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ROυωυ.oRg 第二穿 丁老师,你够了

    由于先前说好要去医务室,两个人整理妥当就直奔医务室去了。
    学校医务室里当值的只有一位女老师,叫尤虹霞,是全校女老师当中长得最好看的一个,很多男同学都会以“受伤”的名义去多看她几眼。
    这是林欲男第一次和她打照面,尤老师态度温婉亲和,在查不出病因的情况下,建议她先躺两节课,如果还痛那就得送医院了。
    当然林欲男的肚子疼是做戏来着,不用上课对她来说简直是天大的恩赐,躺在医务室唯一一张白色单人床,她朝夏以辰挥了挥手,他使命完成要回教室继续上课不能留下来陪她了。
    面前的灰色厚重帘布一点一点遮挡她的视线,她被圈在独立狭窄的空间里,鼻腔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紧绷的神经在全身放松的状态下得到了松懈,没过一会便睡着了。
    林欲男做了一个梦,她梦见夏以辰埋头吸允她的乳头,口口声声对她说我爱你,欲男,做我女朋友好么,她刚想满心欢喜的点头答应,佟乘风一脸冰霜的用手指使劲捅她的下体并且语气冷冰冰的质问她:为什么有了他还要别的男人,你就那么不甘寂寞么!
    佟乘风的手指从一根变成了三根,干涩的小穴硬生生被捅出一个大洞,她吓了一跳,眼睛猛地睁开,唔,下体被塞满的酸痛感逼真的不像是梦。
    她赫然发现自己衣领全开,两只丰盈的乳房暴露在外,一个男人正埋首吸允揉捻,三根修长的手指正对着她的小穴做出规律的前后进攻。
    “你干什么!”林欲男羞愤的想要推开他,一张俊秀温雅的脸收入眼帘。
    “丁,丁老师……”
    丁俊飞抽出手指,晶莹剔透的水渍在指腹上闪着光滑的润泽,他随意用床单擦了擦,柔声道:“你的身体真敏感,和佟老师做这种事的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多水?”
    “什么?”林欲男呆愣住忘了反应,当时他不是走掉了么,怎么会知道那晚的事情。
    “本来是想回去拿样东西的,没想到免费看了一场活春宫。”丁俊飞说的轻描淡写,斯文俊雅的外表始终保持老师该有的温和可亲。
    “丁老师……”无缘无故成了a片里的女主角,林欲男纵使奔三的年纪也忍不住脸红了一把。
    “现在害羞是不是太晚了。”丁俊飞挑起她的下巴,倾身对视,一股燥热自小腹蔓延花穴,她情动难耐的双手攀上他的脖子,双眼水雾朦胧,嘟起红唇,娇俏的模样惹人怜爱。
    她以为他是想要亲她的,等了半天却等来一句令人心魂震碎的话。
    “不要用你含过鸡巴的嘴来碰我。”
    林欲男脸色顷刻变得一阵青一阵白,尴尬的像被人点了穴。
    “我不是佟老师,这招对我没用。”
    丁俊飞至始至终都在笑,只是笑容进不了眼底,给人制造了一种温柔假象。
    林欲男热情冷却,逼迫自己冷静的穿好衣服,抚平校裙上的褶皱,梳理乱蓬蓬的头发,一切整理就绪她安静地下了床,穿上鞋子,全部过程都在丁老师的盯视下进行。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攻略方式,既然丁俊飞不被诱惑那就索性晾着他,要知道,男人都是犯贱的,你越是摆出高姿态对方越是对你痴迷不已。
    终于,丁俊飞按耐不住的问:“你不怕我去校长那里告发你们?”
    林欲男嗤笑:“随便,如果丁老师闲的蛋疼的话。”
    浓眉簇成一个川字,她的反应出乎他的预想,正常女孩子奸情被发现不是应该慌乱求饶的吗?为什么她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是大脑少一根筋还是笃定他不敢去告发。
    丁俊飞笑了,笑的别有深意,确实,他没打算告发他们,说那句话也不过想吓唬吓唬她,试问有哪个女孩会那么大胆强吻老师还和老师发生不正当关系的,佟乘风和他是同一个大学毕业,两人相识已久,他是什么人又怎么会不知道,单凭那么多年的兄弟情分也不会去告发他的丑事。
    “丁老师?你怎么在这?”刚出去办点事,一回来就看见站在医务室里的丁俊飞,尤虹霞除了惊讶更多的是惊喜。
    “尤老师,王老师不小心从二楼楼梯那摔了下来,腿磕破了皮,出血不止,你快去看看吧。”丁俊飞恢复常态,又变回女生心目中的温柔白马王子。
    林欲男心底一阵恶寒,刚才他说粗言秽语的样子去哪了,装模作样,直到今天她才看清丁俊飞空有一副好皮囊灵魂住着一只满嘴污秽的大灰狼!
    “啊,好,我马上就去,同学,你肚子不痛了吗?”尤虹霞拿了几个急用医疗用品,眼角瞥见站着发呆的林欲男。
    “恩,现在不怎么痛了,谢谢尤老师,我回去上课了。”有礼貌的向尤老师打了个招呼,她自动忽略丁俊飞飘来的探视目光。
    回到教室,已经是第三节课下课时间,教室里热闹的像个集市,三三两两扎成一堆,说着乱七八糟的八卦怪谈,夏以辰看到她回到座位,不再和其他男同学闲聊而是跑到她身边一番寒虚问暖,刚在医务室受的气这才算消得七七八八。
    第四节课开始,林欲男眼瞅着高瘦的身影走进教室,嘴角抽搐了几下,早知道是丁俊飞的数学课她还不如一头睡到中午。
    还不到五分钟时间,他们又再次碰面了。
    林欲男趴在桌上闭目打算来个眼不见心不烦,偏偏丁俊飞不肯放过她,一会罚她站着听课,一会让她上台做题,做不出继续罚站,一连好几次折腾搞得全班同学都向她投去默哀的眼神,我勒个去,她还没死好么。
    一节课四十分钟,她足足站了三十多分钟,丁俊飞是摆明针对她,不就是在医务室当他是透明人嘛,有必要那么小心眼么,还为人师表呢,心胸那么狭隘可不行。
    下了课是中午吃饭时间,一部分同学在学校食堂就餐,一部分离家近的都回家吃饭去了,林欲男是个悲催的,她又被留校了,原因是她渺视课堂纪律,被罚抄学生手册五十遍,不抄完不许吃饭。
    林欲男想吐血,五十遍学生手册,她写到放学都写不完啊。
    夏以辰不知道她是怎么惹到丁老师的,出去买了份炒饭拎回教室,心疼的对她说:“你先吃饭吧,我帮你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