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ROυωυ.oRg 第二穿 被老师羞辱了

    第二天一大早,林欲男七点不到就出门上学去了,昨天老师布置的作业多的能堆成一座山,她要是不抓紧时间,肯定来不及交。
    还好,昨晚事先和夏以辰约好,等她踏进教室,他已经坐在座位上等候多时了。
    “拿来吧。”放下书包,林欲男拿出作业本、文具盒准备开始抄作业。
    夏以辰乖乖交出他恶补三个多小时的辛勤劳作,俊秀白皙的脸上没有一丝怨言甚至还爬上一抹可疑红晕,他悄悄地对她说:“今天放学要不要来我家做作业?”
    拿作业本的手一顿,林欲男抬眼看他,这家伙,是在主动求欢吧?天知道去他家做作业只是个幌子。不过,这样也好,至少能完成任务之一。
    心情明亮了,做什么事都是积极地。
    “好啊。”林欲男朝他微微一笑。
    夏以辰心口一滞,平日里怎么看都觉得平凡无奇的五官现在是越看越顺眼,好想上去亲她一口,但碍于人多不方便又隐忍了下来,想着晚上又可以激情做爱,整个比打了鸡血还要兴奋。
    同班的男生发现了他的变化,一起打趣的以为他追到隔壁校花刘琦了,毕竟他喜欢刘琦的事整个二年级的人都知道,一群男生纷纷瞎起哄,一会问牵手了没一会问拥抱了没,夏以辰全程不甩他们,现在他已经升级做了男人,才不想和小男生计较呢。什么牵手拥抱,哪有性爱来的爽快。
    本来今天一天是可以过得很舒心很愉悦的,但是,林欲男没有想到所有好心情都被物理老师佟乘风给打碎了,而且还碎成了渣滓!
    事情起源于临堂测试,之前她说过以前学的东西已经全丢给老师了,自然那场测试是全军覆没的,不过就是吃了个零鸭蛋嘛,佟乘风那个变态就当着全班人的面羞!辱!她!
    她气不过顶了几句,于是就惨遭留校重考的命运。
    夕阳西下,所有学生都背起书包欢快的离校回家了,教室里只留下面无表情的林欲男和满脸失落的夏以辰。
    “要不,我帮你去说说吧。”夏以辰是物理课代表,在佟乘风那还能说上几句话。
    “不用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认了!”谁让他是老师她是学生呢,老师有责任教导好每一个学生,学生考试成绩差了留下来单独辅导哪怕说给家长听,家长只会欢喜的点头应是,毕竟免费的家教还一对一谁不想要啊。
    夏以辰无奈的垂下眼,像斗败的狮子垂头丧气,他没想到欲男的物理成绩会差到考了个零分,以前最少也在及格分数线徘徊,怎么这次就……
    “好啦,你回去吧,我答应你的事我会做到的。”林欲男以为他是因为晚上不能快乐所以不开心了,心里说不出的黯然,用肉体换来的注视,又有多少真心在里面?
    小心思被当事人挖掘,夏以辰脸面挂不住,急忙解释:“没有,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我只是……”
    林欲男静静地看他,等着下文。
    “只是……”想关心你,后面四个字卡在喉咙里怎么也说不出来,夏以辰清楚自己并不喜欢林欲男,对她的渴望完全出自于性爱,这种认知让他一度觉得自己很卑鄙无耻。
    “好啦,又不是小孩子了,我懂得,你先回去吧我没事的。”强撑着笑,林欲男不想让暗恋那么多年的感情变得卑微低级,感情什么的她不在乎了,反正,她只是来完成任务的不是吗。
    夏以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所有想说的话最后付诸于一声叹息,“你不要想太多,我先回家了,明天见。”
    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视线里,嘴角上扬的弧度一下子崩解了,林欲男捂住胸口,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流失,如倒挂的沙漏,慢慢地,流走所有细沙。
    到底是曾经暗恋的对象,多少还是希望能得到同等的对待,是她奢望了吧。他的心里只喜欢刘琦。
    发疯似的摇头,林欲男,你要冷静!切记不能感情用事,你要知道你现在是在玩游戏,这里的一切都不是真的!
    用尽全身力气进行自我催眠,深吸口气,睁开眼,淡定从容的收拾好书包,前往佟乘风那个变态老师的办公室。
    “咚咚咚。”林欲男有礼貌的敲了敲教师办公室的大门。
    “进来。”佟乘风的嗓音识别率很高,低沉不够明亮,声音升高的时候会有细微的沙哑感,说起话来永远都是一个调子,听不出是喜是忧。
    打开办公室大门,两排办公桌埋首的老师只剩下佟乘风和丁俊飞,他们看样子很忙,是在批改作业/试卷吧。
    “你过来,这个试卷是我重新整改过的,做完了给我。”佟乘风没看她一眼,随手丢去一张试卷,继续做手上的事。
    林欲男默默地拿着试卷走到前排的办公桌坐下,拿出书包里的文具盒,试卷上的题目好像比下午的简单了些,不过……除了几道选择题她还是不会做啊苍天……
    手里拿着自动铅笔,硬是下不了手,十几年前的题目让快奔三的人来做合适么?!
    林欲男心里闷得慌,如果不想期末考试咔嚓掉,她要尽快完成任务,前往下一个游戏才行!
    无形中她压力倍增,她想吧,既然耗着不是办法,不如从实招了,反正不会就是不会,大不了再被他数落几句。
    脚趾头动了动,刚想起身,左侧下方的丁俊飞有了动静。
    他先是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然后整理起办公桌,她听见他说:
    “乘风,晚上去不去?”
    去?去什么地方?林欲男竖起耳朵全神贯注的偷听。
    佟乘风放下改试卷的红笔,疲倦的捏了捏眉心,“不了,今天太累了,没力气。”
    噗,没力气……一个大男人这么说话真的好么……林欲男差点噗嗤笑出声,咳,克制,克制。
    “你不去的话,我一个人顶不住啊。”
    丁俊飞一句话说的浮想翩翩,林欲男脑洞大开,幻想各种yy场面。
    佟乘风刚想开口,眼角瞄到前面的小身板一抖一抖的,不禁蹙眉问道:“林欲男,你不做试卷在干什么?”
    林欲男吓的临危正坐,手里的自动铅笔不小心掉在了地上。
    “没,没干什么。”小心脏扑通扑通直跳,她弯腰想要去捡地上的自动铅笔,一只干净指节分明的手先她一步捡起了她的笔。
    “你刚刚是在笑什么?”丁俊飞面容温雅的低头看她。
    “啊?”林欲男呆住了,他看到她在笑了?不可能啊,她明明笑的很隐晦……
    “应该做的差不多了,试卷拿过来我看看。”佟乘风命令道。
    林欲男神情忐忑的拿着试卷走到他跟前,伸出手去,但见佟乘风小麦色的脸渐渐从白到黑,甚至出现一丝龟裂,他咬牙哼哼道:“只做了选择题?”
    “其他的,我不会做……”
    佟乘风一掌拍在试卷上,狭长的凤眼席卷着怒气,他恨铁不成钢的说:“我之前教的都拿去喂猪了吗?!你脑子是浆糊做的?这都是上学期的基础内容,你连这些都不会还学个屁。”
    林欲男被骂的委屈极了,她以前是会的,可是现在她真不会呀……
    “林欲男,你的作业都是抄的吧。”丁俊飞悠悠飘来一句,不是问句而是肯定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