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篇?阴缘【四十九】(第二更)

    黎莘跟着滕然穿过小路。
    她分不清周围的环境,面前只有手电筒的白色光圈,滕然的背影挡在了她身前,就像遮天蔽日的一堵墙。
    很奇怪,她心里竟仍然是忐忑不安的,并不是想象中的安心。
    “安安他们怎么样了?”
    黎莘踌躇片刻,还是打破了沉默,出声问道。
    滕然的脚步顿了顿:
    “他们没事的。”
    没事?
    黎莘想到这几天自己目睹的一幕幕,怎么瞧,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她咬了咬唇,试探着道:
    “滕然,耳坠拿到了吗?”
    滕然身形一滞,侧了侧头,似乎在观察她的神色。
    黎莘尽量表现出疑惑而无知的模样。
    “我拿到了,放心吧。”
    他稍显敷衍的回答,让黎莘几乎是瞬间,浑身冰凉。
    血液都凝固在了身体里。
    滕然从没和她说过要去取什么东西,所谓的耳坠,只不过是黎莘瞎编的。
    这根本不是滕然!
    她的心跳开始变得急促,然而在明面上,她还是得强忍住自己的震惊与不安,笑道:
    “那就好。”
    “滕然”走的有些着急,牵着她的掌心自始至终都没有温热起来,黎莘紧随着他,脑中则在暗暗思索自己要如何摆脱困境。
    她盯着脚下杂草丛生的小路,想到了一个不算高明的主意。
    “哎呀!”
    就在他们拐过一个拐角的时刻,黎莘用力拽了他一把,身子后倾,重重摔在了地上。
    “滕然”被她带动的趔趄一步,忙转过身来:
    “怎么了?”
    他扶住她的胳膊,将她从地上搀了起来。
    黎莘眉头紧蹙,眼眶微微泛红:
    “我绊了一脚,摔到伤口了。”
    她就近坐在路边的石头上,两条腿微微颤动着,仿佛在强忍疼痛。
    “滕然”闻言,立刻蹲下身子,卷起她的裤腿:
    “我看看,伤到膝盖了吗?”
    他面上的关切不似作伪。
    黎莘拧眉观察着他的神情,心中的天平摇摆不定,一时间也无法判断他的真与假。
    如果说他是真的,他怎么会上了她随口编的套?
    如果他是假的,他又为什么给她如此真切的关怀感,难道他的演技已经炉火纯青到这种地步?
    “伤口裂了,现在渗了点血。”
    “滕然”检查完她的膝盖,轻叹一声道,
    “你疼吗?”
    他抬起头,眸中满溢担忧之色。
    黎莘忙垂下眼,不与他对视,只颌首道:
    “现在走不了路。”
    滕然听了,颇为为难:
    “可是再不走……”
    他欲言又止。
    黎莘歉疚的看着他,将姿态放的极低:
    “对不起,这都怪我不小心。”
    她想要再拖延一点时间。
    滕然在原地伫立了半晌,举目望了望前方道路,提议道:
    “不远了,我背你过去。”
    他说着就转过身,将后背对着黎莘。
    黎莘咽了口口水,一手下意识的攥紧了玉牌:
    “这样不太好吧,你背着我怪累的,要不然你先走,然后叫人一起来接我。”
    她小心翼翼的缩了缩身子,斟酌着话语,避免“滕然”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滕然无言了片刻,维持着原先的姿势不变,嗓音却低沉下来:
    “你是不是,不想跟我走?”
    黎莘一惊,忙道:
    “不是的不是的,我只是——”
    “你发现了,对不对?”
    某亘:刺激不?~( ̄▽ ̄~)~
    --