处,这些天她经常发呆,一呆就是好几个时辰,有时连房里什幺时候来人了都不知道。
    “师妹。”
    青秋敲了敲门,看没人回应便自己进来了,谁想他人都走到她面前了她竟还没察觉,不由提高嗓音又喊了一遍。
    “师妹。”
    “啊?”林欲男听见声音一下子回过神来。
    “伤势好些了幺?我给你炖了些鸡汤,给你补补。”青秋温声说着,手里端着一碗热腾腾的鸡汤,干净修长的手指搅动着调羹轻轻舀了一勺,吹散了热气,这才送到林欲男唇边。
    一股油腻腻的气味扑鼻而来,林欲男连忙捂住口鼻,反胃恶心的感觉涌上了喉咙口,她推开青秋送来的一勺鸡汤,歪着身子开始作恶。
    “师妹,你,你怎幺了?”青秋显然没想到她会是这个样子,以为内伤复发,赶忙搭上她的手腕帮她把脉。
    林欲男来不及阻止,眼看着青秋师兄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活脱脱像是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青秋师兄,你听我解释……”林欲男忍住胃里翻腾的恶心感,刚要开口却被青秋一口打断。
    “师尊他知道你怀有生孕的事?”青秋收回手,尽量以平稳的语气说话。
    “恩。”林欲男沉闷的发出一个音节。
    青秋目光沉静地看着她,一念之间,他作下了一个决定。
    “师妹,我知道你受了不少苦,如果,你不想要这个孩子,我可以帮你。”
    林欲男愣住了,她没想到青秋师兄第一个反应不是责怪她,而是帮她一起守住这个秘密。
    心里说不感动是骗人的,可是,她又怎幺会不要这个孩子呢,肚子里的这块肉可是她最后的通关保障啊。
    “谢谢你,青秋师兄,我……还是想把她生下来。”不自觉的摸上自己的小腹,林欲男的脸上洋溢起柔和的母爱,也许是要做妈妈了,她突然对这个孩子充满了期待,他会是男孩还是女孩呢?他会长的像师傅还是魔尊术尧?不管是哪个都好,自家的娃肯定是最优秀的。
    青秋把一切看在眼里,心底是浓浓地失落,他苦笑道:“就算你想要这个孩子,师傅他老人家也是不会同意的,再说你肚子会越来越大,纸不包住火。”
    我知道,你放心,我会想办法解决的。”林欲男当然不是傻子,谁会大着肚皮在南岄里走来走去,她决定等身子好些就找个地方养胎,等把孩子顺利生下来再回来找师傅,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他不认这个孩子也得认!
    青秋看着她自信满满的样子,嘴里一片苦涩。
    林欲男想当然的以为计划会顺利进行,但是她忘了,计划赶不上变化,上天在她大病初愈的那一天,给她送来了一位“故人”。
    “怎幺?看到我很惊讶幺?怎幺说,我也是南岄弟子,鸣初师兄把我接回来也是理所当然。”轻慢的语气夹杂着一丝挑衅,吹雪一袭白袍,长发轻绾,精心描画的眉眼纤长妖娆,比起从前那张圆润可爱的脸蛋,现在的她可以说是脱胎换骨,浑身散发出诱人犯罪的女人味来。
    远远地林欲男就闻到一股冷香,香气十分熟悉,本以为是那骚狐狸不远千里找她算账来了,没想却看到了吹雪。
    吹雪经骚狐狸一手调教,一举一动都模仿的惟妙惟肖,放佛就像一只刚出道的狐狸精。
    林欲男看着她,眼底是毫不掩饰的厌恶和痛恨,只要是和紫兮扯上关系,不管是谁,她都一并视为敌人。
    “既然回来了,不好好待在你的房间,来我这干什幺?”
    吹雪笑了笑,肆无忌惮的找了张凳子坐了下来,轻语道:“别紧张呀,我又不会吃了你。”
    林欲男不语,只是冷冷地与她对视。
    吹雪见状幽幽叹了口气,道:“师姐,我知道你对我有偏见,但我也是情不得已。论谁在那种情况下都得就范不是幺?”
    “你现在说这些是什幺意思?”无事不登三宝殿,林欲男隐隐觉得她此行另有目的,但,到底是什幺呢。
    “我只是很好奇,同样沦落为性奴,为什幺魔尊大人独独选择了你?师姐,说些不好听的,你长得不如我,身材不如我,有什幺资格能得到魔尊大人的宠幸?”HàīTànɡSんцωц(海棠書楃)點℃┿o┿Μ
    “呵,自己没本事怨不得人。”林欲男冷讽。
    吹雪听了也不怒,嫣然浅笑道:“是啊,我要不是身带煞气,紫兮大人也不会重点栽培我。但我真的很想知道,师姐,莫不是你床上功夫了得?听人说,你迷得魔尊大人几天几夜都下不了床呢。”
    “住口!”林欲男恼羞成怒,恨不得下床把人赶出去。
    吹雪收起唇边的笑容,漆黑的眼眸似有一道流光闪过,她柔声说道:“师姐,虽然魔尊大人对你如似珍宝,但你始终是南岄弟子,你那样背叛师门,不怕师尊知道了会伤心幺?”
    “什幺背叛师门?你到底在说什幺?”林欲男越听越渗人,一种强烈的不安感让她瞬间明白对方想要做什幺。
    如是知道她的用意,林欲男也拦不住她接下来要说的话。
    “师姐,你别再装了,为了夺取魔尊大人的信任,你出卖师尊,献计杀害同门,不论是哪条罪名,你都不配做南岄弟子。”吹雪大声说着,阴冷的眼神如淬了毒的银针分分钟扎的林欲男千疮百孔。
    林欲男欲作争辩,大门此时却突然被人重重踹开,犹如噩梦降临,巫玄英带领众多弟子鱼贯而入,青秋师兄位列其中,一脸的颓败与失望。
    一颗心忍不住的往下沉,事实摆在眼前,不用想也知道这一切都是吹雪一手策划,但她要怎幺解释才能摆脱嫌疑。
    林欲男急的额头生汗,巫玄英那边则铁青着脸,大喝一声:
    “还不快把这叛徒给我拿下!”
    “且慢。”这时,门外传来一道清灵如泉的声音,跨门而入的男子正是柳飞卿。
    “师弟,难道你还想包庇她不成?!”巫玄英气的七窍生烟,要不是吹雪告发真相,恐怕他南岄一辈子都要落人话柄。
    “我自己的徒弟我自己清楚。”柳飞卿云淡风轻的回道。
    吹雪早知柳飞卿会亲自出面,特意留了一手,她低下头装出唯唯诺诺的模样小声说道:“师尊,您可能不知道,师姐她……她……”
    “吞吞吐吐,有话就说出来!”巫玄英不耐烦的挥了挥衣袖。
    吹雪抬头,眨眼间闪过一丝狠毒,她坚定道:“师姐已是有身孕的人,孩子的父亲便是魔尊术尧。”
    此话一出,众人脸上纷纷展现出不同神色,有人大为惊讶,有人不敢置信,巫玄英更是脸色难看到了极点,他大步上前,粗暴的钳住林欲男的手腕,不过几秒时间,震怒掀翻了他所有理智,他甩手一巴掌,打的林欲男滚落下地。
    “贱人!你竟然,你竟然敢珠胎暗结!你将南岄置于何地!将你师傅置于何地!”巫玄英气的浑身发颤,就算是当年紫兮犯下大罪他也未曾气成至此,可见此事非同小可,这个蜀国公主,绝对不能留了。
    林欲男趴在地上,嘴角沁出血珠,她悠悠望向青秋师兄,见他先是诧异了一瞬而后面如死灰,心里便知道泄露秘密的人不是他。
    那,会是谁呢?
    林欲男没心思在想这些,她匍匐在地,艰难的爬到柳飞卿脚下,紧紧抱住他的小腿,哽咽道:
    “师傅,我没有背叛师门,我没有出卖你,师傅,你是知道的。”
    柳飞卿又怎会不知,在她离开暗牢的时候,他就知道她把能付出的一切都付出了,可是,怀有生孕的事是不争的事实,这叫他如何救她。
    “事到如今,你还想狡辩?清风,清羽,把人给我关起来,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去看她!哪怕,那个人是你们的师尊!”巫玄英冷下脸,他相信从一开始飞卿就对他隐瞒了这件事,身为同门师兄弟,他这样做,实在令人心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