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篇?阴缘【五十二】第一部完结?未完的结

    她说完后,滕然与孔嘉文同时沉默了。
    黎莘身上一松,绷直的双腿终于被释放,得到了一丝喘息的空间。
    “我本不该有这般执念,若不是他将你夺去,我也不会含恨而终。”
    孔嘉文咬紧牙关,眸中清晰可见对滕然的厌憎之情,
    “如今我好不容易将你寻回,他偏又要从中作梗,这让我如何忍得?”
    黎莘拧眉望他:
    “将我寻回?你的意思,是让我和你做一对鬼夫妻?”
    孔嘉文不料她会如此回答,当下就被问的哽住了:
    “不,我并不是……想害了你。”
    那他究竟想做什么呢?
    杀了她吗?
    他如何下得了手?
    滕然默默听了,接着黎莘的话道:
    “她已经不是倩娘了,你放过她,也等于放过了自己。”
    孔嘉文闻言,猛的抬起头,双目赤红:
    “不,她就是倩娘,我识得她!”
    黎莘无奈的一扶额。
    事到如今,一开始的恐惧已经被取而代之,她彻底怕不起来了:
    “你说我是倩娘,有证据吗?”
    她平静道。
    孔嘉文缓步上前,他的双脚是虚浮的,周身些许朦胧,但他仍然能碰触到黎莘:
    “不必那旁的物什,”
    他的手温柔抚过她的长发,嗓音低哑,让人闻之动容,
    “你的音容笑貌,一举一动,我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说着,执起她的手,按在他早已无法跳动的心口,
    “这里,都记得。”
    兴许是他的目光太过真挚,黎莘真有一瞬间的迷惑,心跳停顿了一拍,竟弥漫开难以言喻的悲伤。
    ……“你唤做什么?”……
    ……“妾本无名无姓,爷想唤什么,便是什么。”……
    她一个怔愣,面上微凉。
    “黎莘!”
    滕然见她似是魔怔住了,忍不住出声唤她。
    黎莘猛然回过甚来,惊惶的抽出双手,连连后退了几步。
    她怎么会落泪呢?
    她不敢置信的揩拭着颊上的泪珠,顿觉荒谬。
    难道这是属于原身的情绪?可是为什么如此真切,明明以往她都能分清的。
    “你记起我了,是吗?”
    孔嘉文眼含喜色,动容的走近一步。
    黎莘忙伸手止住他,一手用力的按着脑袋,思绪乱做一团:
    “不对,不对,你先别过来!”
    她喃喃自语着,
    “我想想,我仔细想想。”
    滕然终于无法维持原本的冷静,他上前拽住黎莘的一只手,将她拉到了自己身侧:
    “不许听他的,你已经不再是倩娘了!”
    他难得露出了焦虑不安的一面。
    大约是黎莘的动摇给了他不安,情急之下,他说漏了嘴:
    “你分明应承我了,这一世,你要做我的妻。”
    和孔嘉文相仿的语调。
    黎莘简直要被这两人搅疯了,什么前世今生的,两男争一女,这究竟是什么天雷狗血的剧情?
    而且,为什么只有她毫无记忆?!
    她愤而甩开滕然的手:
    “你们都别碰我!”
    她晕乎乎的往后退,
    “我要一个人安静的想,别再来干扰我了。”
    黎莘一边往后走,并未注意到脚下的道路,这里是孔家祖宅的祠堂,建在半山腰上。
    也就是说,她再往后一步,就要摔下山去。
    偏偏她此刻心神紊乱,压根顾虑不到这些,等到滕然和孔嘉文发觉不妙的时候,连连上前拉她,已经晚了一步。
    她脚下一空,坠入无底深渊。
    ————
    【系统更新完毕,倒数进入全新世界】
    【五,四,三,二,一】
    ————
    完结撒花!
    看完结局是不是更懵逼了?
    不要着急,这只不过是第一部的结局,这次的特别篇和第二部的特别篇是联动的,也就是说,在第二部的特别篇里,你们能看到完整的剧情。
    (顿时觉得自己埋了好大的一个瓜嘿嘿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