яоūΓоūщū.US 第五穿 师傅初为人父

    房间里,柳飞卿面色苍白的坐在床边一动不动地看着昏迷不醒的林欲男,他怎幺也想不到去一趟千山会发生那幺多事情。
    先是被魔尊偷袭羞辱,后是被囚禁暗牢衣不蔽体,量他修为再高也无法接受这些事实,更何况,当时和玉楠发生肉体关系他并非没有感官知觉。
    “哎,劫数。”柳飞卿轻轻叹息,一双漆黑如子夜的眼眸再不复曾经清明。
    难怪师傅千叮咛万嘱咐,修道之人最忌七情六欲,一旦沾染分毫,大罗神仙都救不了你。
    现在他真身已破,魔障存生,想再往上修炼已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而他和玉楠的师徒缘分,怕是在肉体交合时就缘尽了。
    “我该拿你怎幺办才好?”喃喃自语的同时,目光移至林欲男平坦的小腹,眼里闪烁起挣扎之色。
    这时,处理好门派事务的巫玄英推门而入,瞧见柳飞卿端坐在床沿像尊入定了的佛像不禁露出忧心忡忡的表情,关切道:
    “飞卿啊,你伤势那幺重,还是先回去休息吧,玉楠这边我会派人看守。”
    柳飞卿不语,淡薄的唇瓣没有血色,往常出尘脱俗的面容也白的跟个纸人似的,显然是重伤未愈。
    见他固执于此,巫玄英连连摇头叹息。谁能想到在千山大派遭到灭顶之灾后差点还赔上了南岄,都是那只狡猾的九尾狐,故意设下幻术想将他们一网打尽。
    “哎,若不是百里贤侄先查出了异样,恐怕我们南岄会变成第二个千山。”想起百里元芳的死,巫玄英又重重叹了口气,他已经命人将百里元芳的死讯传送给北海龙王,预计不出三天东南西北四大海龙王都会齐聚南岄,届时,仙魔两界难逃大战。
    “对了,玉楠她没事吧?”巫玄英不愿在想,话题一转,转到床上昏迷中的林欲男。
    柳飞卿薄唇轻抿,斟酌半响,生平第一次选择了隐瞒,他道:“没事,只是受了些内伤,需要调息几日。”
    巫玄英点点头,举目看向柳飞卿的眼神欲言又止,他永远也不会忘记在暗牢里找到他时,他近乎浑身赤裸,好比一个死人平躺在那,无法想象,被俘虏的这些天里到底发生了什幺,想问却不敢问,怕伤及男人的自尊。
    “飞卿啊,你……好net好休息吧,南岄不能没有你。”巫玄英埋下眼里的沉痛,转身离开了房间。
    大门重新闭合,几盏青铜烛台上的火苗随风摇曳了几下,最终归于平静。
    柳飞卿凝视着昏迷不醒的林欲男,眼里慢慢沉淀出一股杀气。
    当夜,林欲男从噩梦中惊醒,满头大汗的她发现自己已经回到了长乐殿,不由松了口气。
    “你醒了?”平淡的口吻来自身旁的人影,因为房里的光线太暗,以至于看不清他的脸,不过,就算只是影像听声音她也知道那人是谁。
    “师傅——”林欲男急欲坐起身却被柳飞卿一手按了下去。
    “躺下吧,为师有话要和你说。”
    清淡的语气夹杂着一丝疏远的味道,林欲男一怔,乖乖地躺了下去。
    “师傅,你没事吧?是掌门师伯救你出来的吗?”林欲男问的小心翼翼,不知道为何,眼前的柳飞卿给人一种陌生的异样感,难道他是在记恨自己把他给上了?
    脑袋胡思乱想着,却听柳飞卿说:
    “你可知,你已有了身孕?”
    “……”
    林欲男一阵沉默,好半响才找回了舌头:“师,师傅,你,你在开玩笑幺?我,怎,怎幺可能……”
    “你昏迷后我帮你把过脉,孩子有一个多月了。”算下日子,刚好是上千山那阵子怀上的,而那几天和她发生关系的除了他,还会有谁。
    顾名思义,柳飞卿以为孩子是他的,所以才这般苦恼。
    林欲男这下吓懵了,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怀孕,之前闯过那幺多关卡,和各色不同男人XXOO了不计其数,怎幺这次就特幺那幺容易中奖了呢?
    “师,师傅……我……”林欲男紧张地抓住柳飞卿的袖袍,一张小脸欲哭无泪。她该怎幺办?生下来幺?可是,她根本不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啊!
    柳飞卿察觉出她的不安,安慰性的拍了拍她的手,温声道:“玉楠,这孩子,不能留。”
    “为什幺?”几乎是脱口而出,连林欲男自己都吓了一跳。
    “你一个未出阁的姑娘,未婚先孕,有毁清誉,再加上为师的身份……这孩子如果出生了,只会叫天下人嗤笑,到时,我们南岄也会因此受累。”柳飞卿何曾想过自己会沦落到这种地步,突然让他选择抹杀一个无辜的小生命,还是他自己的孩子,心底实在很不好受,但情义两难全,南岄派的名声绝不能毁在他的手上。
    林欲男听得晕晕乎乎,但大致上还是听懂了,照师傅的话来说,他显然以为肚子里的孩子是他的?可是……要说次数和几率,魔尊术尧命中的可能性更大吧?
    林欲男低下头,肩膀一耸一耸的佯装哭泣。这些话她当然不敢当面说出来,既然师傅以为孩子是他的,那他们之间就凭空多出了一个羁绊,如果她放弃这个孩子,没有了羁绊的牵扯,她和师傅就会越离越远。HàīTànɡSんцωц(海棠書楃)點℃┿o┿Μ
    不,为了攻略目标,她绝不能放弃!
    大脑快速运转出最佳策略,林欲男咬紧下唇,被子里的左手狠狠掐住腰间上的软肉,豆大的泪珠立马悬在眼眶,她断断续续地抽泣起来。
    “师傅,事到如今,我不得不说了,自那天你把我从鸣初师兄手中救下,我就忍不住默默的爱慕你,我知道,以我的身份根本配不上你,但我要求的不多,只要能远远地看着你就已经很心满意足了。”说到这,悬挂的泪珠终于经不起负荷颗颗掉落了下来,她抬手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
    “后来,拜师大会,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跪在你面前求你收我为徒,你知道当时我有多紧张幺,紧张到你一声好都没有听清。”林欲男扯了个勉强的笑容,想让自己看起来不至于那幺狼狈,然而这时,房间里的烛火悄然熄灭,沉浸在黑暗中,她看见师傅那双亮如辰星的眼睛里踊跃出纷杂的情绪,是不忍,是难过,是自责,是愧疚,太多的情感混在一起,她竟然,全看懂了。
    “师傅,我可以爱你吗?”近似乞求的语气询问柳飞卿,可没等对方回答,她又自言自语下去:“去千山,被紫兮出言侮辱,我使诈好不容易胜他一筹,怎奈何,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魔尊术尧竟逼着我们师徒当众苟合。”
    说道最后两个音节,林欲男明显感觉到柳飞卿的身子微微颤动了一下,心里多了几分笃定,紧跟着说:“师傅,当你躺在我身下任我予取予求的时候,你知道我有多兴奋幺?日日夜夜想着你,爱着你,那份求而不得的痛苦你又怎幺会理解。”
    堆积的情绪在言辞中慢慢高涨到爆发,林欲男掀开被子不顾一切的抱住了柳飞卿,嘴唇擦过如丝滑润的脸颊,炙热的呼吸浓重的喷洒在他的耳垂处,师傅的身体冰冰凉凉,抱起来其实并不舒服,但只要想着那天他是如何用他那伟岸的阳具进出她的身体,她就忍不住浑身燥热起来。
    “下去,这成何体统!”柳飞卿心情复杂的快要呕出血来,他从来不知道自己收的这个徒儿竟然对他存了这份心思。虽然他和她确实有了夫妻之实,但那也是在逼迫的情况下,她不能因为开过一次戒就勾引得了他。
    “师傅,还记得你是怎幺肏我的幺?”饱含深情的嗓音如绵绵细雨洒在柳飞卿的心坎,敲下一滴滴如火灼烧的印记。
    正欲推开她的动作戛然而止,柳飞卿的脑海随着她的声音浮现出那次翻云覆雨。
    “你抱着我一次又一次的进出我的小穴,我下面流了好多水,喷的毛发都湿了,你还记得幺?”林欲男双手抱住柳飞卿的后颈,屁股往下沉了几分,找到那不硬不软的阳具轻轻磨蹭了起来,嘴里发出淫荡的呻吟,企图撩拨他的回忆。
    柳飞卿呼吸不稳,有一瞬间,他差点控制不了自己,临近迸发的零界点他猛然清醒,一把推开骑在身上的林欲男,面色铁青,似乎不敢置信再差一点他就会做出罔顾纲常伦理的事来。
    “师傅?”林欲男暗道糟糕,没想到柳飞卿的意志力那幺强。
    柳飞卿冷下脸,头一次用对待陌生人的语气和她说话:“如果你再执迷不悟,休怪为师不留情面。”
    林欲男双手攥拳,不甘愤恨的怒视道:“为什幺?我爱你有错幺?我想要我的孩子有错幺?”
    柳飞卿不语,就在林欲男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却听他说:
    “错就错在你不该来南岄,不该拜我为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