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穿 你的眼睛好美(微H上)

    下课铃声一响,丁俊飞布置好一大堆作业潇潇洒洒的走了,留下班里的男男女女高声哀叹作业太多写不完,又要熬夜什么的。
    林欲男把头埋进课本里,该叫的人是她吧,以前学的东西全忘光了,怎么写作业啊。
    “欲男,你刚刚是在开我玩笑吧。”夏以辰面色尴尬,漂亮的桃花眼紧张兮兮地凝视她,似乎想从她的脸上找到答案。
    林欲男歪着脑袋,手背撑起下巴,整个人懒洋洋的。
    夏以辰最大的亮点是有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喜欢他是个意外,有一次语文老师夸他眼睛漂亮,他就以炫耀的口吻问她是不是真的好看,她永远也忘不掉那双黑溜溜的眼睛像天上的繁星对着她一闪一闪,仅仅几秒对视,她就脸红心跳,默默喜欢上了这个自恋的狮子座大男孩。
    可惜,他眼里只有刘琦,哪怕后来上了高中也不记得她林欲男。
    这么可恨的人,是不是该惩罚一下?
    林欲男眼睛转了转,回道:“你觉得我在开玩笑?”
    夏以辰白皙的俊脸微微一红,说起话来断断续续:“你,你什么时候喜欢我的?”
    林欲男笑容邪佞的对他勾勾手指,示意他靠近一点,红唇轻启:“放学后可以去你家里做作业吗?到时候我在告诉你。”
    夏以辰耳根红扑扑的,像只毫无防范的小白兔,他点点头,答应了。
    接下来的时间过得飞快,放学后,有几个男同学想要约夏以辰去打篮球都被他以做功课为由拒绝了。
    夏以辰的家离林欲男家很近,徒步十分钟的路程就到了。
    老式新村的房子最高只有六楼没有电梯,他家住在二楼,两室一厅的格局,家里父母离异有一个姐姐,他跟着妈妈姐姐跟着爸爸,母子二人住在不到60平方的小房子里,生活朴素却也温馨。
    夏妈妈风韵犹存,四十几岁的年纪看起来顶多三十出头,保养的极好,她得知林欲男要在家里和以辰一起做作业,盛情邀约一起吃晚饭,林欲男没有拒绝,吃完晚饭格外贴心的帮夏妈妈收拾碗筷,听话懂事的孩子很容易赢得长辈的好感,夏妈妈显然很喜欢她,切了些水果端给他们,临走前还细心地把房门带上,留出一些私人空间。
    如果夏妈妈知道接下来她要做的事,或许就不会那么主动关门了吧。
    夏以辰的房间干净整洁,没有男孩子特有的夸张凌乱。靠墙的单人床,古朴的木质书桌,半人高的书架,一个旋转座椅,正如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林欲男觉得简单的陈设反而看的舒心。
    她先一步坐到旋转座椅,漂亮的在原地打了一个旋,俏皮的对他眨了眨眼:“这里只有一张椅子,要不,我们去床上做吧。”
    夏以辰一张俊脸火烧火燎,他走过来按住她旋转的动作,说道:“别闹了,不是要做作业嘛,我再去拿张椅子。”
    林欲男乘他出去的一会儿功夫随意扫了眼他的书桌,他家里的书真多,半人高的书架里放满了大大小小的书本,就连书桌上也层层叠加了好几本书,难怪成绩那么好,简直就是个学霸嘛。
    百无聊赖的翻了几页拇指厚的英华字典,眼角瞄到一张颇有年代味道的老相框,照片里夏以辰还是个三四岁的小男孩,他和爸爸妈妈姐姐四个人坐在铺满樱花的草地上对着镜头笑的幸福绚烂。
    听说一个不完整的家庭,会给孩子造成无法弥补的心理重创,严重的还会有人格缺失,夏以辰会不会也是其中之一呢?
    “欲男,你坐过去一点。”正想着,夏以辰已经搬好椅子站在她面前。
    脚跟往后一滑,林欲男给出充足的空间,她笑眯眯地说:“你不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喜欢你吗?”
    夏以辰搬椅子的手顿了顿,抬眸看她:“为什么?”
    林欲男身子靠前,双手攀上他的肩膀,在靠近他唇瓣一厘米的距离停下,轻轻吐纳:“因为,你的眼睛好美。”
    彼此的脸近乎要贴在一起,她能听见对方吞咽的声音,对于处在青春期的男孩正是性懵懂最易开发的时候,比丁老师那种成年男人更好攻破。
    “以辰,可不可以让这双眼睛只看着我一个人?”林欲男抬手抚上他的眼睛,踮起脚尖在颤抖的眼皮上落下一个吻。
    “欲男,我……“
    手指截住他的唇,林欲男牵引着他来到床边,小手稍稍用力推倒,自己附身上去,跨坐着他的双腿,慢条斯理的解开他的衣扣。
    “这样……不太好吧……“夏以辰握住她的手,下腹已经烧成一团火焰,裤裆那更是支起了小帐篷,他有些手足无措,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林欲男笑了,白炽灯下她将夏以辰慌乱的神色看的一清二楚,还有什么比情动却不懂的纾解更让人开心呢。
    她低头在他唇边点点轻吻,握住她的大手移到胸前隔着薄薄的衬衣揉动起来,“摸摸它,好么。“
    柔软的女性胸脯,夏以辰以往只能在电脑硬盘里见过,他情不自禁地双手托住它们,好奇的左右各捏了几下。
    “恩~好舒服~我们把衣服脱掉好不好?”林欲男眼眸微阖,小脸浮现两朵红晕,十五岁的年纪胸部长到c罩在同龄女生当中算是大的了,她脱掉外衣只留粉色蕾丝胸罩,性感迷人的乳沟有意无意的在他眼前来回晃荡,夏以辰眼睛都看直了,三下五除二把自己扒的只剩条四角内裤。
    “真听话,这是给你的奖励。”林欲男趴在他精瘦的胸膛,伸出粉色舌尖舔弄着他的乳头,夏以辰的乳头像两颗淡褐色的小豆子,含在嘴里硬硬的,豆子周围长着细小的汗毛,当她以打圈的方式舔它胸口就会上下起伏的厉害,这应该就是所谓的敏感地带了吧。
    “舒服吗?”林欲男一边舔,小手一边自他胸口向下钻进他的裤裆,第一次握住男人的性器官,没想到会那么烫人,有些害羞的摸了几下,耳边传来夏以辰难以抑制的呻吟声。
    “看来是很舒服了,想不想更舒服点?”林欲男一步步引导,当他卸去最后一层障碍,粉嫩的肉棒跳进视野,她忍不住惊呼,夏以辰的肉棒好粗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