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穿 你的小穴好紧(高H下)

    室内,两个赤裸的身体彼此交缠成一团白花花的影像。
    夏以辰满脸通红,迷离的桃花眼扑闪出零碎的星光,林欲男看的入迷,凑上前含住他微开的嘴唇,灵活的粉舌像一条小蛇纠缠起他的舌头,搜刮口腔内每一寸地方,吻得动情时,不忘安抚那挺立的分身。
    “以辰,妈妈要去下超市买点东西,你有没有什么要带的?”
    隔着一块门板,夏以辰身子一僵,手忙脚乱的推开她,声音略显沙哑的回道:“没有。”
    夏妈妈没有察觉任何异样,而是拿起一串钥匙出了门。
    等铁门上锁的声音响起,夏以辰像戳了气的气球跌回床上大口喘着粗气。
    “呵呵,现在你妈妈不在家,你想怎么叫都可以哦。”食指划过他的肚脐眼在膨胀的肉棒上弹了弹,林欲男调戏把玩道。
    夏以辰猛然一个翻身拿回主动权,火热的大蘑菇毫无章法的在她光洁无毛的阴阜上撞来撞去,林欲男被他撞得皱起眉头,连忙按住他的肩膀,喊道:“你撞疼我了。”
    “对不起,我,我慢点。”夏以辰抱歉的亲了亲她的小嘴,修长的手指探入两片阴唇之间,滑腻的液体顺流而下沾湿了他的手掌,他来不及吞咽口水,找到阴道口便扶着昂首的肉棒顶了进去。
    十五岁的身体还很稚嫩,林欲男第一次尝到了处女膜被捅破的痛苦,下体撕裂般的剧痛令她浑身颤抖不停,她闷哼咽下想要尖叫的冲动,指甲陷进床单,一张小脸变得惨白。
    夏以辰被她的反应吓了一跳,他只不过进了一小部分,此时湿热的肉壁吸附着他的龟头,他舍不得退出去,只道:“欲男,忍一忍,马上就不痛了。”
    额前原本飘逸的刘海全湿乎乎的黏在了一起,夏以辰满身是汗,看得出他忍得很辛苦。
    “没事,你进来吧。”林欲男呼出一口热气,与其磨磨蹭蹭,不如快刀斩乱麻。
    受到鼓舞,夏以辰挺了挺下腰,将滞留在空气外的肉棒一下子全部捅了进去。
    “啊~你好紧,夹得我好舒服~”夏以辰闭上眼,双手揉捏着两团肉呼呼的白包子,五指用力收缩挤出指缝,变幻出不同形状,他酣畅淋漓的摆动起臀部,每次都把肉棒挺进花心。
    “恩~你,你慢点~”初始的疼痛慢慢转化为层层快感,林欲男舒服的脚趾头都想要蜷曲起来了。
    “欲男,欲男,喜欢我插你吗?”夏以辰兴奋地双眼通红,他捧起她的屁股大力抽插了数十下,嘴里说起淫乱的话语。
    “恩~啊~喜欢~恩~好喜欢你插我~”林欲男沉浸在快感的海洋,脑海里不禁浮现起之前雄性霸王龙和肿头龙一同插她的模样,小穴汨汨的涌出更多淫液,她难以控制的伸手抚摸自己的阴蒂,在他用力猛插的同时两种不同快感席卷全身,实在太舒服了。
    夏以辰见她这般骚浪,心中像有一把扑不灭的大火燃烧在他的巨根上,他骂了一句小骚货,强力把她翻了身背对他趴在床上,后进式的插入更深的抵达了花心深处,他发现那有一块硬硬的肉块,每一次碰撞那里林欲男的反应都格外激烈。
    “啊~不~不要撞那里~受不住~恩~”
    “呼~欲男我想射了,让我射里面好不好。”
    “恩~啊~~随,随便你~恩~”
    夏以辰最后一番猛插,速度快的只听见单人床发出嘎吱嘎吱的剧烈声响,一股暖流喷射在湿滑的花心里,肉壁不断收缩,夹着他的肉棒不肯松口。
    两人气喘吁吁的靠在一起,极致的快感升华到顶端大脑呈现两三秒的空白,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似乎在回味之前的激情。
    “你个小骚货,操的爽不爽?”夏以辰浑身黏嗒嗒的贴着她的身体,刚泄了精的肉棒还插在小穴里不时跳动几下。
    “恩,你好棒。”林欲男揽住他的后脑勺,送上香吻。
    缠绵悱恻的舌吻又将小穴里刚软下的肉棒催硬了,夏以辰初识情事,想再干上一回却被林欲男拒绝了。
    “在做一次好不好?你也喜欢的不是吗?”夏以辰难以理解,明明她的身体是有反应的,为什么不让他操。
    林欲男甩了个媚眼,亲了亲他的脸颊:“你妈妈马上就要回来了,下次再补给你,乖。”
    “可是它不想出去怎么办。”夏以辰坏心眼的挺起肉棒,双手扶住她的细腰,自顾自的进行活塞运动。
    “恩~讨厌~你怎么又插起来了~啊~”
    “告诉我,你什么感觉?”
    “啊~涨涨的~肚子快被你插穿了~恩~”
    “哦~你的穴妹妹一直在吸我~看它多能吸~”
    “讨厌~不要了~你妈妈快回来了~你~恩~你快点把它拿出来~不要插了~啊~”
    听她这么说,夏以辰钳住她的小腿往她的胸上压,以一种她看得到肉棒插入的姿势进行交合。
    “扑哧扑哧”身体碰撞出来的水声泛滥成灾。
    林欲男眸光闪亮,一眼就能瞧见两人相交处泛起大片晶莹剔透的水光,夏以辰的肉棒粉嫩粗狂,不停在小穴里进进出出,浓密茂盛的黑色毛发因此沾上了许多白色浆汁,画面淫荡羞人。
    “你,不要这样~恩~~”视觉收到了刺激,肉穴里又涌出一些粘稠的白色液体。
    泻过一次的夏以辰精力旺盛,他玩着花样的翻弄她的身体,一连做了三次才甘愿放人。
    穿戴好衣服,夏妈妈正巧刚回来,林欲男偷偷松了口气,拎起书包对着一脸餍足的夏以辰说:“明天记得提前十分钟去学校。”
    “为什么?”夏以辰不解的看她。
    林欲男扭了扭酸痛的腰,理所当然的回道:“当然是借我抄作业啦,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