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穿 两男一女叠罗汉(3P、高H)

    抽的正起劲呢,丁俊飞舍不得离开那紧致的小穴,五指大力捏住她白花花的屁股又是拼劲几十个上顶,林欲男被他折腾的满头是汗,嘴里不依不饶的娇吟着:“恩~~丁老师~~你,你再这么用力,很快就会泄掉的~啊~~别,呼~别怪我没提醒你~~啊~~~我,我还没玩够呢~恩~~~”
    丁俊飞闻言不怒反笑,手指摸上她的阴蒂,挑拨压揉,熟练地节奏哪怕身经百战的妓女都要瘫软泄水更何况是年幼的林欲男呢。
    “呜呜呜~~不要~~呜呜呜,好,好难受的~~呜呜呜~~快,快要高潮了~~啊~啊~~啊啊啊啊~~”一波波快感侵袭而来,林欲男毫无招架之力,洪水刚泄整个人就如烂泥上的小人,滑不溜秋的起不来了。
    她上半身匍匐在办公桌上,屁股被人用力捏着,小穴依旧被粗长的肉棒插的浑水乱响,她大脑一片空白,刚登上天堂还没下来,又是一股热浪喷涌,狭窄的甬道缩了又缩,下意识的吸住了肉棒,背后的丁老师闷哼一记,一个没忍住,大量的精华全喷了出来。
    “呼~~你夹得我好紧。”
    “恩~~里面好热~~~我好累~~你,不要再动了~~”林欲男喘着微弱的气息,连动弹一根手指的力气也没有了。
    “哼,你放松,先让我出来。”瞧她这副怂样,丁俊飞心里是说不出的舒坦。
    林欲男想要放松身体,结果放松过了头,肉棒抽出身体的时候连带抽出了一股子噼里啪啦的屁声……
    这下真是连撞墙的心都有了!
    “啧,你好恶心。”嘴里说着恶心,丁俊飞的手却不安分的伸进穴里掏出浓稠的白色精液。
    “俊飞,你去边上休息一会。”强忍了许久的佟乘风终于按耐不住的撵走了丁俊飞,无人问津的铁硬肉棒在空气里冻得冰凉,一下子冲进温暖的甬道,他舒服的呼了口气。
    而林欲男昂起头,闷哼的支起了上身。
    佟老师喜欢不按牌理出牌,为了不让他像上次那样刁难自己,林欲男再累也要努力迎合。
    发觉她的配合,佟乘风满意的揉了揉她的乳房,冰凉的肉棒在湿热的肉壁下慢慢升温变大,几个挺动都抛进她的花心深处,虽然佟老师的长度不如丁老师,但是他耐力强,持久不软,花样多,同样折腾的她体力不支。
    “佟,佟老师~恩~~好舒服~~啊~~太深了~呜呜呜~~痛~~佟老师~~轻点~~啊啊~~”林欲男被佟乘风摆弄成各种姿势,穴肉里的褶皱被肉棒摩擦的火辣辣的,滑腻的透明液体汇聚成一堆乳白透明相间的粘稠物沾着肉棒一次次涌进涌出。
    站在一旁盯了好一会的丁俊飞眸色变深,粗长的肉棒又雄赳赳气昂昂的立了起来,他走到他们身边,坏坏的提了一个建议。
    “要不要试试两根一起进去,你会喜欢的。”柔情四溢的抹了把林欲男的脸颊,丁俊飞丢给佟乘风一个眼神,佟乘风扯着嘴角,无奈道:“就你点子最多,还不让我操完。”
    “这样你也舒服,我也舒服,当然,她会更舒服。”丁俊飞将两人交合处的粘稠物捏了一小搓放在她的后庭上,林欲男顿时领悟他想做什么。
    我累个去,爆菊啊!太凶残了有木有!
    “不~不要~我不要爆菊~我不要~~呜呜呜~”林欲男扭动起屁股,不让他奸计得逞,佟乘风眉头一皱,一巴掌打在白花花的屁股上,顿时鲜明的五指掌印红了一瓣肉臀,冰冷的手指乘着她泣声泪下的时候捅进了未开苞的后庭。
    “啊啊啊啊~~~不要~我怕~好痛~~~”林欲男眼角悬泪,她真的怕了,后庭那是拉屎的地方啊,怎么可以插进去乱动。
    “乖,一会就会很舒服的。”丁俊飞耐心地循序安慰,手指深深地戳进她紧涩的后庭,佟老师的肉棒持续抽插着,这导致了粘滑的液体供应不断,倒成就了丁俊飞最好的润滑剂。
    “呜呜呜~好痛~不要~~呜呜~~”
    林欲男叫疼的次数多了,丁俊飞见后庭差不多能融入三指便示意佟老师停下换个姿势,他要跟他们一起做快乐的事。
    教师办公室的地板铺着冰凉的瓷砖,丁俊飞随手拿起其他老师的毛毯铺在地上,“你下我上?”
    佟乘风一脸的无所谓:“随便。”
    说完,他扶住浑身酥软的林欲男躺在了毛毯上,男下女上的姿势重新插入小穴,如此一来,后庭大开,丁俊飞啐了口唾沫抹在棒上,对准后庭处菊花中心猛地一戳。
    “啊——”尼玛,撕心裂肺的疼啊,菊花开花了。林欲男想哭又哭不出来,刚才哭的太用力眼泪流光了,呜呜呜。
    隔着一层肉膜,上下抽挺的两根肉棒都埋进了她的体内,林欲男又想起了当雌性霸王龙时的双棍入洞,虽然和现在的模式不同,但也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知道为什么,她越想越兴奋,连带着后庭开花的疼痛都可以忽略不计了。
    “啊~你们~恩~~这可是你们自己主动来插我的,我~呼~我可没诱惑你们~~恩~~”林欲男上下两个洞被插得满满的,小肚子涨的厉害,一张润滑光泽的小嘴里尽是口不择言的乱说起来。
    “哼,老师带你开荤就该谢天谢地了,说那么多废话干嘛。”丁俊飞揪住她的头发,低头吻住她的唇,火热的舌头粗鲁的搅拌着她的口腔,没有任何技巧只是机关枪扫荡似的想要吞咽她嘴里所有未说出来的胡言乱语。
    被吻得太深,他的舌头就如他粗长的肉棒一样顶到了她的咽喉,她不舒服的撇过头,抓住机会大口吸气。
    “俊飞,别玩得太疯。”佟乘风躺在下面理应是最吃力的,但他游刃有余的顶动下身,密封的衔接口证明了他的体力实在太强大,值得膜拜。
    “恩~佟老师~~我好难受~~呜呜~”要说快感,当然还是小穴来的强烈,虽然菊花里的肉棒抽动的频率快的吓人,但带来的快感却是断断续续的。
    佟乘风拇指擦拭着她红肿的唇瓣,大手压着她的后脑勺往下一按,主动送上了她渴望已久的两片薄唇。
    佟老师的唇瓣柔软的像棉花糖,带着薄荷清爽的味道,她钻出小舌描绘她的唇形却被突如其来的火舌给卷了进去,唾液飞溅,顺着他们的下巴流淌而下,佟老师的吻细腻赋有技巧,明显是个老油田,林欲男分了神,舌头被他轻轻一咬,一股铁锈的味道混进彼此的唾沫里,对方强制性的全部喂给了她,让她吞下去。
    我靠,为什么每次都让她吃些不干不净的东西,佟老师,你心理有病吧!
    “呼~我想射了,你的菊花实在太销魂了。”丁老师几十个猛抽,终于在舒畅的低吼下射出了无数个生命种子。
    后庭那开了花又浇了水埋下种子,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重新长开……林欲男哀怨的想。
    佟老师的耐力是无穷的,丁老师都穿戴好坐在一旁欣赏了,他活活又抽插了十来分钟才贡献精华。
    林欲男是彻底累趴了,她躺在佟老师的身上闭上眼调整呼吸。
    一个熟悉而清冷的声音幽幽传来:【恭喜你,全部通关,现在开启下一个穿越,鉴于你的能力,我可以给你一个友情提示,身心结合的h活动更利于游戏通关,祝你成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