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穿 交配(3P)

    一夜无梦,林欲男醒来的时候,那头肿头龙正精神奕奕的盯着她看,大腿内侧的伤口已经结疤,红褐色的血块凝固在它的表皮外形成一片瑰丽的花园。
    林欲男嗅着空气里淡淡的血腥气,嘴里不由生出一些津液做了个吞咽的动作,不能吃,不能吃,要克制住!!
    她赶忙走出山洞,雨后的森林透出浓浓的闷热湿气,她有些烦躁的采了些草叶继续拿回去给它吃,食草动物就是简单,吃点草就能饱,她想吃肉又该去哪觅食呢。
    受不了心底的渴望,林欲男蹲坐在肿头龙的腿脚边,俯身在凝固的血块上轻轻舔了一下,粗糙的舌头每一下都能碰触到它的生殖器,没一会皱巴巴的小棍子挺直了身板,虽然样子袖珍了些,但毕竟它和霸王龙不是一个品种,不能一语同论。
    肿头龙挣扎着发出呜呜的叫声,林欲男抬眼这才惊觉她在不知不觉中把它的伤口给舔裂了,细碎的血肉外翻开花,比原先还要惨不忍睹。
    勉强把视线从伤口移开,林欲男瞧见它的小棍子直挺挺的竖立,顶端一条缝隙不断有透明液体漏出,她上前用舌尖轻轻舔了几下,看它晃来晃去的像在寻找什么,她坏心的想,不会是在找穴口吧?
    本想养它几天,既然它那么热情,不如就地把它办了!
    霸王龙的体型比肿头龙大好多,她怕把它压死稍稍用力稳住自己,跨开大腿小穴口朝着小肉棒,刚往下探进一个头,还没来得及喘息,洞外就有客来访。
    嗷嗷的怒吼对准山洞大门,她想也许是肿头龙的血腥气把食肉恐龙给引来了,懊恼的起身略过它颤栗的小肉棒,她倒要看看,哪个不知死活的家伙敢找她的麻烦。
    当她霸气傲然的站定在太阳光下,五只迅猛龙顿时像炸开了锅的蚂蚁跳来跳去。
    迅猛龙?林欲男心道糟糕,要是一两只还能对付,眼前足足有五只,光对付它们就已经一个头两个大了,怎么分身保护洞里的肿头龙呢?
    要舍弃吗?
    不,好不容易到手的食草恐龙,说什么也要交配成功!
    成败在此一举,迅猛龙算什么,小小的身板她一个脚掌都能压死。
    林欲男作出狩猎状态,鼻间喷洒出浓重的呼吸,她知道迅猛龙猎食靠的是团体合作,以现在的局势,五打一,她是吃亏的,但只要剖坏了它们的阵仗,杀死一两只,她就不信另外几只不会临阵脱逃。
    想好计策,在五只迅猛龙同时扑上来的时候,她作势大吼,打起十万分精神扑一个咬一个,锋利尖锐的爪子不甘示弱的在他们肚皮上狠狠地划了十几道血口。
    一时间,浓郁的血腥气爆发入鼻腔,林欲男的眼睛微红,她吞咽着口水,享受牙齿咬碎皮肉的快感,一头迅猛龙被她咬死了,剩下四头都受了伤,它们互相对望,围着山洞走来走去,忌惮的不敢上前造肆。
    洞里的肿头龙突然呜呜咽咽的叫起来,四只迅猛龙焦躁的嗷嗷大叫,林欲男啃了几口肉对它们呲牙,有时候适当的示威能展现出强者的实力。
    最后四只迅猛龙在不得手的情况下恹恹的跑走了。
    吃完一头迅猛龙,林欲男还只是半饱,没办法,迅猛龙体型太小,肉也不多,不够塞牙缝。
    回到洞里,肿头龙的小肉棒已经软趴趴的缩成一团肥肉,像死掉的蚕宝宝,林欲男耐着性子继续舔,势必要把它舔大为止。
    奋力进行了十几分钟,舔的她口干舌燥,那小肉棒终于又直挺挺得和她见面了,乘热要打铁,她连忙蹲下身将小肉棒抵触到小穴口,来回摩擦了几下,下盘一沉,哧溜,小肉棒全根插入,不留一丝缝隙。
    小穴被填满的感觉不如之前那般强烈,毕竟大小粗细相差甚远。林欲男自个儿上下套弄起来。湿润的液体在交合处形成粘白的稠装物,在小穴一开一合时粘稠着肉棒没入甬道,她不满足的加快速度,就在她努力摇摆小穴的时候,洞里一声嘶吼,她吓了一跳,重力没撑住全压在了肿头龙的肚子上,它闷哼一声,晕了过去。
    是那头深灰色的霸王龙!
    它怎么会在这?
    林欲男保持着交配的姿势丢去一个疑问的眼神。
    之前称之为a的雄性霸王龙一步一沉地的走了过来,那双金黄色的瞳孔注视着他们交配的地方,雌性发情的气味令它眼神里充满了兴奋和痴狂。
    它没有做出抢夺食物的举动,而是走到她背后,抬起硕大的肉棒狠狠地刺入她的穴口。
    不敢想象,此时此刻,她的小穴里正插着两根肉棒,虽然肿头龙晕了,但它的小肉棒还直挺挺的没有软,甚至又增加了一根有它两倍大的肉棒一起塞在同一个狭窄甬道里,它,好像更硬了些。
    雄性霸王龙这次没有咬她的脖子,而是奋力将肉棒抽插她的小穴,两根齐下,林欲男的小穴说不出的酸爽,小腹被撑得涨涨的,有一种想要尿尿的快感直袭大脑,她随着两根肉棒上下抽插,甬道里的褶皱好几次被翻卷出来,连带抽出一些粘腻的浑浊液体,她好想放声浪叫,可惜她是只恐龙,除了低吼还是低吼。
    雄性霸王龙的大肉棒猛攻不倦,林欲男利用小穴里的肌肉紧紧钳住它们,身体配合着前后摆动,快感如层层浪潮拍打着她的花心,她最终在极致的高潮里闭上了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