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篇?阴缘【五十一】

    孔嘉文来到了她身前,扭曲的脖颈也恢复了原状。
    他张开了双臂,想去拥黎莘入怀,却见她下意识的别开了头,全身都写满了抗拒。
    她真的,真的抱不下手。
    孔嘉文怔忪片刻,缓缓低头,看着自己枯瘦的双手:
    “是了,是了,”
    他喃喃道,
    “我这副样子,你自然记不起我的。”
    孔嘉文拉远了距离,在弥漫的黑色烟雾中,他的面庞逐渐变幻,不多时,就全然换了个模样。
    他深情呼唤着黎莘:
    “倩娘,你再瞧瞧我。”
    黎莘本是紧闭着眼的,闻言,不由自主的睁开了,也不知是被他控制,还是自己的好奇心所驱使的。
    黑雾尽数退去,显露在黎莘眼前的,是一名风姿朗朗,玉冠锦衣的少年公子。
    他形容与孔嘉文肖似,却更为俊致飘逸,尤其是那一双夜空子星似的眸,含情脉脉,仿佛天地之间,只瞧的见她一人。
    黎莘实在无法将他和刚才的怨魂拼凑在一起。
    “你可曾记起了我?”
    他上前一步,忍不住问道。
    黎莘实在不知该如何回答他,立在原地,踌躇良久:
    “我……”
    “黎莘!”
    就在黎莘斟酌着要不要和他说实话的时候,滕然的嗓音忽然从身后响起,冲破了层层迷障,来到了她的身边。
    黎莘和孔嘉文同时望过去:
    “滕然?!”
    “是你?!”Ηdτ99.Πěτ゛
    如出一辙的惊呼,截然不同的两种语气。
    黎莘是又惊又喜,孔嘉文则是又惊又怒。
    即便现在的孔嘉文不那么可怖,黎莘还是下意识的想要靠近滕然,毕竟于她而言,滕然更为亲近。
    然而孔嘉文尚未解除对她的控制,她的身体还无法动弹,自然不能去到滕然身边。
    以黎莘为中心点,滕然与孔嘉文遥遥对峙着。
    “你要知道,人鬼殊途的道理。”
    滕然眉眼冷峻,嗓音低沉,
    “既然已经是一缕孤魂,就不该再留恋人世,早入轮回——”
    “住口!”
    孔嘉文愤怒的打断了他的话语:
    “若不是你,若不是你,我又怎会沦落至此?”
    黎莘听的云里雾里,她本就不清楚这回的状况,原还想着能打探点什么出来,哪知道这两人说的,字都懂了,意思是半点不懂。
    “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
    滕然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平静,
    “你现在的模样,都是你咎由自取。”
    孔嘉文最见不得的就是他这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曾几何时,他就是这样接近了他,然后,夺走了他的倩娘。
    “咎由自取?”
    他不由讥嘲一笑,
    “好一个咎由自取,你当真以为,我不知你做下的那些事?”
    “我从来没有害过你。”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她本来就不是你的……”
    二人你来我往,似乎都清楚一些黎莘不知道的内幕,她听的一个头两个大,忍不住喝道:
    “你俩都闭嘴!”
    孔嘉文和滕然双双怔愣,不约而同的闭上了嘴。
    黎莘深吸一口气:
    “第一,我不知道什么倩娘,我也不记得你,就算你不是那个鬼样子,不认识就是不认识。”
    这是对孔嘉文说的。
    “第二,如果你有什么没告诉我的事,趁早告诉我,别给我玩什么沉默,既然我是当事人,我就有权利知道。”
    这是对滕然说的。
    某亘:
    玉体第二部已开好,定名为:
    快穿之【枕玉尝朱】
    阿莘不变,故事结构不变,但是会增添更多的新内容和新形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