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穿 颤抖吧!纵欲少年!

    夏以辰是个优秀的男朋友,他主动分担了抄五十遍学生手册的重任,并且在林欲男最饥饿的时候伸出援手,如果对他的攻略不是任务,她想她会好好做他的女朋友,对他一心一意。
    可惜,这是场游戏,她不确定游戏里的世界是否真实,毕竟游戏的造物主是谁,设下这种游戏的目的是什么,没有人能告诉她,她现今能做的就是一步步通关回到现实生活,然后她会去问夜染,那个神秘俊美的男人,一定知道所有内幕!
    幻想着当她找到夜染,是先痛揍一顿呢,还是狠狠地痛揍一顿呢?
    那张俊美不似凡人的脸如果青青紫紫,想必也是极好看的。
    林欲男想的入神,发出痴痴地诡笑,一旁换衣服的几个女同学以见鬼似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欲男,你笑的好恐怖,想什么呢还不快换衣服,马上要上体育课了。”
    “是啊,罗铁山的课不能迟到的。”
    是了,罗铁山是她们给体育老师取的外号,真名叫罗树仁,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因为拥有像钢铁一样坚硬的肌肉和残暴不仁的教学手法,让全年级学生都闻之丧胆。记得曾经有一个一年级的新生,上课迟到了一分钟就被罚围着操场跑5圈,那可是一圈四百米的操场,5圈下来直接晕厥。
    饶是这样,校长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小道消息说罗铁山是校长的大舅子,不看僧面看佛面,连校长都压不倒的大山,自然就称他为罗铁山了。
    换好清爽的运动短裤和纯白色运动短衫,炎热的夏日,女生们光滑洁白的大腿晃荡在外面引来班里男同学们好一阵窥视。
    这个时代的初中生还是很含蓄保守的,要不是今日气温高达三十五摄氏度以上,她们还穿着绿油油的运动长裤呢。
    男生女生各站一排,罗铁山慢步走到他们面前站定,黝黑的皮肤扎实的肌肉,他个头不高却显得特别魁梧硕壮。
    “今天进行男生一千米,女生八百米长跑测试。现在手掌侧平举,拉开彼此距离,我们做运动前的热身。”
    林欲男一米五五的身高排在末端,她恹恹的跟着大家做热身运动,对于八百米长跑她心有余悸,初三中考那年,正巧遇到了sars,女生八百米长跑考试就此夭折了,不然以她乌龟的速度铁定通不过啊。
    既然命中注定躲不过,那就抱着必死的心态去接受吧。
    男生先一步进行一千米测试,她站在女生当中眼睛寻找着夏以辰的踪影,他已经在起跑线上弯下身躬起长腿手掌撑地,罗铁山哨令一响,二十多个少年如开闸的猛兽一股脑往外冲。
    夏以辰跑的很快,身姿矫健犹如一头黑豹飞跃出人群,林欲男视线紧紧黏在他的身上,眼看他就要被身边的男同学穿过,心头一紧,奋力大喊:“夏以辰!加油!”
    仿佛听到她的呼喊,夏以辰步伐跨大,一个急速快跑将后面的人头甩的老远,没有悬念,夏以辰以三分十三秒赢得了长跑第一,女生们上前一拥而簇,个个没事找话的想借机套近关系。
    林欲男知道班里很多女生都喜欢夏以辰,对于她这个夏以辰的同桌是又恨又妒,刚才她没忍住暴露了情绪,已经惹得她们不爽快了,后来在女生八百米长跑里体现的那个叫“心机”啊,操场的跑道有五六个,几个小女生偏偏要跟她抢一个跑道,她跑哪追哪,硬是不让她往前冲,她无奈了,其实她想说,你们不用这样,横竖她就是个小尾巴,何必拖累自己成为新一代小尾巴接班人呢。
    因为八百米长跑成绩不理想,她和阻碍她的几个小女生被罗铁山训斥了一顿,林欲男坐在草丛里喘的像条狗,耳朵里嗡嗡的什么也听不清,那几个小女生和她一样全累趴了。
    太阳照在头顶,林欲男汗如雨下,高耸的胸部也被汗水浸的湿透,玲珑曲线一目了然,很多男生频频往她身上看,她还没搞懂是怎么回事,面前一黑,夏以辰沉着俊脸挡在她身前。
    “你的衣服湿了。”
    “哈?”林欲男不明所以,低头一看,我勒个去,胸口两团饱满被湿透的短衫印的一览无遗,诱人的乳沟在明灿的光线下显得路线清晰。
    “罗老师,林欲男中暑了,我先带她回教室休息一下。”
    罗铁山虽然皱眉,但也没说什么,便同意了。
    林欲男在夏以辰的搀扶下离开了众人视线,哎,这下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回到教室,夏以辰倒了些纯净水给她。
    她刚想接手,对方自己仰头饮了一口凑到她唇边全数渡了进去。
    “唔——”一咕噜凉爽的清水入喉,林欲男没缓过神就被对方的长舌驱入,狂扫口腔内所有能吸食的津液。
    “唔~你,等等~”一双手肆无忌惮的钻进她的衣服揉捏起丰满的胸脯,林欲男抑制住他的行为,摇摇头:“不行,等会他们就会回来的。”
    夏以辰眸色暗淡,手里的动作没有停歇,嘴里吐出可怜兮兮的声音:“我们速战速决好不好。”
    “不行,今天已经做过一次了,以辰,纵欲伤身。”林欲男坚决不肯就范,之前他们是在男厕所四面都是封闭的,现在可是在教室里,那么多扇透明窗户开着呢,没准就被谁看了去。
    “哎,那今晚来我家做作业我就放手。”夏以辰耍赖道。
    林欲男轻吁:“知道了,我答应你放学跟你回家。”
    夏以辰阴谋得逞,笑的狡诈奸猾。
    下午第三堂课和第四堂课都是自修课,通常这个时间段里学生们都喜欢多做点作业,等回到家也能多看会电视。
    明天即将迎来周六日双休,十几岁的年纪,玩心是比较重的,当班主任带来一个坏消息时,全班一小部分人群痛苦哀嚎的就差在地上滚几圈了。
    班主任说了初二学业重,校长为了让学生们能在中考考取优良的成绩,从这个礼拜起每周六有部分学生要参加学校开设的补习班。
    换句话的意思是差生需要更多时间放在学业上,补课是在所难免的。
    林欲男再次被归纳为差生行列,好吧,补就补吧,多和他们接触接触对游戏进度也有帮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