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穿 肉欲难消(H)

    放学后,林欲男如约去了夏以辰家里,夏妈妈依旧和蔼和亲,对她关照有加,吃完晚饭,她帮着夏妈妈收拾残局,一大一小其乐融融。
    夏妈妈洗好碗筷就被街坊邻居喊去打麻将了,夏以辰乐呵呵的笑开了脸,等夏妈妈一走,立马如狼似虎的扑了过来。
    林欲男不防被撞到了墙壁上,衣衫尽褪,曼妙的少女胴体在火热的凝视下呈粉红一片。
    “欲男,你好美。“夏以辰看的痴了,弯腰一个公主抱,抱进自己房里。
    玉莹白嫩的身躯不着一丝一缕在湛蓝的床单上如蛇扭动,林欲男娇声欲滴,妩媚轻喊着:“以辰~我热~“
    男性喉结处上下滚动,夏以辰脱光衣裤,坐到床上去,撑起她的双腿,用挺立的肉棒细细摩擦她的阴阜,寸草不生的两块肥美花唇在肉棒的擦拭下生出一股股透明粘液,他手指一根根探进小穴搜刮起肉壁上的褶皱,湿热的甬道紧致的夹住他的手指,他额头生汗,好奇起其中味道,低下头埋在她花唇之间,以舌代指作着相同律动,花唇上方的一颗花珠更是在他手指揉压下颤抖不停。
    “啊~~~不可以~~啊~~恩~~~轻点~~啊~~~以辰~呜呜呜~~给我~~我好难受~~”
    林欲男身子上仰,好让花唇里的舌头更深的抵触她的花心。
    “你的小穴好紧,味道好甜。”甬道里分泌出的透明粘液全数被他的火舌卷走吞咽,女性私密处的气味骚动着他的肉棒,他直起身,扶住下面已经涨红发硬的巨物一路通畅的顶进了花穴。
    “啊~~进来了,恩~~以辰的肉棒插进小穴里~好舒服~~恩~~”林欲男面露红潮,呻吟不断。
    “小骚货,我不在的时候你都是怎么自慰的,恩?”夏以辰摇摆臀部,想象着欲男自己手指插入小穴的模样,神情兴奋极了。
    “我~恩~~不知道~啊~~以辰好棒~啊~~~”
    “是不是像这样插进去?”夏以辰抽出肉棒,再狠狠插到花心,幅度变大,冲劲越深。
    “啊~~好深~好深啊~~呜呜~~以辰~~我受不住~~受不住~~恩~~”林欲男被顶的双乳上下乱颤,整个上身都被顶出了床沿。
    “欲男,好好夹紧我,我要冲刺了。”夏以辰呼吸粗重,说话上气不接下气。
    林欲男运用肉穴里的肌肉紧紧夹住前后抽动的肉棒,在极致飞升的快感里,他们一起登上了天堂。
    “呼~你好重~”一场性爱抽走了她全部的力气。
    夏以辰亲了亲她的嘴角,宠溺的说:“亲爱的,你的小穴好给力,最后那夹劲都快把我的肉棒夹断了。”
    林欲男懒得翻白眼,推搡他从她身上下来。
    “再来一次,我还没要够呢。”说完,夏以辰又开始了最原始的律动。
    第二天周六,林欲男打着不知道是第几个哈欠,坐在人烟稀少的教室里。
    两节数学课两节物理课,两个老师都是她的任务目标,她很想拿出点精神,可是,她好困啊,昨晚被夏以辰折腾到很晚才回家,少年精气旺盛的像头猛牛,怎么榨也榨不干。
    “哈——欠——”又打了个哈欠,她眼睛朦胧的起了层水雾,袖子一擦,眼前多了个人影。
    “林欲男,上我的课很无聊?”佟乘风皮笑肉不笑的看着她。
    林欲男挺直背脊,说实话,不是她佟乘风的课无聊而是她根本有听没懂,同样丁俊飞的课也是一样,听天书什么的,最容易犯困了。
    “没有,佟老师你说的很好。”林欲男睁着眼睛说瞎话。
    “那我怎么觉得你要睡着了似的。”佟乘风相信才怪,开课到现在快一个多小时了,她估计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可能是太阳晒得人太暖和了,没事的佟老师我可以克服的,您继续上课吧。”不想让身边的同学继续看热闹,林欲男装模作样的抄起黑板上的题目。
    佟乘风凤眼轻挑,冷声道:“今天课程结束后到我办公室来。”
    林欲男立即露出向日葵般的笑容:“是,佟老师。”
    别人都以为她被老师整傻了,竟然笑的那么开心。
    殊不知林欲男的小心思,上天给我开了一扇窗,为什么不要呢。
    物理课结束后就是丁俊飞的数学课。
    丁俊飞这丫的一进教室全场静默。
    为什么呢。
    因为丁老师心情不好,黑着脸拿着他们每个人的试卷一个个明点批评,轮到林欲男的时候,丁老师脸更臭了,难道早上踩狗屎了?
    林欲男笑的那叫一个灿烂,拿到试卷的手抖一抖,当她瞄到上面的分数,噗,喷血,才三分!
    心虚的把试卷正对折好,刚想要默默坐回座位,丁俊飞那头阴森森的开口了。
    “林欲男,你是我见过成绩最差的学生,放学后到我办公室来一趟,我们好好聊聊。”最后两个字,听起来咬牙切齿。
    好吧,佟老师想找她聊,丁老师也想找她聊。
    两个人凑一起,干脆来个3p?
    哎哟,她有这想法也要他们肯啊,单方面的3p求不来。
    上午四节课全部结束,林欲男背着她的书包再次敲起教师办公室的大门。
    “进来。”两到声音同时响起,屋里的佟乘风和丁俊飞对望一眼,纷纷明了。
    林欲男顶着高气压,走进办公室,两位男老师已经坐在那从头到脚把她审视了一遍。
    “佟老师,这林欲男有点本事,你猜这次数学测试她考了多少?”丁俊飞手指敲打着桌面,语言调侃道。
    佟乘风冷哼,目光不明的扫了一眼林欲男:“不会也是个零分吧?”
    “哈哈,没,比零分多了三分而已。”丁俊飞讥笑。
    “你可真有出息。”佟乘风暗讽。
    两人一来二去全把她当透明人了,林欲男气的用食指向他们,不经大脑的说了一句豪言壮语。
    这下震惊了全场也包括自己。
    “冷嘲热讽有什么意思,有本事我们3p,床上分高下!”
    因为路上一直yy着3p的事结果一抽筋就脱口而出了,看他们神情前所未有的呆滞样,天哪,她好想挖个洞把自己埋了,太tm丢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