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穿 挑逗你的视线(3P、高H)

    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林欲男给自己选了条死路,她不后悔,她敢作敢当。
    气氛僵持了有近十分钟,佟乘风第一个冷笑,紧接着丁俊飞笑的阴森渗人,林欲男打了个冷颤,坚持挺住。
    “林欲男你怎么可以那么贱,3p?亏你说的出口。”丁俊飞挑眉讽刺道。
    “你认为我们会接受么?”佟乘风收起笑容,优雅的翘起二郎腿,两手交叉放在腿上,狭长的凤眼意味不明的盯着她。
    “为什么不呢,不是每个男老师都有机会和自己的女学生发生性关系的,你们已经赚到了好不好。”林欲男挺起胸膛,斗着胆子装腔作势,其实她心里已经害怕的不行,羞愤的不行,但是她不能退缩,绝对不能!
    她要置之死地而后生,没准能创出个happy  ending。
    丁俊飞不屑哼道:“长得不咋的,气势倒挺大。想要玩3p起码得让我们有生理反应,你觉得你吸引得了我们吗?”
    虽然他说起话来欠扁的要死,但林欲男还是听出了话中深意,他是想让她拿出本事勾引他们,如果他们有反应了那就和她玩3p。
    “不试试怎么知道?”林欲男放下书包,利索的纽开白色衬衣前几个纽扣,衣服向外一敞露出精致的锁骨和俏圆的肩头,她眼眸微眯做出诱惑的姿态,右手摸上胸脯滑上娇唇,粉嫩的舌尖舔绕着手指以他们看得见的角度舔完一根又一根,湿漉漉的三根手指顺着白皙的脖颈滑落摩挲着丰盈欲出的双乳,途经平坦的小腹,她倚靠在办公桌旁,借着支力右手探进了裙摆。
    她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落入两个男人的眼底,他们的视线追随着她的手指停留在看不见内情的裙摆外面,因为看不见她在做什么反而让他们的呼吸粗重了几分。
    “嗯哼~好痒的感觉~手指淋湿了~”林欲男小脸赤红,娇俏的歪着脑袋,低垂的眼眸沁出一层亮亮的水膜,她挥动右臂迅速有力,左手不甘寂寞的抚上酥胸,粉白的蕾丝花边半隐半现的浮出粉嫩的蓓蕾。
    “呜呜呜~好空虚~~怎么办~~你们有什么东西可以放进去吗?”亮晶晶的眼珠子满怀希冀的投向他们,可是他们纹丝不动,仿若入定般不理她。
    “怎么办呢?我好想要填满它,手指不够用了。”林欲男抽出右手,湿润的手指轻抹红唇,像涂了透明的唇彩增添水润晶莹的光泽。
    “你身上一定有我想要的东西,是不是?”林欲男大步跨坐在离她最近的佟乘风腿上,雄厚的男人气味刺激着她的感官,她宛如一条无骨蛇妖紧紧缠绕着他,双手捧住他的脸庞,眼看就要亲吻他紧抿的薄唇。
    “下来。”冰冷的声音里隐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欲味。
    偏偏林欲男察觉到了,她巧言笑兮的趴在他的肩膀,柔弱的小手对准支起的帐篷就是一握。
    “还说你没反应?呵呵~假!正!经!”一字一点他的鼻子,林欲男看着他眼里风雨欲来,警觉性的跨回大腿,在他伸手想要掐住她细腰的同时离开了他的怀抱。
    “呜呜呜,佟老师好可怕,丁老师,还是你最体贴了,是不是?“一个回旋飞落入丁俊飞的怀里,林欲男美目盼兮,悄吟若兮,纵然五官平凡,也能让人眼前一亮,她可是对着镜子搔首弄姿练了好久的,就怕哪天要派上用场。
    丁俊飞不吱声,望向她的眼神闪过了惊艳。
    林欲男加把油靠在他的胸前,悄悄地凑到他耳畔低语:“你知道吗?班里的女生都说你是温柔的白马王子。“
    胸膛微微起伏,因为丁俊飞笑了,笑的温柔缠绵。
    “可是呢,我却不这么觉得。”林欲男话锋偏转,伸出舌头沿着他的耳廓舔了一圈,清音飘渺如烟却又像千斤重担重重砸在他的脸上:“掏出你的鸡巴给我看看,你和它谁更丑陋?”
    温柔的笑容凝固在了脸上,丁俊飞愤怒的钳住她的下巴,咬牙说道:“你这是在作死。”
    林欲男抛了个媚眼,细声细语的回道:“那也是丁老师逼的。”
    “很想让我操你是吗?我如你所愿。”丁俊飞大手解开皮带,掏出早已站起的酱红色肉棒,神态颇为自豪的看着她:“大吗?插进去会变得更大。”
    林欲男确实被眼前的巨棒吓到了,它看起来有十四、五厘米左右长,通体的酱红色攀附着暴起的条条青筋,但是她不能让对方发现她的情绪,她故装藐视的瞥了肉棒一眼,轻哼道:“果然,你比它还要丑。”
    谁能想到斯文的假象背后隐藏着一颗抖s的心,林欲男从上次医务室被丁俊飞羞辱就隐约猜到了答案,对于抖s的男人,顺从是最无趣的,只有挑衅才能达到她最终目的。
    男人的怒火一旦点燃就很难熄灭,特别是有损尊严的事。丁俊飞脸色铁青,大手用力扯下她的白色衬衣,几颗脆弱的纽扣孤零零的掉在了地上,他把她推倒在办公桌,卸去她裙底的内裤,撑开双腿,粗长的酱红色肉棒噗嗤一声便顶了进去。
    “恩~好涨~”林欲男双手撑住上半身,小穴被撑开的痛楚在丁俊飞扭动腰肢后化为了一滩淫水黏糊着密不透风的穴口,坐在一旁观看的佟乘风忍不住拉开拉链掏出了肉棒右手上下套弄起来。
    “恩~丁老师,你没吃饭吗?要不要换佟老师来,他可比你厉害多了。”下体被撞得啪嗒啪嗒直响,林欲男口不对心得继续挑衅。
    丁俊飞听完脸色黑如煤炭,动作粗鲁的将她翻过身翘起臀部硬插进了花芯,因为他的长度过人加上后进式本就比一般体位还要深入,林欲男感觉肉棒穿过了花心撞进了宫颈口,那种又爽快又酸痛的快感折磨的她快要疯掉了。
    佟乘风这时走了过去,压住她的脑袋往他的肉棒上靠。
    林欲男沉溺于肉欲,不用他说便自动含住他的肉棒,上下舔弄起来,两个玉囊左右晃动,她忍不住舔了舔肉棒下的两颗蛋蛋,圆鼓鼓的小球在柔软的玉囊里滑动,她才舔了几下,就听见佟老师发出细微的呻吟声,不顾身后粗长的肉棒在火热的小穴里抽进抽出,她凝聚精力努力把两颗蛋都舔的湿乎乎的,口水的气味沾满了淫靡的味道,她重新含住孤独粗硬的肉棒,运动灵活的舌头在进出套弄时以打圈的方式舔着他的龟头。
    佟乘风凤眼直射出欲火焚烧的痛苦,他嘶哑的声音尽显不耐的说:“你快点,轮到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