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穿 边吃边做(H)

    林欲男流着口水身体本能开启狩猎模式,她宛如一头雌狮潜伏在灌木丛中,见准时机刚要踏出兽脚,一个庞大的身影以极快的速度从身边穿过,旋风带动起大片落叶像纷飞的雨洒在头顶,她看见原本跟在后面的雄性霸王龙此刻正与角龙对峙,锋利的牙口当机立断的往角龙的下颚处咬。
    角龙体型肥短,长得形似犀牛,一张鹰嘴,一对牛角,脖颈后方还长有一大片蒲扇似的肉角,在受到攻击时它低下身姿以角对敌,雄性霸王龙一个不小心就被刀尖的牛角划破了皮肉。
    它愤怒的双目圆瞪,仰头长啸,百里之内再也没有其他动物敢靠近。
    角龙似乎被凶猛的吼叫吓的节节败退,下颚的软肉在争斗时被獠牙穿透,它作着垂死挣扎身体左右摆动,呜咽了最后一口生气。
    雄性霸王龙叼起角龙的头,用脚掌压住身体,使劲蛮力将头与脖子分了家,动物脖颈上的肉是最鲜嫩多汁的,它啃了几口舔着獠牙,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林欲男咽了口唾沫,慢悠悠的走到它身旁,脚掌轻碰了一下角龙的尸体被他抬眸一个眼神又吓退了几步。
    吃还是不吃?不然等它吃完了她在吃吧。
    弱肉强食的世界,她本着你强我弱的姿态站在一边,雄性霸王龙的胃口很大,她眼睁睁看着它把角龙肚子里的内脏吃的干干净净,嘴角一圈全是血淋淋的鲜血,它凑下身尤为美味的舔起角龙的生殖器,张口一咬就把细短的肉棒咬碎吞咽,见此,她不禁打了个寒颤,好恶心。
    吃完大餐,雄性霸王龙让出了位置。
    于是,林欲男小心翼翼的俯下身叼了一口角龙的大骨,不知道是哪个部位的骨头,上面还残留着零星的血肉组织,如果是以人类的身份吃生肉她是万万做不到的,但她现在是头恐龙,吃生肉就跟吃烤肉似的吸引着她的嗅觉,舔了几下大骨上的肉沫她兴奋地想嚎叫,太鲜美了,不够,怎么都不够,她要吃更多的肉,更多的!
    瞄了眼雄性霸王龙,他已经吃饱了眯着眼看她,她作势一小口一小口的啃食角龙的皮肉,看他没有什么反应便安心大吃特吃起来。
    许是她吃的太专心,雄性霸王龙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她背后,粗大的的尾巴一扫过去就撞到了它的大腿,林欲男一惊,刚想逃,便被它一口咬住了脖子。
    这是交配的前奏,林欲男嘴里叼着肉块,欲哭无泪。
    昂然的肉棒强势的插入体内,林欲男闷哼了一声,继续埋头啃咬骨肉,她实在太饿了,容她边吃边做吧。
    雄性霸王龙不管不顾的摇摆起下腰,滚烫的肉棒摩擦在紧致的小穴里它兴奋地呼出一口热气,来回抽动数百下,白色的浆汁随着肉棒的进进出出再次溢满滑落,林欲男被抽插的舒服极了,她昂起头,咽下嘴里的碎肉,亲昵地靠在雄性霸王龙身上,虽然她的脖子还在他的牙齿缝里,不过依然不能阻止她在向它撒娇。
    雄性霸王龙松开了大嘴,冰蓝色的瞳孔满是火热的回望她,虽然它们彼此不能言语,但眼神的交流却让他的肉棒更粗硬了。
    林欲男沉浸在急快的癫疯状态,她的小穴快要被肉棒撑破了,每一次撞击都撞得花心直颤,她呜呜的发出细弱的鸣叫,显然快要承受不住了。
    肉壁在数不清的摩擦下开始猛烈收缩,她泄了一次又一次,身上的大家伙却孜孜不倦的还在抽插小穴,林欲男不着痕迹的想要拉开距离,雄性霸王龙抽插的幅度就变得越大,没几下终于喷洒出灼热的精华。
    干完剧烈运动,雄性霸王龙撤出肉棒出乎意料的离开了林欲男。
    看它越走越远,林欲男多少觉得有些奇怪,算了,她还是继续找食草恐龙,这次,千万忍住,不能把它吃掉。
    寻找食草恐龙的任务说难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因为往往她要靠近它们的时候,它们拔腿就跑,丝毫不给她交配的机会。
    入夜后,林欲男找了个山洞,采了些枝叶做窝,她不知道恐龙该怎么睡觉,趴着睡吗?以她短小的前爪估计很难,她蹲坐在做好的窝里背靠石壁闭上眼,一天的劳累让她很快进入了梦乡。
    洞外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一个微弱的兽鸣引起了她的注意。
    听声音,应该是只小兽吧?
    她睁眼,走出山洞,顺着声音的起源地大步迈进,那是一头受了伤的肿头龙,细瘦弱小的体型应该刚刚成年,它的头顶有一块圆圆的凸起就像盖了一个小圆帽,样子有几分像河童,他趴在地上动弹不得,右腿内侧有明显的咬痕,但不知道为什么咬它的恐龙会留它一命,要知道,到嘴的食物没有放弃的理由。
    林欲男看它可怜,凑上前闻了闻,好香的肉味,最重要的,它是一只雄性肿头龙。
    皇天不负有心人,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她张开嘴轻柔的咬住它的尾巴,将它拖往她的老窝。
    一路拖行,肿头龙不在叫嚷,而是闭着眼装死。
    待回到窝里,林欲男又出门找了些新鲜的嫩草嫩叶,它是食草动物,受了伤总得补充下体能。
    一来一回,等林欲男全部安顿好,肿头龙这边终于有了动静,它眼皮抖了抖慢慢的睁开眼,鼻尖扑满清新的嫩叶,它本能的张嘴就吃,
    林欲男看它还能吃东西,心里悬吊的大石头落了地。它的伤口在右腿内侧靠近生殖器的位置,对方咬力很深,看过去一片血肉模糊。
    算了,先养几天吧,等伤好了在交配。
    林欲男想着,再次闭上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